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還需要特首「選舉」嗎?

 

林保華

  香港特首的選舉,是小圈子選舉。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初期由八百人,改為現在一千兩百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選委會由北京規定的若干界別產生,其中親共政治人物與工商界代表佔了絕大多數,因此保證了必然是親共人物當選。參選人必須有一百五十人聯署提名,非建制派即使有機會被提名,也完全沒有機會當選。

 

  林鄭首演北京非她莫屬戲碼

 

  二○○二年董建華爭取連任的那一年,因為民望很低,恐得票難看,他老兄乾脆在八百名選委中親自徵集了超過一半的選委署名,在董建華親自拜託之下,誰敢說不?這樣就沒有第二個能夠出來與他競爭,董也就成為「唯一」的當選人。可是第二年終於還是爆發近百萬人的示威,再一年董建華被迫以「腳痛」為由下台。

 

  這次梁振英爭取連任,他自忖以他強硬鎮壓港獨的功勞,北京支持他絕無問題,因此摩拳擦掌準備投入選戰。哪裡知道北京更有策略上的考慮,知道梁振英民憤太大,不利北京在香港的統治,因此突然叫停,迫使梁振英在去年十二月九日以「家事」為名退出參選,而他的副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原來在十二天前剛發表「臨別贈言」宣佈要退休,也突然轉變態度要考慮參選特首。可見事先經過協商,由林鄭作為梁的接班人出戰,執行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這個算盤對北京來說可謂兩全其美,既迎合香港瀰漫的反梁情緒,又可以繼續維持梁振英的強硬路線,因為林鄭的外號就是「好打得」。

 

  果然,林鄭就按照京港擬好的劇本去做。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十二月十二日辭職參選,北京就一直沒有批准,非得等一個月後林鄭也辭職參選,才一起批准,避免曾俊華「先聲奪人」。

 

  十二月下旬林鄭去了北京,在事先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任何諮詢的情況下,於北京簽署在香港建造小故宮工程的協議,顯然要表示她對中華文化的忠誠。這是她與北京合演的一場戲。

 

  林鄭月娥一月二十日與傳媒高層聚會,席間她說香港若選出一個特首而中央不任命,會現憲制危機,故最終決定參選。這個說法被不少在場人士解讀為她是唯一獲中央欽點的人選。有關言論惹起許多質疑,林鄭次日澄清,就言論引來誤會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但形容有關言論是「事實陳述」,強調絕對沒有批評或評論今次特首選舉的參選人。

 

  張德江暗示唯一支持林鄭月娥

 

  這的確是非她莫屬的「事實陳述」,因為其後中央領導人,乃至香港特首梁振英與一批愛國人士,都公開宣揚林鄭是北京「唯一」支持的候選人。

 

  二月七日,香港報章報道:全國人大委員長、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與政治局委員孫春蘭近日已到深圳,分別會見多個建制政黨、社團代表,聽取各人對特首選舉的意見。消息人士透露,張德江在會上稱特首選舉不是中央「欽點」,否則根本毋須選舉,但暗示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是中央唯一支持的人選。

 

  為了讓張德江的「釋憲」合法化,某些奴才們紛紛對基本法有關特首選舉與中央任命作出新的解釋。明明選舉是實的,任命是形式上的,結果被解釋成為任命是實的,選舉是虛的。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梁振英在二月二十七日講話中所說:中央任命行政長官並非禮節性的任命,而是實質的任命,假如「只談選舉,不談任命」是不全面,「只談任命,不談實質性任命」則是不準確。

 

  不全面當然比不準確更加嚴重,實質就是本質了。如此哪有「高度自治」可言?

 

  梁振英張曉明合演「實質任命」

 

  梁振英的太上皇中聯辦也沒有閒著。二月二十一日,在香港區人大、政協茶話會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談及特首選舉。與會的劉漢銓引述張曉明在會上表示,特首選舉是香港、亦是國家大事,關係到國家主權以及中央對港的管治權,因此中央十分關注。劉引述張曉明稱,中央工作是名正言順、天經地義,並非干預選舉,強調是職責所在,並解釋中央對特首有實質任命權。

 

  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出來辯護說,中聯辦為候選人拉票沒問題,不算干預。把違背基本法而破壞香港高度自治的行為輕描淡寫為「拉票」。一黨專政的共產黨,拉票與命令有什麼區別?然而張曉明在北京開兩會時,在小組會上否認拉票。馬屁拍到馬腳上,老共產黨員老貓燒鬚。

 

  三月四日的兩會小組會上,張德江再次現身,揚言人大的任命不是橡皮圖章。不過人大對共產黨提出的人事任命什麼時候不是橡皮圖章?當然,即使是小圈子選舉出來的,只要不符合黨意,它就要拒絕。也就是說,人大對民意不是橡皮圖章,對黨意絕對是橡皮圖章。這就是「人民」代表大會。

 

  這些行動都在暗示或恐嚇那些選委,如果你們不選出林鄭月娥,其他人當選北京就不任命,香港出現憲制危機,你們自己要負責!

 

  葉劉淑儀被北京拋棄

 

  在這樣情況下,最後還是有三位候選人達到聯署提名的要求上榜,他們是林鄭月娥、曾俊華與胡國興。林鄭近半數的五百八十票,假如選舉時得票數低於聯署提名數,那不是說明有些人是被強迫提名嗎?

 

  三百二十五名非建制派選委,分散提名,保曾俊華與胡國興上榜。曾俊華一百六十五票,有三十五名建制派人士聯署給他,包括自由黨前主席田北俊。胡國興一百七十九票,則沒有一位建制派人士敢提名給他,因為這位退休大法官的政綱中居然要為防止北京干預香港事務立法。

 

  原先中聯辦的寵兒葉劉淑儀,因為拒絕中聯辦要求她出任立法會主席的旨意,執意要選特首,這位當年賣力為二十三條國安法立法的愛國女將這次終於被中聯辦拋棄,找不到夠一百五十人的聯署提名。她只能酸溜溜的表示,林鄭像吃殘廢餐那樣。意即不必自己動手,北京完全包下。

 

  為何中共這次對香港特首的小圈子選舉如此反常?原因就在即使是建制派,它也逐漸喪失控制能力,因為它離開香港民意越來越遠,包括原本「愛國」的工商界民意。中共在香港已經成為極少數特權集團的團夥,才會激起香港民眾越來越廣泛、激烈的反抗,甚至引發出前所未有的「港獨」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