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德爾‧卡斯特羅死了,這個從狂熱的革命者,到獨裁政權的統治者,以九十歲高齡離他的烏托邦而去。在半個多世紀的時間裡,據說他躲過了創記錄的暗殺,歷經了十一位美國總統沉浮,製造了幾乎毀滅人類的古巴危機,使他成為二十世紀著名的政治人物,甚至是一個反美的符號,山寨社會主義運動的標誌,而他的去世似乎也為一個時代劃上了句號。所謂一個時代,就是指暴力革命推動下的蘇俄社會主義。這個也被稱之為布爾什維克、列寧主義或斯大林主義的歪理邪說,從二十世紀初像瘟疫一樣地席捲全球,給人類帶來了無盡的災難。

 

  社會主義運動是指完成了政治革命、工業革命的現代國家,進一步推進制度變革的運動。所針對的是市場經濟制度在繁榮經濟過程中的弊端。這個弊端叫做「不干預的自由放任主義」,它帶來的惡果叫做貧富懸殊。這個「貧富懸殊」是工業國家的現代病,是市場主導的經濟模式拉大了貧富差距,而不是歷史形成的以往事實。它與現代貨幣制度、現代經濟運行有關,與封建領主的中世紀的貨幣制度、經濟運行無關。因此,社會主義運動在歐洲幾個工業國家的出現順理成章,是有邏輯前提和現實依據的思潮和運動。

 

  俄羅斯作為一個落後的農奴制國家,其貨幣制度和經濟運行都是中古時期的,甚至比工業化之前歐洲的經濟制度更落後。因此,蘇俄式的社會主義沒有自身的邏輯前提和現實依據。如果說歐洲社會主義是現代制度基礎上再在變革,那蘇俄社會主義則是中古制度的新標簽。

 

  當「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這個山寨社會主義就誕生了。它借用歐洲社會主義的幾乎所有的概念和完整的話語系統,再把馬克思的暴力說辭發揮到極致,把工業國家推進制度變革的社會運動,變成了一場中世紀專制政權維護獨裁統治、奴役人民的血腥政治。他們崇尚暴力、迷信暴力,奪權時如此,建政後亦然。暴力既是它最不光彩的一面,也是它山寨之外最本質的特點。斯大林主義之所以遭到無情的譴責,就在於他把暴力手段應用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

 

  這場叫做蘇俄社會主義的血腥運動,從二戰後席捲全球,長達半個世紀,直到蘇聯解體,人們稱這段歷史為冷戰時期。冷戰被說成是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爭霸,說成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對峙,而實質則是中古時期的專制政權向現代的民主政治的文明潮流抗衡。自十月革命以來,這個山寨社會主義成為不少國家競相仿效的楷模。在山寨社會主義的掩護下,獨裁者手中的無限權力,搖身一變成為社會公平、經濟繁榮的神器。不信且看世界各國的所謂社會主義國家,有幾個不是獨夫民賊當道?卡斯特羅的古巴不過是眾多山寨社會主義國家的一員而已。在他之前或之後,還有東歐的、阿拉伯的、非洲的形形色色的社會主義,更有波爾布特這種滅絕人性的社會主義。

 

  作為山寨社會主義者,或作為共產主義運動的一員,卡斯特羅比起他的前輩毫不遜色。在暴力和獨裁上如此,把國民經濟搞成爛攤子也是如此。有所不同的是,他比幾乎所有的共產主義運動的領導人長壽,在二十一世紀活了十幾年,使他有幸成為山寨社會主義的句號。他的去世,意味著禍害世界長達大半個世紀的山寨社會主義的終結,於是就有了共運餘孽們兔死狐悲的心酸和弔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