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不需要復興,只需結束一黨文化專制

 

吳慢山

  文藝復興的偉大成果是什麼?

 

  中共官方大談中華文化復興,中國學者則談中國需要一次文藝復興,這似乎讓人們看到,官方與主流學者在此話題上是一致的,其實,雙方話題背後,價值追求迥然異趣。

 

  官方大談文化復興,是黨領導下的傳統文化的繁榮,是用舊瓶裝自己的紅色酒,而主流學者或倡導普世價值的學者們倡導文藝復興,則是強調文藝作品人的主體性,文化的多元性,以及文化的自由精神。

 

  但學者們談文藝復興,仍然失之於談文化的繁榮或文化的自由精神,在大陸無法談西方文藝復興重要的成果:實現了政教分離,就是宗教精神不再完全主導文化精神,上帝的事情,歸上帝,凱撒的事情,歸凱撒。如果將此精神引入中國現實,則意味著,黨文化不能壟斷自由的社會文化,黨的教化與人類文化不應該混同,黨政要分離,黨與文化也要分離。

 

  我甚至要提出:中國不需要文藝復興,如果說中國的文藝初興是在西周的話(詩經時代),理性啟蒙時代在春秋戰爭的百家爭鳴時代,漢朝可以說是一次文藝復興(漢賦),唐宋又一次文藝復興(唐詩宋詞),甚至魏晉南北朝動蕩年代,亦有文藝繁榮狀態。

 

  而如果從中國與世界文化接軌的角度來看,則中國的新文化運動是一次文藝復興(擺脫禮教),一九七八年之後,中國文化又一次與世界共振(思想開放),又是一次文藝復興。中國真的不缺文藝復興,不斷有文藝復興與繁榮,卻一直沒有結出偉大的正果。

 

  文藝復興的正果應該是什麼?就是政教分離,結束黨文化,結束一黨教化,人權是社會的核心價值,社會進入啟蒙與理性時代,並用制度保障人與人的平等、自由,而上述這一切,成為主流社會的追求與共識。

 

  五四開啟中共革命的暴力文化

 

  文藝復興(意大利語:Rinascimento,由ri-(「重新」)和nascere(「出生」)構成),是一場大致發生在十四世紀至十七世紀的文化運動,在中世紀晚期發源於意大利中部的佛羅倫薩,後擴展至歐洲各國。

 

  文藝復興在當時的歐洲是必須的,因為當時的歐洲籠罩在教會集團的控制之下,神是偉大的,但教會不是,宗教與教會通過幾次自我革命或宗教改革,使宗教與社會達到一種和諧之境。如果說基督教第一次過紅海,是獲得生存與獨立自由的話,新教徒五月花號第二次飄洋過海,則使新教創造了新大陸文明,使古老的歐洲文明獲得了二點零版。整個美國文化,是對歐洲文化的復興,也是對全世界多元文化的包容與更新。

 

  中華民國初期的新文化運動,使傳統社會的禮教崩潰,禮教不再吃人,孔家店被打倒,這是一次文化革命,它的成功之處在於,中國開始進入理性看世界的時代,接受自由民主科學的普世價值,它的不成功是因為救亡壓倒了啟蒙,民族主義壓倒了憲政主義,禮教被結束了,黨教卻開始左右年輕一代,這種黨的教化,既有國民黨的教化,又有共產主義思想的教化,中國思想文化最大的悲劇莫過於此,就是剛剛結束一種愚昧的教化,卻引進了一種暴力的教化,這種教化就是暴力的民主教,即革命教,或人民革命教,主旨思想認為只有通過暴力革命,不斷革命,才能讓社會進入一個理想狀態:沒有人壓迫人、剝削人的新時代。

 

  五四運動,就決定了中共的文化大革命,毛澤東說五四運動為中共培養了人才,豈止如此,五四的暴力民主、革命鬥爭、非理性運動,構成了中共動員社會、狂熱革命的基因。通過革命理想、革命文化、革命精神,中共控制了一代又一代年輕人,操控這些年輕人,是中共致勝的法寶。

 

  中共致力於延安文藝復興

 

  中共的文藝復興,是復延安文藝的興,而弘揚傳統文化不過是一種表象。

 

  毛澤東在抗日戰爭吃緊的時局中,卻用大量的時間抓文藝,並發表了「劃時代」的經典文藝講演: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講話。其倡導的文藝為人民服務,只是幌子,文藝為中共的政治服務才是核心內容,文藝為政治造勢、為宣傳領袖造勢,成為中共文藝的大方向。

 

  看看毛澤東的延安文藝講話之後,戲劇白毛女呈現於舞台,就是革命文藝的一個代表作,一個紅色文化的新經典。一個子虛烏有的故事,改編成地主逼迫欠債的農民自殺,並將其女兒迫害到山林中生活,最後白毛女的對象,一位八路軍戰士回鄉,打倒了地主,申張了正義。這樣的文藝直接影響百姓心理,使人民在情感上支持中共的革命鬥爭與血腥復仇,仇恨的種子一旦播種,就會發芽壯大,一代又一代暴民,就會成為社會主流中堅力量。中共建政之後五十年代三反五反,沒有民間社會的暴民參與,僅靠中共的行政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而中共的延安文藝復興,在文革之時發揚光大,江青主抓的八個樣板戲,還有後來的《金光大道》等小說,以及周恩來主抓的長征史詩,都是將中共革命史詩化,革命領袖神化,美化革命暴力,革命成為正義,反革命成為罪行。

 

  當今現實的情形是怎樣的?是傳統禮教文化與中共紅色文化的合流。既讓孩子們背《弟子規》及二十四孝,同時讓孩子們背誦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當政治風暴來臨之時,孩子們又一次被利用與發動,譬如這次韓國薩德事件,樂天企業只是將土地轉讓給了韓國政府,並不是主導薩德的引進與建設,卻遭到中共引導的百姓抗議,一些地方讓孩子們宣誓,不買樂天零食。洗腦的政治文化直接影響著新一代兒童身心成長。

 

  還是那句話,文藝復興沒有成果,文革復興方興未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