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和蔣介石的「超級愚蠢」

 

(美國)程 凱

  台灣海峽兩岸被「一個中國」困擾已經超過半個世紀,「一個中國」也困擾著全世界。任何人、任何國家都要在這個概念下選邊站隊。在「一個中國」問題上,不可以實事求是、不可以有良知正義,否則無論個人還是國家,就要被北京視為仇敵,飽受中共政權的折磨。

 

  最可憐的是台灣,台灣在世界上的邦交國幾乎被「一個中國」剝奪殆盡,只剩下二十一個無足輕重的蕞爾小國,幾乎成了國際孤兒。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每天提心吊膽生怕某一天要因為「一個中國」而國破家亡、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不過台灣人仍屬幸運的,他們好歹以往六十多年沒受中共的統治,沒有在鎮壓反革命中被槍斃,沒有在三年大饑荒中被餓死,沒有在文革中被鬥死,沒有在六四被坦克壓死,也沒有在房子被強拆時砸死。

 

  何謂毛澤東的「超級愚蠢」?

 

  台灣人的幸運,固然得益於國民黨,更得益於毛澤東的超級愚蠢。

 

  如果國共內戰國民黨敗退台灣,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喊那一嗓子「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改為在南京總統府前喊一嗓子「新的中華民國中央政府今天成立了」,然後升起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毛澤東住進了總統府,國務院搬進了中山北路國民政府原址,那麼國民黨的中華民國就真的沒戲了,就算是轉進到台灣,據守一隅,也不會有「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一說了。世界只會認為中華民國發生了一場通過大規模戰爭實現的一次政黨輪替,中共政權就名正言順的接管所有中華民國駐外使館,接管聯合國安理會常務理事國的位置,也不再發生一九七一年七月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秘密來到北京與中國領導人談建交,也不至於一九七二年二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中美雙方搜盡枯腸才寫出《上海公報》中的一句話,「在台灣海峽兩邊所有的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因為國民黨的中華民國已經被共產黨的中華民國取代了。

 

  有人說毛澤東不可能沿用「中華民國」的國號。對於毛澤東來講,只要有利於奪取政權,沒什麼不可能的:他可以喊斯大林「親愛的父親」,他可以感謝日本侵略中國,他可以頌揚美國的自由民主、三權分立、批評國民黨的獨裁。為了替共產政權贏得合法性,他可以說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革命的支持者和繼承者。所以他不是不可能做,而是沒想到。那時,他正對中南海皇家的紅牆綠瓦、碧水林蔭垂涎欲滴,是皇帝夢做得正酣的時候,也是他超級愚蠢的時候。

 

  據說當年有人建議毛澤東,沿用「中華民國」的國號,實行共產黨一黨專政,他沒有接受。據說毛澤東晚年時對當年沒有沿用「中華民國」國號深感後悔,但晚了,國民黨的中華民國雖敗,卻沒有敗亡。這都是毛澤東的超級愚蠢所致。

 

  何謂蔣介石的「超級愚蠢」?

 

  而後中共政權就不得不強迫世界接受「一個中國」、強迫世界接受中華民國已不存在。時間一久,「一個中國」的謊言便成了大多數國家認可的事實。本來台灣不至於淪落到世界孤兒的地步,下面就要說到蔣介石的愚蠢。

 

  聯合國大會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通過阿爾巴尼亞等國提出的「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問題」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得由中華民國政府擁有的聯合國中國席位代表權。這使得聯合國創始國之一的中華民國被稱作「竊取」聯合國席位的國家,而竊取聯合國席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倒是「恢復」聯合國席位,這也成為中共政權「一個中國」政策的重要依據。此時正是考驗中華民國領導人政治智慧的時候,誰知總統蔣介石高揚「漢賊不兩立」的精神,決然退出聯合國,於是便鑄成至今四十多年間中華民國飽受中共政權「一個中國」的凌辱和世界各國的歧視之痛。我們從當年的影視資料,看到在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案表決前夕中華民國駐聯合國代表憤然離場的畫面,那畫面非常悲壯,也非常愚蠢。

 

  當年美國等國投了反對票,沙特阿拉伯提出要中華民國保留聯合國席位的方案,獲得很多國家的響應,卻被中華民國斷然拒絕,還是因為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沙特阿拉伯後來也不得不與中華民國斷交。如果不是蔣介石的超級愚蠢,中華民國現在仍然是聯合國成員國,世界上多數國家將實行「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雙重承認,就像承認西德也承認東德,承認韓國也承認朝鮮一樣。這樣一來,世界就有了「兩個中國」,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仍然有廣闊的生存空間,「一個中國」也不復存在了。

 

  時間只不過過去四十六年,「漢賊不兩立」的國民黨早已與共產黨穿一條褲子了,並煞費苦心的與共產黨一起編造「九二共識」。反而國民黨的反對黨民進黨倒有點與中共政權「漢賊不兩立」樣子,你說這歷史荒唐不荒唐。

 

  台灣已無蔣介石大陸仍有「毛澤東」

 

  蔣介石是中國近代史上的偉人、中華民族的英雄:他追隨孫中山,為中國實現「三民主義」而奮鬥;他北伐東征統一中國;他帶領中國人民浴血奮戰抗擊日本侵略,打贏了一場撼天動地的衛國戰爭;他制定《中華民國憲法》,推動中國走向憲政民主的道路;他退守台灣保住了中華民國的國統、法統、道統;他在台灣實行和平土改,開展經濟建設,為台灣的經濟起飛奠定基礎。但他丟掉了中國大陸、讓中華大好河山和億萬人民任由中共蹂躪,讓中華民族陷入萬劫不復之中,再加上他一九四七年在台灣製造二二八事件屠殺手無寸鐵的台灣人,實屬罪不可恕。而蔣介石作為一國之領袖,在複雜的國際環境中毫無遠見、不知應變,竟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簡單的比作一千八百多年前的蜀漢與曹魏,一句「漢賊不兩立」幫助中共政權在國際上營造了「一個中國」的局面,這種超級愚蠢也是不可原諒的。儘管偉人蔣介石的超級愚蠢與魔鬼毛澤東的超級愚蠢不可相提並論。

 

  毛澤東和蔣介石,都是在實行獨裁專制或威權統治時表現出他們的超級愚蠢,他們的個人意志、個人喜好便是國家的政策、便決定國家的命運。如今台灣已不再有蔣介石,但大陸仍不斷有「毛澤東」。鄧小平的六四屠殺,習近平的鎮壓異己,都將葬送這個國家,是罪行,也是超級愚蠢。他們其實是和常人一樣吃喝拉撒的肉身凡胎,他們的智商有的還不如街上行走的平民百姓。他們一旦掌握了權力,就變成了魔鬼和表現出超級愚蠢。為了防止他們禍國殃民,唯有爭取國家實現權力的監督和制衡,把他們關進議會民主、新聞自由、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的籠子裡,或者把他們推翻、打倒,此外別無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