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羅:是豺狼還是狐狸?

 

(美國)吳祚來

  特朗普評卡斯特羅與習近平對立

 

  習近平在唁電中指出,菲德爾‧卡斯特羅同志是古巴共產黨和古巴社會主義事業的締造者,是古巴人民的偉大領袖。他把畢生精力獻給了古巴人民爭取民族解放、維護國家主權和建設社會主義的壯麗事業,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也為世界社會主義發展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菲德爾‧卡斯特羅同志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偉大人物,歷史和人民將記住他。

 

  與習近平的評價迥然相異,美國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發表一份聲明,將卡斯特羅稱作壓迫自己人民近六十年的「殘暴獨裁者」、「菲德爾‧卡斯特羅的遺產是行刑隊、盜賊、無法想像的苦難、貧困和對基本人權的剝奪。」

 

  顯然,這不是橫看成嶺側成峰,而是立場與觀點水火不相容的對立性評價。

 

  習近平是從社會主義陣營立場,去看古巴領導人,而特朗普則是從人道人權與普世價值的立場,審視卡斯特羅。對於中共來說,對卡的評價,就是對毛澤東等共產主義陣營領導人的評價,黨與社會主義事業的締造者。但他們締造了怎樣的制度?帶來的怎樣的結局?是貧窮還是富有?是民主還是獨裁?他是古巴人民的偉大領袖,斯大林也是蘇聯人民的偉大領袖,現在的前蘇聯人民,是不是完全唾棄了斯大林?還有波爾布特之流,無不把畢生精力獻給了共產主義實驗田(用無數人的熱血來澆灌)。共產主義者們致力於消滅私有制,結果,流氓無產者們製造了更多的赤貧無產者,而國家財富被一部分人(革命領袖們)控制,這部分人成為特權者,他們不僅坐享了無數革命先烈們拋頭顱灑熱血帶來的革命成果,還坐享全民創造的剩餘價值(不讓資本家獲取剩餘價值,革命者可以直接掠奪社會財富)。

 

  革命領袖,無論是斯大林還是毛澤東,無論是波爾布特還是卡斯特羅,無不成為終身制的大獨裁者,這些獨裁者為了完全掌控政權,他們控制媒體製造謊言,不僅要消滅財富精英,還要消滅知識精英,甚至連體制內的精英、戰友,也要一一打擊,以維繫個人的絕對獨裁地位。他們成為紅色叢林中的勝者王者嗜血者。特朗普的評價,是現實的評價,也將是歷史的評價,卡斯特羅們是殘暴的獨裁統治者,這些披著共產主義外衣的獨裁者們,共同遺產是「行刑隊、盜賊、無法想像的苦難、貧困和對基本人權的剝奪。」

 

  是狐狸還是豺狼?

 

  我們閱讀卡斯特羅的革命歷程,發現他既是一隻叢林中的豺狼,對自己的人民甚至對旅居古巴的僑民如同兇狠的豺狼,而在共產國際關係中,卻像一隻逐利投機的狐狸。

 

  為了謀取蘇聯的援助,卡斯特羅強力反美:「我們要在他們鼻子底下進行一場社會主義革命」。面對當年分裂論戰中的中蘇,伊始古巴是騎牆策略(某種程度上,古巴領導人甚至更喜歡親近中國),以獲得兩國的經濟援助。一九六○年二月,蘇聯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米高揚率團訪問哈瓦那,宣佈蘇聯向古巴提供一億美元的貸款,緊接著,各種援助項目源源不斷,甚至達到古巴每人可以獲得四百美元左右的利益,美國封鎖古巴,社會主義陣營就不惜代價援助,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中國從古巴購買五萬噸原糖、一九六○年七月,中國政府簽訂了為期五年的貿易協定和總額為一千三百萬英鎊的貿易合同。現在看來,這本質上是一次經濟封鎖下的革命外援戰,古巴是得利者,而犧牲利益、內鬥紛爭的是「中蘇階級兄弟」。

