一九一七年,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建立起世界上第一個共產國家。之後又有東歐以及中國、北韓、北越、古巴也成為共產國家,於是就有了二戰後的社會主義陣營。一九九二年蘇聯宣佈解體,再到柏林牆坍塌,國際共產陣營土崩瓦解。至此,共產主義徹底失敗。

 

  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際,講直面十月革命,當然是要面對它的功過是非,面對它帶來的那些惡果。眼前的朝核危機,從根本上講,就是十月革命留下的惡果之一。

 

  朝核危機當然是個現實的話題,它不光可能引發戰爭衝突,也把中國置於核武的威脅之中。而把中國置於如此尷尬境地的根源,其實和十月革命帶動的共產主義運動直接相關。作為一個大國,無論從歷史、地緣還是實力,對朝鮮都應該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力。加上抗美援朝所謂鮮血凝成的友誼,影響力更不在話下。其實不然。朝鮮金家政權的建立,從一開始就是斯大林輸出革命──即十月革命的遺產之一。而朝鮮戰爭,也是金日成在斯大林的默許下發動。這也只能與十月革命相關,與斯大林主義相關。難怪志願軍流那麼多血,犧牲那麼多生命,金家人並不記在心上。至於那些與朝鮮有關的歷史、地緣和實力,更是成了無關緊要的東西,歷史上的宗主國已經不再。

 

  四九年後的中國,當然就和十月革命那聲炮響有關。而這聲炮響就成了對中國意識形態的綁架,於是就和朝鮮成為了盟友。但誰也不是盟主,中共不是,朝鮮也不是,盟主是斯大林。這種以意識形態為紐帶的結盟,是二十世紀特有的奇葩,它使得盟友間出現了奇特的國家關係。除了朝鮮,還有越南、阿爾巴尼亞,甚至包括盟主蘇聯,都是從親密無間到反目為仇。就蘇聯解體後的一系列結果而言,這個作為紐帶的意識形態是多麼的愚蠢、多麼的靠不住,不過是虛妄的烏托邦,暴力維護的謊言。

 

  蘇聯解體意味著十月革命神話的破產,同時也意味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崩盤。如今還假裝舉著這面旗幟的也就是三、五個國家,其中正好有中國和朝鮮。中國自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對姓社姓資問題講了句名言叫做「不爭論」,實質上就是對意識形態問題鬆綁。鬆什麼綁?綁架之綁。緊隨其後的中美關係正常化,這個意識形態的問題就不應該再成為區分敵我、判斷是非的信條。只是列寧、斯大林主義陰魂不散,共產國際的餘孽們總找機會出來作祟,這個主義或旗幟的偽命題,就成為中國政治改革絆腳石,其實就是十月革命的惡果之一。

 

  五月三日,朝鮮官方的朝中社發表措辭強硬的評論文章,稱中國實施對朝鮮制裁是破壞朝中關係支柱的妄動之舉,已越過朝中關係的紅線。此文發表後,引起有關國家媒體和觀察人士的高度關注。在中國,除了《人民日報》表明,朝鮮執意發展核武器嚴重損害中國的國家利益;《環球時報》社評質疑是否應當繼續堅持中朝一九六一年簽署的「中朝友好互助條約」外,六十多年來官方一貫正面宣傳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也成為一個爭論要點。

 

  署名俠客島的《人民日報》文章指出,「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統一半島,半島怎麼會爆發戰爭?中國捲入其中,付出了幾十萬人的生命,引發了中美長達二十年的對抗,甚至使兩岸問題擱置至今,中國承擔了朝鮮當年『任性』與妄動的大部分成本。」

 

  《人民日報》等媒體針對朝中社評論文章的反駁,不光表明了中方對朝核危機的現實立場,更有澄清歷史真相的考量。對歷史事實的澄清,意味著直面十月革命真相及其後果的勇氣。而這種勇氣的價值和意義,對眼前的中國尤為重要。在經濟改革高歌猛進的同時,政治改革卻是舉步維艱,其根本就在於十月革命的流毒未消,列寧、斯大林主義的陰魂不散。唯有直面十月革命的惡果及其影響,中國才有可能真正走出血腥政治的泥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