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社會公義為依歸推進改革

 

林寄南

  民進黨總統蔡英文執政即將滿一年,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已兩年有餘。這兩位得以執掌行政高位,先後藉助了「太陽花」學運激發出的對既有保守體制的強烈不滿和高漲的社會參政熱情,並因此承擔了民眾特別是青年世代對政治風氣變革的殷切期待。兩人中,蔡英文形象與民進黨密不可分,柯文哲則更多依賴個人魅力。但迄今為止,改革議事常常事倍功半,社會反響趨於疲軟,大眾注意力順勢再次向經濟狀況轉移。這一變化對於主事者和寄望於社會運動的人們,都形成了新的挑戰。

 

  國際國內負面因素

 

  社會反響疲軟,主要原因並不在於經濟低迷,而是彷徨於方向不清。國際上,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一百多天,因力圖阻止朝鮮核武試驗,與北京關係日益熱絡。新任國務卿公開表示今後外交政策將不會以人權等原則為基點。北京本來就走在霸權之路上,此時處理周邊事務就更加「自信」了。三月底,香港「小圈子」推舉特首第二天,香港警方正式起訴九名二○一四年「雨傘運動」骨幹人士。兩天後,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宣判二十二名在二○一四年「太陽花」學運中帶頭強佔立法院的抗議人士無罪。幾乎同時,失蹤已有十天的台灣民進黨前黨工、無政府組織活躍分子李明哲,被曝遭北京當局國家安全機關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扣押。幾天之內,兩岸三地三個法律事件,從截然相反的方向,昭示港台內部的不同情勢,以及北京政權刻意「殺雞儆猴」製造寒蟬效應的傲慢冷酷。這三個事件直接間接衝擊台灣,迫使台灣當局無時無刻不在謹慎衡量兩岸關係。

 

  北京對港台的「大棒加胡蘿葡」政策,「胡蘿葡」遞送給政商精英和上層中產,「大棒」揮向公民意識和社會運動,早已遠離半個多世紀之前想像中「解放」台灣人民的舊立場。如今的「爭取」民心只等同於「收買」,毫無說服功夫乃至意願。原本香港「一國兩制」是做給台灣看的,對港台都有小心謹慎的一面。強國崛起後,樣板意義已去。對香港經濟上收服大資本,政治上開始來硬的,回歸即將二十年之際公開放話說「一國兩制」未必繼續適用。對台灣,則開始啟用下流手段。黃之鋒今年一月參加港台議員座談抵達桃園機場時,遭到幫派分子和「愛國同心會」人士圍攻,常年參與運動的林飛帆和陳惠敏看到現場暴力傾向都十分震驚,認為以前台灣社運從未見過這種場景,不應出現在台灣。李明哲遭扣押後音訊皆無,且國台辦承認後,家屬探視和送藥仍遭拒,並有人誘引家屬放棄正當渠道,同樣引起台灣社會憂慮。「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直言,中國專制的威脅令人在社會進步的努力面前徒然感嘆「那又怎樣」。李明哲失聯引起的島內社會憂慮,絕不僅是某些國台辦人士想像的對蔡英文政府拒絕接受莫須有「九二共識」導致兩岸關係冷凍的不滿,也許更多的倒是從「被失蹤」引發出對「被統一」的恐懼。

 

  與此同時,島內政治亦有詭異之處。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在即,候選人似乎可以完全不顧島內民意,無視三十年來民主化逐漸形成的進步共識,而且也罔顧這個百年大黨自身的保守傳統,近乎公開而有規模地賄選拉票。在立法院,國民黨黨團在阻擋改革立法上,重新找回戰鬥力,聲稱要像當年民進黨阻止「服貿協議」那樣阻止蔡英文政府為提升經濟加大投資而提出的「前瞻基礎特別條例草案」。但這種杯葛動作後面,並沒有「太陽花」時期那種普遍厭惡保守政治體制和渴望新路的民意激盪,徒增社會惡感與無奈。

 

  堅持公義,挽救無奈

 

  中國大陸目前情勢的危險,在於當權者藉助公權力強力打壓分化對社會公義的堅持,於今已難以談論不屬中共護佑且具備有效能量的公民社會。台灣社會則仍在努力挖掘維護各種值得珍視的記憶,以作為群體追求進步價值的基準。例如,年輕世代從百合花到野草莓再到太陽花,社會亦曾有極為不同的評價,但兩蔣因在大陸慘敗而曾極度警惕的大規模學生運動,卻在解嚴三十年來逐漸為社會接受認可。這次判決「太陽花」骨幹無罪之後,庭審法官特意召開記者會,列出七條理由解釋為甚麼三年前佔領立法院的行動符合「公民不服從」本意。不消說,各種不滿反對的評論仍然存在,但假如檢調單位堅持上訴,估計大多數民眾都會認為那是無端浪費公幣。

 

  台灣法條細緻繁多,應用或不應用哪一條都能找到理由,是「恐龍法官」枉判亂判惹起民怨的主要表現之一。回歸立法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本義,並促進立法修正那些原意不夠妥善之陳年舊法,不但是司法領域亟待改進的重大問題,也是行政部門必須面對的挑戰。例如,蔡英文當選總統後,正式向原住民族道歉,設立並擔綱主持「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但二月中提出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劃設辦法》,卻遭到不少部落和社運人士批評,指其為開發商侵佔土地網開一面。「原轉會」三月底召開第一次會議,確認此項議題仍未取得共識,都未能完全結束原住民在總統府前凱道上二十多天的抗議。批評者的一個主要意見,即在於這個《辦法》忽略了立法本意所尊崇的正義原則,變成利益均沾的和稀泥。

 

  行政法規同樣有堅持公義本義的問題。三月初台北某都市更新(都更)案爭議,建商與屋主到市政府都更處協商,不料屋主返回時,房子竟已被拆毀。市長柯文哲先後幾次回答質疑時,都強調市府一定是依法辦事。但市府去年通過的公辦都更實施辦法,允許建商外包,本身已有推卸「公辦」責任嫌疑。何況即使建商和外包商已取得相關證照,只要市府機關仍介入協調,則公眾必然假定協商期間不會拆屋。都更處有責任事先制止建商在協調期間動工。這是市府公共信譽之所在,柯市長將其簡單歸諸於手續是否完備,完全忽略了社會公義長遠利益所在,難怪受害屋主慨嘆不知該到何處說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