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核心」加冕三把火對中國局勢的預示

(大陸)王德邦

  自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加冕「習核心」後,各界紛紛猜解中國未來走向,由於極權政體下權力運作的暗箱化、私密化,各種猜解多成霧裡看花水中望月而難得要領。但「核心」加冕至今一個多月來出台的幾個政策,可視作「核心」上任的三把火,或對未來幾年政局走向有一定的預示性。

 

  「習核心」加冕後的三把火

 

  二○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媒體報道,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部署設立監察委員會,在中共統一領導下,整合反腐敗資源力量,擴大監察範圍,豐富監察手段,實現對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面覆蓋,建立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監察體系,履行反腐敗職責。可見監察委意在使執紀的紀委兼容執法的監察,從而具有執紀執法雙重職能,實現對所有公職人員的監察,為進一步加大反腐敗力度奠定權力機制基礎。

 

  十一月二十七日消息,中共中央、國務院近日印發《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該文件涉及財產平等保護、民企原罪赦免、財產強制處置、政府守信踐諾、房屋土地七十年使用權限、強徵強拆合理補償、國資防流失及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問題。尤其在平等保護公私產權上的強調,為扭轉過往意識形態上重公輕私的傾向提供了幫助,從權利角度在一定程度上加強了對公民經濟權利的重視與保護。

 

  十一月三十日,在習近平主持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審議通過了有關規範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待遇等文件和規定。該會議對現任和退休的中共領導人明確提出四項要求(或曰禁令):一、退下來要及時騰退辦公用房;二、不能超標準配備車輛,超規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輕車簡從;三、按規定配備工作人員並加強教育管理,嚴格約束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四、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實行嚴格報批制度等。

 

  如上三方面政策是在習近平於十月二十七日結束的六中全會被加冕為「核心」後出台的。由於其涉及到對公權力的監督制約,對公民私有產權的平等保護與對國家在任與退休領導的禁令,似與權貴集團的特權與利益交鋒。

 

  「三把火」出台前的官場醜惡

 

  為什麼習核心加冕後會點起這「三把火」?這與中國幾十年來官場腐化墮落而至權力變質的醜惡現實相關。

 

  隨著中共當局對一九八九年那場反腐愛國民主運動的瘋狂鎮壓,中國權力集團拐離了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全面改革探索,步入離棄政治改革的畸形經濟改革,而急速向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權貴資本主義墮落,權力與資本的通奸苟且所結成的操控民族命運的權貴集團,張狂到肆意擄掠民命國財的地步,在他們的價值中公然視民為敵,公開質問「替黨說話,還是替老百姓說話?」,權力的動力完全取決於對民財國脂的攫取厚薄,權力已經完全蛻變成權貴集團的謀利私器。

 

  面對如此情況,權力擁有者的瘋狂已經完全擺脫了任何監督約束,一些行止遠遠超越了人類歷史上的文字記載的邪惡。如二○一一年深冬的一個寒冷雨天,因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到南方某地過冬而坐專列路過桂林地段,下面沿途各縣居然被要求組織工作人員沿鐵路一米一人兩邊排列守候。由於該專列具體準確時間沒有定,沿線數萬拿著納稅人錢的公職人員放下手頭正當工作而在冷雨中靜等一天,直到專列通過方才離開。而這種情況在專列所有通過的沿線縣市皆如此,可見其勞民傷財的程度遠勝中外歷史上的腐敗帝王。而更讓人驚訝的是,二○○三年秋一天,我前往看望一個擔任地方某縣政法委書記到北京開會的老鄉,(那批參會的都是全國各縣市政法委書記以上的政法系統的官僚),聽到十幾個縣級以上政法委書記在一塊津津有味聊著前退休黨魁喜好年輕美女,其中一官僚竟說像某某某老人家對國家貢獻那麼大,應該每天給他找個處女玩玩,以益於他強身健體、延年益壽,而旁邊眾官僚居然紛紛群起認同。當時聽得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深味到何謂衣冠禽獸。

 

  所謂上行下效,中共前黨魁退休後仍如此勞民傷財及生活腐化糜爛,自然整個權力系統潰爛到曠古未聞的地步。就在六中全會前,中共前政治局委員劉淇、前常委曾慶紅、前黨魁江澤民仍然分別率領龐大團隊到西藏林芝、四川九寨溝、海南三亞等旅遊度假勝地公然耗費公帑,其意就在召集權貴黨人以捍衛固有特權。如此的公權力哪能為民服務與保護公平正義,只能是蹂躪天下宰割民眾的兇器。

 

  在如此境況下,「習核心」加冕後出台尋求監察約制公權力的《方案》、頒佈平等保護公民財產權的《意見》及通過規範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禁令,顯然具有針對性。

 

  「三把火」對未來幾年走勢預表

 

  在倍受權貴圍阻的困局中能點燃具有極強針對性的「三把火」,這給中國未來幾年發展作出了預報。

 

  首先,這說明核心加冕之後,習的權力的確加強了,能夠在一定程度排除過往權貴集團的阻擾。尤其規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禁令出台,其實就是對江派權貴集團的公開揮劍,而在幾年前的胡溫時代,這種事是不敢想的。從此後,再出台的政策法規,應該就是反映現領導集團意旨的東西了,不可能再受到過往老人過多干預。也因此,從今後一切的歷史功過是非,理應由現核心擔當。

 

  其次,幾年來甚囂塵上的回到毛澤東與復辟文革說徹底破滅。因為毛時代及文革正是特權泛濫,私人產權無存,領袖不受任何約制的時代,而「三把火」是與此相反的。

 

  再次、隨著對權力約束的強化,權力將更加集中,中央及習核心的權威將進一步加強。中國過往外表常委形式的集體負責制,實質是權貴集團操控的權力割據制下的寡頭政制,將進一步被打破,權貴團團夥夥被進一步打散。權力運作中的政令會相對暢通,權力集中統一性會進一步加強。

 

  然而,如上的結果並不意味著中國即將走向法治、憲政與民主,因為回不去並非必然向前,還可能徘徊與兜圈。而不幸的是,從「三把火」的實質來看,中國正是徘徊在過往的泥潭中。

 

  已經出來的「三把火」實質上仍然沒有跳出堅持一黨專制的窠臼,仍然在過往階級分析與鬥爭的意識形態中掙扎,仍然指望在加強領導與提高覺悟下清除腐敗,仍然尋求在既有權力架構中淨化政治生態,仍然指望通過改善民生來掩蓋民權。然而,世界歷史已經一再證明,能夠長久持續而有效約束公權力,避免公職人員腐化犯罪的利器是落實公民憲法權利,即監督權、言論自由權、結社權、集會遊行權等。如果沒有公民切實的政治權利,那麼私人產權等經濟權利也最終難以保全。所以,「三把火」雖然有約制公職人員、保護私人產權與禁制國家領導的成分,但因它依靠的不是公民權利,而是依靠權力系統自身的調整加強,這最終仍然只能指望於明君聖主,而不可能長久而徹底地達成對公權力的約制與防範。因此,中國今日真正需要的「三把火」是:一、實行陽光政治,公示一切公職人員財產;二、還原歷史真相,平反冤假錯案;三、審議通過《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落實公民的憲法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