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政」露端倪

高 路

  兩大施政計劃乃是「開流節源」

 

  此次美國大選,特朗普當選幾乎令所有人跌破眼鏡,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美國選民不滿現狀,要求改變現狀的強烈願望,居然被代表華盛頓以及華爾街利益的希拉里忽視了,結果導致商界奇人、政壇新人特朗普的上台。回想八年前奧巴馬也是以「改變」作為口號贏得大選上台的,但奧巴馬執政八年,亟待改變的並沒有改變,普通民眾的不滿情緒日益增加,最終使得嗅覺靈敏的商人特朗普乘虛而入,一舉拿下總統寶座。

 

  特朗普在此次大選中,不但以一己之力打敗自己的同黨,也打敗財大氣粗的民主黨老牌政客希拉莉,在美國選舉歷史上開了先例。正因為他靠自己打敗兩大政黨,所以他的氣勢正宏,從目前的態勢看,共和黨內各派別都不得不向他稱臣,此前發誓不與他合作的共和黨大佬們,也紛紛改變態度,願意與他攜手。最新的例子是二○一二年代表共和黨競選總統的羅姆尼原本批評特朗普不遺餘力,卻表示考慮出任特朗普政府的國務卿一職;此外,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諾(Mitch Mc Connell)的妻子趙小蘭接受提名出任交通運輸部部長一職,表明麥康諾也已經點頭同意與特朗普合作。

 

  特朗普選擇趙小蘭擔任交通部長的目的其實非常明確,就是想利用其夫婿麥康諾作為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的地位,為他投資萬億美元基本建設計劃護航。特朗普在競選時提出過兩大施政計劃:一是大舉減稅,一是大舉投資基建。這兩個計劃與人們通常所說的開源節流正好相反,乃是「開流節源」。按照他的計劃,一面減稅,一面增加開支,聯邦政府的赤字勢必大大增加,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華爾街普遍認為特朗普上台後通貨膨脹將不可避免,於是大舉拋售國債,短短兩周國債市場就不見了一萬多億美元,國債利率劇升。特朗普上台後雖然股市大漲,但債市大跌,債市規模遠遠超過股市,對普通民眾的影響更大,共同基金、退休基金是債券的主要持有者。

 

  改走現實路線啟用政壇舊人

 

  特朗普「開流節源」的計劃,與共和黨主流派的理念是不相符的,目前擔任眾議院議長的保羅‧瑞恩(Paul Ryan)一直堅決反對政府不斷擴大赤字的舉措,過去幾年他一直帶領國會與奧巴馬政府對著幹,屢次導致白宮的年度政府預算難以通過,甚至一度導致聯邦政府短暫關門,因此,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是通過趙小蘭拉攏麥康諾,再通過麥康諾做保羅‧瑞恩的工作,讓他不要反對基建投資計劃,至少不要領頭阻撓該計劃的實施。

 

  筆者在半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到「目前美國社會的發展遇到兩個亟待解決的難題:第一,白人面臨少數族裔的強大壓力,源自盎格魯──撒克森的正統清教徒,美國文化有被少數族裔文化取代的危險;第二,貧富差距不斷擴大、中產階層處境堪憂」。從特朗普當選後的多次公開談話以及他選擇的政府班底成員情況看,他執政後內外政策的走向逐漸開始清晰。

 

  首先,在內政方面將放棄抨擊華盛頓、華爾街的競選承諾,改走現實路線,啟用政壇舊人以及與華爾街金融集團合作,因此藍領、中產階層希望改變貧富不均的希望很可能落空。目前特朗普已選擇了兩位與華爾街關係密切的人士出任政府要職,一是高盛前銀行家史蒂文‧姆欽(Steven Mnuchin)出任財政部長,二是私人股本大亨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出任商務部長。姆欽與羅斯是華爾街內部人士,從他們的經歷看,與無情榨取普通投資人及持股者的血汗錢來積累自己財富的華爾街大鱷沒有什麼兩樣,據《金融時報》報道,民主黨人形容「姆欽是華爾街的產物,在最近一次金融危機期間『掠奪』房主,不會把普通美國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資深民主黨人、參議員謝羅德‧佈朗(Sherrod Brown)則表示:「這不是在給沼澤排水,而是往裡面放鱷魚。」

 

  堅持「白人文化」第一的立場

 