 

  由於蘇聯援助巨大,古巴在蘇聯的堅持下,與中國絕交,中方作出的反應是一九六五年大幅減少出口古巴的大米,卡斯特羅說:「大米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應該習慣吃小麥,那樣對健康更好。」後來說出來的話更難聽:「中國不過為古巴送去了大米、雜技團和安全套。」中共視蘇聯統治當局為修正主義者,而古巴領導人則批中共當局是修正主義者,古巴因此與蘇共一樣,被中共列入敵對勢力,現在人們通過《人民日報》等報紙,還能找到大量的對卡斯特羅的各種批判雄文,毛澤東則在一九六六年三月的政治局會議上譏諷「卡斯特羅無非是豺狼當道」。

 

  當鄧小平啟動對越南的「反擊戰」之時,古巴仍然是蘇聯陣營的得力成員,卡斯特羅宣稱中國是「整個人類歷史上最卑鄙的背叛革命的例子」,並威脅可能導致一場世界核戰爭,其喉舌媒體《格拉瑪報》社論揚言:「古巴將援助越南,甚至是用自己的鮮血。」

 

  共產主義陣營裡的老朋友們翻臉,真的比翻共產黨宣言還快。不知幾時,古巴突然又成為中國人民的好朋友了,原來,蘇聯解體後,無力持續對古巴援助,而中共卻需要同盟者,需要在聯合國獲得一張選票或一次次舉手,中國人民的援助又來了,代替蘇聯成為冤大頭。

 

  卡斯特羅迫害古巴華人

 

  這些共產主義陣營,無論是蘇聯還是越南,無論是柬埔寨紅色高棉還是古巴卡斯特羅,無不對華人犯下過滔天罪行。

 

  通過公開的媒體報道出來的數據,我們看到從一八四七年到一八七四年,從中國大陸流向古巴的華工數量達到了十四萬之巨,發展到二十世紀中葉,古巴的華人資本尚有雜貨店一千六百六十七家、蔬菜店七百二十家、洗衣店五百九十一家、餐廳二百八十一家,農莊二十座,各類企業如煙廠、藥店、首飾店、影像館、戲院、報社應有盡有,華人在古巴已然有了自己成熟的社會。

 

  與全世界紅色革命者一樣,這些古巴的共產主義者是不會放過勤勞致富的華人的,一九六一年開始,華人企業就逐步被收歸國有,華人工業也落入困境,後來連華人墓地也被剝奪私有地權,這一過程,造成華人因迫害或財產被剝奪,而流亡其它國家,但想通過古巴直達中國,購得機票也得等上二、三年,所以,華人要麼流亡鄰近的美國,要麼借道蘇聯返回中國大陸。到了八十年代,在古巴只有大約三百名在中國出生的第一代僑民。現在的哈瓦那大街上,昔日的「中國城」早已敗落,小牌樓後面可能見得近十家華人飯館。讓華人社會在古巴消失,這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送給中國人民的歷史禮物?

 

  中共源於馬克思主義,組織來源則是蘇聯或蘇維埃、共產國際,所以,中共的歷史,就是接受蘇維埃與共產國際資助與指示的歷史,當政後,又是輸出革命理念、輸出革命資金的主力,至於華人有沒有受到相關國家共產黨政權迫害,全然無視,越南紅色政權迫害華人、蘇聯政權迫害華人、古巴紅色政權迫害華人,中共有過強烈抗議沒有?沒有,中共要做的,毛時代是輸出革命,贏得聯合國席票,鄧時代以來,則通過經濟方式提升自己影響力,仍然把第三世界或者古巴這樣的紅色政權視同聯合或統戰對像,不惜政治金元輸送,試圖延續其它國家紅色政權命運,抱團取暖,同呼吸共命運,以圖將來。

 

(作者為大陸旅美學者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