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動作」撬動大變局

 

楊鉉錦

  「最大贏家」一廂情願成白日夢

 

  特朗普和蔡英文通話了。不早不晚,就在習近平與「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美關係的奠基人基辛格在北京見面、打探特朗普對華政策動向,美國眾議院高票通過二○一七財年國防授權法案──該法案首度將美台高階軍事交流寫入美國法律的同一天,特朗普與蔡英文實現了自美台斷交以來美國當選總統與台灣最高領導人之間「史無前例」的直接通話。

 

  這通十分鐘禮節性祝賀電話,誠如王毅所言,只是「一個小動作」(但絕非王毅所謂「台灣方面的一個小動作」,而是特蔡雙方協商一致的產物),既不像志願軍入朝那樣悲壯決絕,也不像「乒乓外交」那樣神秘玄奧,卻一舉打破了三十七年來中美台三方默守的外交慣例,也一舉擊碎了中國習近平當局和廣大「愛國」網民不久前仍對特朗普勝選所抱有的「中國或將成為最大贏家」的一廂情願白日夢。

 

  站在中國政府的固有立場來看,特蔡通話毫無疑問已經觸及中美關係的政治底線。其嚴重性在於:其一,特朗普以當選總統身份堂而皇之稱呼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將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台灣視為事實上的主權獨立國家,將有實無名、只可做不可說的美台官方交往提升到最高層級,且搬上了名正言順的國與國關係舞台;其二,這通電話在形式上、姿態上、象徵意義上已經突破了「一中一法三公報」(即一個中國原則、與台灣關係法、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所確立的美中台三角關係大框架。

 

  習近平的「軟弱」

 

  美國和歐洲主要媒體不約而同將特蔡通話這一爆炸性消息搬上了新聞頭條,不過,特蔡通話並沒有登上《人民日報》頭條。觀察家們發現,儘管中國網民已經炸開了鍋,但中國政府的正式反應相當低調、克制,且「異常軟弱」。事實上,中宣部對這一爆炸性消息作出了淡化處理,中共網監部門對國內網民的激烈反美、反特朗普言論進行了及時的清理和封殺。

 

  王毅談到此事時,並未像出訪加拿大談到人權問題時那樣氣急敗壞、公開發?,而是語氣平和、用詞謹慎,且刻意迴避對特朗普及其交接團隊進行直接批評。王毅將批評的矛頭指向了台灣當局。國內最激進的鷹派民粹媒體《環球時報》也只是要求「與特朗普對話,同時懲罰台當局」,它主張「拿掉台灣若干個邦交國,讓台灣社會看到,這就是蔡英文與特朗普通十分鐘電話的代價」,「這同樣是與特朗普的一種對話」。

 

  中美關係已不可預測

 

  顯然,習近平在給特朗普「留面子」,他不想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與其公開翻臉,把他辛辛苦苦掛起來的「新型大國關係」招牌親手砸掉,或許這也是身在北京的基辛格給他的外交建議。另一方面,習近平只怕對特朗普式外交風格一時也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中國政府似乎還拿捏不準特蔡通話究竟是特朗普「遭到蔡當局算計」而犯下的「菜鳥級外交錯誤」,還是精心設計的外交挑釁,為上任後突破並改變華盛頓外交精英所建構的美中台三角關係大框架而投石問路,抑或僅僅是基於生意人本性而對軍售大客戶表達其商業性尊重。

 

  正如特朗普所自詡的那樣,「不可預測也是一種力量」。猜不準特朗普的用意,習近平當局已經強烈感受到了此種不可預測的「力量」。對這位不按牌理出牌、言談舉止非比尋常的政治素人,習近平明顯心存忌憚:他擔心此時若不給特朗普「留面子」,日後特朗普以不可預測的方式發起報復,會讓習近平徹底沒面子──到那時,「中國或將成為最大的輸家」。此情此景,恰如奧巴馬政府面對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以污言穢語發起突然襲擊時的外交窘境。但習近平不是胡錦濤,也不是奧巴馬,他是「核心」、是強人,某種意義上,習、特二人倒有些個性相似,「治國理政」行為同樣具有不可預測性。習近平目前的「軟弱」,或許只是拿捏時機,後發制人。

 

  中美台變局將至

 

  一通電話足以將數十年累積形成的中美台三角關係和中美交往與合作局面打入尷尬難堪境地,此事說明,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號稱「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是多麼不可思議的荒誕與脆弱。特朗普總統或許是一個不靠譜的非典型政治家,但是,建立在扭曲的利益、虛假的共識和虛幻的前景之下的中美台關係以及東亞地緣政治格局,其實更不靠譜。幻影一戳就破,真相一說就穿,昔日的政治素人成了說破皇帝新衣的小孩。

 

  現在的問題是:入主白宮之後,特朗普真的會改變中美台關係的現狀嗎?答案應該是肯定的。早在特朗普勝選之前,由於蔡英文上台和民進黨「完全執政」改變了台灣的政治版圖,島內政治生態與習近平的對台強硬路線已至格格不入的地步,胡錦濤、馬英九政府所建立和維繫的兩岸關係現狀已經岌岌可危,進入了變盤之前的臨界狀態。預計中共十九大之後,兩岸外交戰、經貿戰隨時可能打響,兩岸大變局隨時可能形成,能夠緩衝或阻止這一變局的,當然只能是美國。習、蔡其實處境相似,都對兩岸現狀極其不滿,都各懷鬼胎,選擇在兩岸舊政策、舊格局的邊緣行走,想要撕破臉面、改弦易轍,所缺少的只是一點點外力。現在局勢基本明朗,特朗普不會為兩岸岌岌可危的扭曲現狀保駕護航,相反,他將為兩岸政府提供足夠啟動變局的外力。

 

  特朗普雖然是不熟悉外交詞令和繁文縟節的「菜鳥」,但他很清楚中美關係最大的痛點不在東海,不在南海,不在朝核,而在台灣,所以他出手不凡,一躍而登制高點,一擊而中要害。其上台之後打台灣牌,扶台抑中、以台制中、以此對中方討價還價的利益博弈戰略,於特蔡通話之際已現雛形。他的交接團隊裡已經網羅了多位持此種戰略思維的玩家。這是充滿危險的戰略,但出奇招、走險棋,正是特朗普已在競選階段成功運用的行事風格。

 

  中美台關係的列車正行進在高危之境,剎車在美國腳下,但特朗普政府或許更願意踩油門。對於曾經押錯了寶的蔡英文來說,如何因應、配合特朗普的對台新思路,對於曾經滿懷「最大贏家」夢想的習近平來說,如何對付、反擊特朗普的對華新政策,不久之後,將見分曉,但對於兩岸人民來說,特朗普時代的中美台互動,恐怕沒有太多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