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要全球化?

 

管 見

  黑幕背後閃現著刀光劍影

 

  無論公曆還是農曆,都已進入新年,中共十九大作為今年的大事,已是頗為緊迫。

 

  黨國的軍政經濟,政治方面,須對付因「反腐敗」而導致官僚體系消極抵抗。大的動作,是二月中旬開始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十八屆六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習近平在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不僅突出強調「維護黨中央權威」、「勇於自我革命」,還特別警告「要注重防範被利益集團『圍獵』」,話語中頗見嚴峻。

 

  掌權以來,這位「核心」的「重要講話」很多,或稱以系列「重要講話」治黨治國。然而「重要」之中,有更「重要」者,其標誌似為《人民日報》對其配發一論二論乃至若干論的社論或評論文章。此次習某對研討班「重要講話」,配為「四論」,與之前「貫徹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及更早些的「學習貫徹十八屆六中全會精神」相同,可見其份量。

 

  同樣重要的,當屬軍中「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以及針對重慶的「清除『薄(熙來)、王(立軍)』思想遺毒」。後者其實對其它省市也有震懾之意。

 

  中共在香港綁架富豪肖建華,將他押回內地,據稱是「協助調查前年中國股市風暴中的違規操作」,如此大膽妄為而不計侵犯香港法治的後果,其背後黑幕,閃現著刀光劍影,更令世人矚目。

 

  習近平領導經濟工作尷尬不小

 

  經濟方面,繼續推行所謂「供給側改革」,以及「一帶一路」,卻尷尬不小。

 

  習近平領導經濟工作,力圖展現其雄才大略。他拋出個所謂「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虛晃一槍,實則以「國家治理」名義,試圖再創昔日行政型計劃體制實驗的輝煌。哪知道,經濟的事情不那麼好玩,實際動手了,就嘗到了滋味。

 

  所謂「去產能」,或曰淘汰過剩產能,主要體現在鋼鐵、煤炭,以及煤電行業。然而,大肆吹噓之下,偏偏被人發現,鋼鐵行業削減的產能多在本已停產的工廠,新增和重新啟動的產能,卻比削減的更大,因而產能未減反增。到頭來,「去產能」淪為空話,過剩態勢更為嚴重。

 

  同時,煤電產能過剩的潛在風險也在逐步顯現,直追鋼鐵和煤炭行業。當局不得不叫停大批新建、在建煤電項目,致使去年被稱為「煤炭叫停年」,今年則據稱將是去年的升級版。況且,煤電產能的狀態有一個微妙之處,即電網青睞煤電,排斥風電,使後者遭遇尷尬的閒置狀態。這很可能是因為風電依賴風力,而這個可再生資源有其不穩定性,相比之下,煤電倒是穩定得多。國家大力投資的風電,號稱清潔新能源,卻弄得貌似「過剩」,而已經過剩的煤電,則有強烈的投資衝動作為支撐,堪為奇觀。

 

  鋼鐵業和煤電業,過剩而驅動力十足,不僅支持著中國傳統的增長模式,而且對造成籠罩中國大片國土的污霾難辭其咎,治理則束手無為。習近平政權把「中國夢」吹得震天響,「創新引領發展」之類新套話,鋪天蓋地而來,但是,治理污染,卻鮮有技術創新,甚至企業裝備了污染物處理裝置,也往往為降低成本而閒置不用,視同「過剩」產能。

 

  不是貿易戰,更勝貿易戰

 

  中國的產品如潮水般湧向國際市場,看似競爭力強大得不得了,打遍天下無敵手,引得國際社會側目,卻原來,在其背後,無視環境生態成本已成體制特色,構造出嚴重污霾籠罩中國的「新常態」。傾銷於外,污霾於內,兩者並存,蔚為壯觀。兩會之際,停產之風又在此起彼伏,但行政命令終究只有短期效果,只是技術創新無所作為的補救措施而已。

 

  但是,美國出了個特朗普總統,維持「中國特色」遇到新挑戰。於是,中共要人們再三呼籲避免「貿易戰」。此情此景,讓人回想起當年中共發動「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說詞。中共的敘事迴避柬埔寨發生的事情,它只說越南人頻繁騷擾邊境,阻礙中國「四化」進程,因而忍無可忍,被迫予以「懲罰」。且不論這個說法是否真實,與目前中美經貿往來狀態,倒有幾分可比。

 

  中共打算「中國特色全球化」,對美經貿表現尤其出色。商品對美傾銷,自身市場准入則進一步退兩步,種種的摩擦手段,加之電視、報紙及其記者都進入美國,不是貿易戰,更勝貿易戰。憤怒的美國人把特朗普送入白宮,這位總統揚言要有所作為,而他打算動手反擊,卻被扣上「發動貿易戰」的帽子,堪為又一奇觀。

 

  「中國特色」面對「美國特色」,不過,人們發覺,後者中多少有些威權主義成份,但是它在美國受到法治制約。而前者,極權主義與威權主義的爭奇鬥豔,正在興頭上。近來的新表現是,在內地公然要對司法獨立亮劍,在香港則力挺被指濫用私刑的七警員,還對法官又是辱罵又是恫嚇,比起去年內地免於起訴弄死雷洋的警員,似乎是更抖起了十二分的威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