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轉型正義與歷史真相

 

姬策清

  陳儀不解決島內缺糧問題

 

  針對「二二八事件」,有細節發人深思:當今統派歷史書寫,其描述執法之初是緝查人員在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接本土人士線報,在下午去淡水街(現新北市範圍)緝查;六名煙草專賣局緝查員與四名警察,一行共十人在傍晚返回台北,「於太平町小春園用餐」。至晚上七點左右,餐罷,順便到天馬茶房附近為專賣局人員葉得耕獲取緝查成果。於是,寡婦林江邁碰緝查人員手槍槍管的情形出現。而出現此情形,是因為林婦「急著衝上前找近旁女兒」所致。

 

  即便不考慮「槍管敲頭」之可能,也可以看出台灣下層生活之艱辛,以致林婦攜女做違法生意。此際,台灣已光復一年有餘,民國中央政府派有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陳儀),理應著重民生,其如為從東南亞返回軍人、軍夫安排就業,特別是應對一九四五年日本人投降前大量外運米糧所造成的缺糧狀況,其如懇請中央政府運糧進台。然而,陳儀早已心懷異志,恨不得激化矛盾以使台灣為共產黨勢力奪取,不可能對缺糧問題早作綢繆。

 

  台灣民生艱辛,吏員階層受到影響,他們努力獲取灰色收入來維持體面生活也成常態。所以,一干人等在淡水街執法回來要吃喝一通,而交差回家才是一般情形。那樣,至少避免了晚上的衝突。但是,善意設想無法改變歷史,「帶酒狀態」繼續執法僅僅是為了給下午執法成績不理想的葉得耕「完成任務」。將此情形放在大陸當下執法環境也不難理解,執法人員罰款有任務數額,能否完成任務與執法者獎金掛?。

 

  反抗異質統治傳統由來已久

 

  陳儀在「二二八事件」中所扮的真實角色並不複雜,一是他做了應名的元兇而解脫了蔣介石,二是封死聯合國接管台灣之路並未能將台灣交到共產黨手中,儘管陳與台灣體制內異議領袖蔣渭川會談後聲明反對赤化與國際化。現在,台灣有媒體指責抗議者得寸進尺,逼得陳儀下令屠殺,但是,政府濫用權力在先,抗議者要求軍隊解除武裝以示其誠並不為過。對於《處理意見四十二條》呈狀,陳儀「隨手將之擲地三尺之外」。即便對方要求絕對不合理,一省行政首長斷然不能如此失禮。原因無他,激化矛盾之故意也!

 

  台灣人民反抗異質統治的傳統來之已久,其如在清初,有民間義士吳球、劉卻等人先後發動武裝反抗。完全站在統一倫理角度寫《台灣通史》的連橫先生(連戰祖父),在評價吳劉時說「奮身而起,前後就屠。人笑其愚,我欽其勇」。至乾隆晚期,林爽文發動歷時三年的大規模武裝鬥爭,其文告中有詞「剿除貪官」、「拯救萬民」,足見本土人民對貪腐政治之痛恨。這些歷史事實都是「二二八事件」的文化合法性資源。

 

  一九四八年八月,陳儀在原部下、蔣介石心腹將領湯恩伯保舉下,出任浙江省政府主席。無屠殺之功並頂名元兇,蔣之原籍省份主席定不為陳所據。陳蔣二人矛盾爆發於陳勸湯投共一節,最後,陳在台灣被槍決。該變數背後肯定還有重大歷史細節有待揭開。比如,蔣是否在入台後偵知陳有縱容台共的行為,畢竟在「二二八事件」期間,台中爆發了共產黨「二七部隊」的武裝鬥爭。台共領導人謝雪紅在陳儀平變後,未流亡日本而逃至香港並北上,更於兩年之後參加中共開國大典,這裡面不乏陳儀給條生路的安排。

 

  二戰後本土獨立意識活躍

 

  現在,兩岸關係維持現狀是基本格局,但是北京政權極力迫使蔡英文政府承認「九二共識」。在「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之際,北京高調進行紀念。最具諷刺意味的是,作為由專制主義蛻變而來的北京威權主義追認事件性質,「是台灣同胞反抗專制統治、爭取基本權利的正義行動」。不過,真實的紀念活動卻非常局限,僅僅是台盟中央在二月二十三日舉行了一個小型座談會。

 

  在座談會上,台盟中央主席林文漪隔空向蔡英文政府喊話,要求蔡承認「九二共識」,並指責極少數人在歪曲歷史真相。其實,歷史的本身是台灣本土自二戰後就出現活躍的獨立意識。其如,在「二二八事件」發生的一個半月前,高雄出現三青團集會上議員「為台灣獨立而奮鬥,勿受中國之管轄」的演講,台下一片掌聲;緊接著,就有一百五十人簽名的請願書遞交給美國駐台外交官,「要求聯合國接管台灣」。「二二八事件」過程中,更有高校學生在集會時,打出「台灣獨立」、「保護獨立」標語。

 

  而今,民進黨未必以二戰結束後本土獨立意識為文化合法性資源,但彼時本土獨立意識是活躍的,也是促成蔣介石與陳儀進行屠殺的重要原因。而今,最重要的是轉型正義不能僅僅限於追討國民黨黨產乃至於清除蔣介石標誌,而是深度揭開歷史真相。沒有真相,轉型就沒有意義;沒有真相,正義也會缺席;沒有真相,歷史虛無主義者仍然會賊喊捉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