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不會忘記罪惡的歷史

 

梁 之

  近幾天看到一條消息,約二十八年前在天安門被稱作「英勇威猛」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平民而上位的武警司令、副總參謀長王建平「上將」,在二○一六年十二月九日被中共軍紀委以貪腐罪帶走後,不足半年時間,這個黨衛軍的劊子手前幾天用一根筷子戳進自己的頸動脈,在北京沙河總政看守所自殺,結束其罪惡的一生,網民們稱之為:「生於不義,死於恥辱」。

 

  不會忘記那場大屠殺

 

  對很多詞彙的處理隨著時間的推移都在不斷演變。比如:對文革或對文化大革命,不必再打引號,大家皆知這些詞彙所指,而對六四事件、對天安門母親也一樣,無須再打引號。

 

  據《蘋果日報》引述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告,四月二十四日,天安門母親徐玨因肝癌在家中去世,終年七十七歲。徐玨的兒子吳向東於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爆發時六月三日晚在木樨地頸部中彈喪生。徐玨的丈夫於一九九五年抑鬱病故。徐玨多年孤身並在二○○九年確診患癌,接受治療期間仍遭到當局嚴密監控。

 

  天安門母親又走了一位,而六四事件的死難者家屬,已減少至一百二十六人,但人們不會忘記六四事件,不會忘記那場大屠殺。儘管最近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將去年製作六四紀念酒「銘記八酒六四」的四位中國公民符海陸、陳兵、張雋勇、羅富譽以煽動國家政權罪起訴,但正如魯迅先生所言:墨寫的謊言,絕掩蓋不住血寫的事實。血債必須用同物償還,拖欠得愈久,就要付出更大的利息。

 

  想要中國人忘記他們的罪惡,忘記那場大屠殺,真是比他們造登月飛船還難。

 

  近日見海外網刊《公民議報》刊出啟事:繼續開展《如何解決六四問題》徵文活動。本人覺得「如何解決六四」原本是中共一塊心病,而對於中國普通民眾並沒聽說有切實有效的解決辦法──你說那些失去子女的天安門母親可以與當局和解嗎,我看很難。

 

  人民不會忘記。凡是中國歷史上重大歷史事件,重要人物,人民都不會忘記。特別是那場大屠殺,和平時期的大屠殺,中國很多母親都一定是「記憶猶新」!

 

  今年是「六四」二十八周年,近些天來,手機微信中再度轉發當年作為國家總理的李鵬在接見學生時對學生們的欺騙以及後來在天安門施行的大屠殺暴行的一幕幕視頻,這就表明,人們不會忘記。人們也不可能忘記!中共幻想忘記,那不過是自欺,絕欺不了億萬民眾。

 

  不會忘記聖女林昭

 

  除了不忘那場大屠殺,近幾天在手機上還不斷地看到一些不忘歷史的文字和視頻。

 

  每年四月二十九日是聖女林昭祭日。原本已經被中共平反的人,卻對人們紀念這位追求自由民主的先驅害怕得要死,對全國各地前去祭奠的人們進行威脅、驅趕,甚至直接抓捕,真不知他們是依據現有哪條法律條文。可民眾要紀念,你能擋得住嗎?有位叫吳昊的網友就圖文並茂地貼出了「林昭墓祭拜線路」:從蘇州火車站下車,乘軌道交通二號線,至桐涇公園站,共七站,票價三元,由四號出站。然後往左一百二十米,至中級法院友新新村公交站,再乘坐四三路至靈岩山,共十八站,票價二元。後再轉乘六六三路公交車至韓世忠墓站,共二站,票價一元。下車後往回走二十米,即安息公墓,再走約五十米後右行,過韓世忠碑亭後約一百米,有鐵絲網,此即林昭墓。林昭墓在墓園最後一排。

 

  你看記述得多麼詳細。真箇如網友所說,「無論她活著還是死去都讓他們膽寒。」「一個死去的人都讓你們怕成這樣?被貴黨抓捕酷刑迫害最後槍斃,她已經死了四十九年了,可很多年前就已平反,表明她無罪。然而,當局卻在她的墳墓前裝了監控鏡頭,凡去拜祭她的人全部抓捕。今天她的忌日,成千軍警守在墳墓旁邊。她是最早一批覺醒的人,她用死在喚醒這個民族,她是為這個愚昧的民族,勇敢發言而被槍斃的,當然值得人們去拜祭。全國各地今天去了很多人,已經抓捕扣留很多去拜祭的人。」

 

  他們從沒想過實行民主

 

  在新一屆中央領導班子執政不久,就搞了個所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十二個詞組中就有「自由、民主」兩個詞組;而在二○一四年十月下旬召開的「四中全會」,又大張旗鼓地說他們要「依法治國」。現在轉眼執政四年多,這個國家民眾的自由民主是多了還少了,恐怕都寫在無數網民們的臉上。可以說,自一九七八年至今,當下是近四十年來控制言論最厲害時期。如此這般,還談何自由?又談何民主?那所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分明就是欺騙國人,乃至欺騙世界。

 

  不久前,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五原縣塔爾湖鎮金星一社農民丁貴雄,就因在三件紅色工作服背面用油漆寫上巴掌大的「民主黨」三個字,一連幾天在工餘時穿著這種衣服上街,於是引起當地國保們注意,並受到他們的威脅。國保和警察把丁貴雄帶到一家賓館,問其為什麼要穿這種字衣?丁貴雄說:「我是民主黨成員。」警察就說不能穿,衣服要沒收。丁貴雄說穿這件衣服不違法,不能沒收。警察說不讓沒收就把人帶走。隨後警察帶著丁貴雄到其工作處,把三件有「民主黨」的字衣都收走了。警察離開前還不忘警告丁貴雄:不能再穿這種字衣了,更不能再穿這種衣服上街,再穿問題就特別嚴重。

 

  由此可見,他們所說的民主,就是欺世盜名,忽悠天下,他們從沒想過真正實行民主。不然,民眾以實際行動呼喚和支持民主,他們怎麼會那麼害怕呢?他們太清楚了,一旦在「趙國」真的實行民主,這個政權就再也維持不下去了。

 

  近些天在大陸熱播的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有句台詞,說是現在的中共需要「刮骨療毒」。其實這是很不夠的,還是在自欺欺人。今年初去世的周有光先生,在七年前出版的《朝聞道集》中早就告訴了中共:「為封建制度服務了二五○○年的華夏文化,要想轉化成為現代文化,那是一場脫胎換骨的大手術。如果對華夏文化的陰影,在理論上不敢徹底批判,在制度上無法嚴格防止,那麼,我們將背著陰影遺產進入第三個千年紀。」

 

  周有光看似說的是中國文化,其實又何不包括中共的專制制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