  姆欽在接受CNBC電視台訪談時表示,新的特朗普政府將大力推進企業稅率從百分之三十五降低到百分之十五的計劃。從表面上看,美國企業的稅率在發達國家中是比較高的,但實際上許多企業通過各種途徑合理避稅。據《今日美國報》的報道,在二○一五年度,有二十七家大型公司雖然盈利,卻沒有交一分錢的聯邦所得稅,這些企業包括通用汽車、聯合航空、美國航空、全國性電信運營商Level三通信公司、新聞集團等。據佈魯金斯學會稅收政策中心(TPC)的估計,二○一四年國稅局所收到的所得稅中,公司所交部分只佔百分之十一,而個人所交部分佔百分之四十六點二;過去五十年公司所交稅款佔比逐漸下降,而個人所交稅款佔比則逐漸上升。在貧富不均越演越烈的今天,特朗普上台沒有將改變貧富不均作為優先目標,卻與共和黨主流派一樣,將降低公司所得稅放在優先位置,可見美國藍領將改善自身生活現狀的希望寄託在他身上,顯然是選錯了人。

 

  除了姆欽與羅斯外,特朗普迄今考慮選擇入閣的人員中,包括羅姆尼、教育部長候選人貝齊‧德沃斯(Betsy DeVos)等人,都是腰纏萬貫的富豪,可以說,新一屆聯邦政府行政班底是歷屆美國政府最富有的。對此,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總裁尼拉‧坦頓(Neera Tanden)表示特朗普的選擇是對勞工階層選民的背叛,特朗普聲稱會打擊億萬富翁階層,相反現在卻把鑰匙交給了他們。

 

  其次在對待移民、文化多元問題上,特朗普則會堅持選舉時的大部分承諾,重點堅持「白人文化」第一的立場,加大對非法移民的管制。他在大選時最具爭議但也是最受藍領白人及鄉村人口(俗稱紅脖子)支持的主張是在美墨邊境建立一道圍牆,防止非法移民偷渡入境。建立一座「美妙無比的高牆」是特朗普大選時的金字招牌,他大選後雖然為了減低主流民意對他的壓力,開始降低人們對修建「高牆」的期待,但從他任命極端保守派,也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擔任白宮首席策略師以及提名發表過種族主義言論的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擔任司法部長的情況看,特朗普新政府的移民政策將以限制多元文化發展為目標,實施「白人第一」的主張,這是他討好、安撫藍領白人的主要方法。

 

  經濟政策如實施對中國是災難

 

  在對外政策方面,從目前的情況看,特朗普的整個策略雖然還不很明確,但大致方向是政治上安撫同盟國、軍事上加大海軍實力、商業上強迫競爭對手在公平的條件下做交易。對於中國來說,特朗普明確表態將在上任後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的言行以及希拉里落選使得亞太再平衡戰略出現鬆動,似乎讓北京大鬆了一口氣,北京的智囊紛紛認為美國對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將大減,空出的空間將由中國填補。其實特朗普的經濟政策如果實施,對中國來說就是災難。TPP是奧巴馬政府在試圖盡量維持現有國際貿易規則的情況下對付中國的辦法,而特朗普則是要大改現有貿易規則,以美國為第一,自然不必再疊床架屋地搞什麼TPP。

 

  特朗普的邏輯很明確,過去美國出錢出力出人維護國際貿易秩序,但中國以及其他許多國家卻利用不平等手法佔了美國的便宜,現在是坐下來好好談談的時候了,你若不聽我的,我就實施貿易戰,雖說專家警告大打貿易戰會造成兩敗俱傷的後果,但特朗普是狡猾精明的商人,很明白在商場上拼的是實力,誰的本錢大誰就能笑到最後。因此,特朗普上台後,無論中美之間是否會開打貿易戰,有一點是可以預測的,即中國的對美貿易將承受巨大壓力,不但低價傾銷的時代一去不復返,而且鉅額貿易盈餘的時代也將很快結束。

 

  據《金融時報》報道,截至二○一五年中國對美國的商品貿易出口佔中國出口總額的百分之十八,其中玩具家具和紡織品等勞工密集型企業的產品三分之一出口到美國,對美出口貿易涉及兩千萬個就業崗位。目前中國的經濟正陷入持續發展的瓶頸階段,在這個關鍵時刻,特朗普「美國優先」的貿易政策對北京來說簡直就是雪上加霜,與亞太再平衡戰略相比,貿易戰傷到的是根,而亞太再平衡戰略傷到的只是面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