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強事件之後,比中共權力反腐重新洗牌的內部鬥爭要命的,是維護公民言論權利抗爭的日趨公開化。引爆社會輿論反彈的不是任志強,而是「黨媒姓黨」的巡查指令。「任志強效應」持續發酵,是總書記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巡查部署,揭開了執政黨公開違法,媒體屬性與人民無關的事實,使中共政權再度成為世人吐槽的對象。

 

  面對黨內普遍質疑與民間全面吐槽,四月二十六日習近平在一次座談會上,強調黨政各級對來自知識分子的意見和批評,只要出發點是好的,就要熱忱歡迎,對的就要積極採納;即使一些意見和批評有偏差,甚至不正確,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寬容,堅持不抓辮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看似想緩和矛盾,對輿情的反彈釋放出善意;但事實上,話音剛落,就有了北京西城區紀委對任志強留黨察看一年的處理決定。任志強問人民到哪裡去了?何錯之有?錯在頂了當今聖上的嘴!合肥會上講「三不」的「善意」也隨之而去。

 

  因其守成,便有三年來「世人皆知,當政者迷」的國人夢碎;因其倒逼,便有當局節節敗退以守為攻的「三不」策略。習近平講「三不」,其實是後江時代「不走邪路」的權宜之計,不是主觀上不想大打出手,而是客觀上大勢所迫不得已。自「南周事件」之後的「五不准」、「七不講」,到「網絡孤島」計劃乃至「媒體黨姓」的謬說,習李執政的基本路子仍然是維穩體制的延續。就習近平「三不」的內涵而言,遠不及當年胡耀邦「三不」與朱厚澤「三寬」的開明,而是毛澤東「不殺」的翻版,是要「引導他們端正認識、轉變觀點,而不要一下子就把人看死了」(習近平四月二十六日原話)的先「禮」後兵。統治者的善意往往是靠不住的,尤其在大權獨攬無人制約的狀況下,這種「善意」總是和權謀連在一起,「反右」時毛澤東的「陽謀」就是一例。

 

  人們之所以對重提「三不」的「善意」有所懷疑,就在於當今聖上不思政改而將自己置於專權獨斷的險境而不知。三國時,孫權勸曹操稱帝,曹操笑道,莫非是想架我於火上?大權獨攬,對政治家並非好事。尤其在專制國家,大權獨攬往往就是死地。作為擔任數個中共最高領導小組組長和軍委聯指總指揮的習近平,已經到了毛澤東都忌諱的爐上火烤的險境。這樣一個格局,說穿了只能拼死賭命,哪裡還有善意可言?何故如此?專制政體之必然。

 

  正因為這架紅色恐怖時代遺留的專制絞肉機講的是暴力、是野蠻,真正要做到「三不」,還需要文明的啟蒙,學會寬容,學會妥協。就民主政治而言,政治鬥爭、政權更迭其實就是一場和平運動;而專制政體則不然,政治鬥爭、政權更迭就是你死我活、兵戎相見。因此就有了那麼多的敵人,那麼多的險境,那麼高的警惕!這不,最近幾天不就有人在講「黨內的野心家」嗎?

 

  不接受現代文明價值,就沒有現代政治的秩序;割捨不了宗法專制的摯愛,就免不了權力更迭的絞殺。一邊是有序的民選更替,一邊是無序的政變清洗。二千年專制政體的絞肉機運行,仍將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的歷史循環。對於一個與現代政治文明格格不入,至今陷於野蠻政治不能自拔的當今聖上,重提「三不」是釋放「善意」還是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