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選舉兒戲到選舉悖論

 

東方無忌

  選舉不是買賣也非兒戲

 

  時文:二○一六年十一月一日,遼寧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七次會議。大會舉行了兩次全體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表決通過了遼寧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七次會議選舉省第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委員和通過省第十二屆人大各專門委員會組成人員人選辦法。第二次全體會議選舉產生了三一名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委員,通過了八四名省人大各專門委員會組成人員,完成了補選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和補充省人大專門委員會組成人員的任務。此次大會強調「要用實際行動肅清拉票賄選案的惡劣影響」。

 

  至此,無法履行職責的遼寧省人大常委會才恢復正常。

 

  ──《遼寧拉票賄選案後省人大常委會一個半月恢復正常》,《中國經濟周刊》二○一六年第四十六期

 

  插嘴:遼寧那個於二○一三年集體賄選,履行了三年「賄選職責」的非法團夥,只須一個半月的折騰,就「恢復正常」作為全省最高權力機關「履行職責」了,這是神話嗎?只從此屆省人大的代表人數來說,三年前第一次會議時應到六百一十九名(實到六百一十四名),賄選涉案五百二十三名,到離今「一個半月」它召開「第七次會議」時,乾乾淨淨的合法代表只有八十五名,絕對低於開會法定人數;事實上也不可能把他們自己通通選成常委和專門委員會官員且需三十人兼職吧?那麼那些湊夠法定人數的幾百「合法代表」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呢?不能玩兒戲啊!

 

  又見顛倒歷史

 

  時文一:菲德爾卡斯特羅同志……為世界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

 

  ──習近平同志就卡斯特羅逝世致唁電,央視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廣播

 

  時文二:菲德爾卡斯特羅是一名狂熱的革命者,他……短暫地把世界推向核戰爭的邊緣。

 

  ──《紐約時報》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新聞

 

  插嘴:蕞爾小國古巴,難說有什麼為全世界事業的「歷史功勳」,除了一九六二年充當強大的「社會帝國主義」蘇聯的幫兇,在美國門口偷裝核彈「短暫地把世界推向核戰爭的邊緣」。即使在毛澤東統治時期,中國也從未支持過他們的這種勾當,更未獎勵它的「歷史功勳」,毛澤東甚至斥「卡斯特羅無非是豺狼當道」的「狐狸」;那狐狸則回罵「中國是最危險的修正主義者」、毛澤東「已經患了老年癡呆症」!這段「世界社會主義事業」的歷史,怎麼突然變成「不朽的功勳」了?真是又搞「把顛倒的歷史顛倒過來」嗎?

 

  中國新常態

 

  時文:「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民生觀察網

 

  插嘴:觀察國民生計則顛覆國家政權,然則民生則國亡,國興則民死。這是中國的「新常態」嗎?

 

  不該「以人責官」

 

  時文:人命關天,記者十萬火急求助,總把「為人民服務」掛嘴邊的李東方主任此事焉能安然入睡?忘記是誰養活你的了?──壓根兒就不知道吧?

 

  ──李悔之:《驚天血案記者告急求救,李東方主任你焉能安然入睡???》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博客中國》

 

  插嘴:此文評的是三天以前發生在陝西延長縣一位村主任全家老幼被殺得四死四傷的那場血案,當記者獲訊到醫院採訪並電話報告縣委辦公室主任李東方請求行政援助時,那個李主任以他「已睡了」為由掛斷電話不理了。作者由是問他如上云云。我想作者如果把李東方當做一個「人」來責備,那是千該萬該的,是人就不會像他那樣冷血。可是他不是人而是官,你責他「忘記是誰養活你了」卻責錯了。作為官員,他當然不忘他是靠「吃黨的飯」而不是靠人民養活的,所以嚴守不得「砸黨的鍋」之規矩;那是屬當今的「最高指示」,沒有官員敢「掛斷電話不理」的。至於「為人民服務」?好像「掛嘴邊」也多餘了吧!

 

  選舉牽出悖論

 

  時文一:我是昨日(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四點許在居住的小區內向選民發放一張宣傳單《馮正虎向選民拜票》,遭到五角場街道工作人員的非法阻止,妨礙選民自由行使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其破壞選舉的行為理應受到追究。不知誰報一一○警察,一一○警車趕到,……說領導要找我談談,要我(隨)警車一同去五角場派出所……接受二十四小時的繼續盤問,……讓我無法自由行使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在選舉日(十一月十六日)之前完全沒有機會可以進行競選宣傳。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馮正虎微信

 

  時文二:習近平在參加北京市區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投票時強調,保障人民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確保選舉工作風清氣正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人民日報》頭條標題

 

  插嘴:頭天公民被非法阻礙參加競選,次日核心領導就「強調保障人民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看來此核心真得民心。不過我的高興過早,細看人民日報上述新聞的內文,核心所「強調」的原文是:「這次縣鄉兩級人大換屆選舉是全國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選舉工作要堅持黨的領導……」。你馮正虎去「自由行使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申請和接受過哪一級「黨的領導」呢?須知按照中國特色,如果不由黨來領導,絕對不給人民權利;如果都由黨來領導,自然只是黨的權利了。馮正虎先生以及各地自己領導自己參加競選的公民們,懂得這條悖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