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在上周宣佈了他們一年來調查的驚人成果,揭秘世界多國元首政要通過巴拿馬一家律師事務所隱藏鉅額財富的內情。這份被稱之為「巴拿馬文件」的調查報告,由世界七十多個國家的一百家新聞機構秘密合作完成;涉及地域與政治體制不同的多個國家,中共多名現任和前任領導人被曝光。僅現任政治局七名常委中,就有習近平、劉雲山和張高麗的家人被暴露,而且更多的信息還可能繼續浮現。這是繼「國際調查記者聯盟」二○一四年發表「中國離岸金融解密」報告以來,又一次曝光中國紅色權貴隱藏財富的秘情。

 

  對於中國人來說,紅色權貴的貪贓枉法早不是什麼新聞。他們在中國的橫行霸道、貪污腐化何止這些?遠的不說,只就習近平這屆班子算起,挖出的大大小小的老虎成百上千。光部級官員被判刑就二十四人,還有周永康、令計劃、薄熙來、徐才厚這樣的副國級官員。這哪裡還是幾個人貪污腐化的問題?分明就是窩案!活生生一個犯罪集團!見多了也就不以為怪,前幾天宣佈郭伯雄移送司法處理,民間也沒多少人當回事,由各大網站刊登《郭伯雄被起訴輿論場反應冷淡》的報道可見一斑。這次的「巴拿馬文件」若是國內知曉可有軒然大波?不會,所謂見慣不驚。從鄉鎮村官到中央大員,有幾個敢說沒有貪腐問題?無需「巴拿馬文件」曝光,中國人都心知肚明,只不過之前是有所耳聞,這次則是有據可查。有據可查又如何?哪個敢說半個「不」字?結果還是拿他們沒辦法。他們有槍、有監獄、有鐐銬!

 

  封鎖消息是怕人們議論紛紛,何況妄議中央是犯法。其實真正可怕的是不說話,當人們連議論的興趣都沒有之時,他們距離被拋棄的日子也就不遠了。曾幾何時,他們打著「為天下窮人謀幸福」的幌子,在飯都吃不飽的日子裡,卻忽悠我們去解放全人類;在二十世紀,他們裝神弄鬼地扮演著救世主、啟蒙者,為自己樹立普渡眾生的牌坊。但事實上,他們從建政開始,以革命的名義屠殺了上百萬的中國人,以超英趕美的名義製造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中國人。經歷了文革的浩劫之後,絕大多數國人已經覺醒,這個靠暴力起家、靠暴力維持的政權,早已走到了人民的對立面,成為中國人民最兇惡的敵人。什麼革命理想、什麼社會主義道路、什麼馬克思主義理論、什麼幾個自信,都不外是給自己立的牌坊。看似冠冕堂皇,其實非常骯髒。

 

  「巴拿馬文件」曝光紅色權貴匿藏財富的秘密,在中國大陸之所以波瀾不起,皆因為在紅色權貴的歷史中,離岸金融已是相當溫和的斂財手法。當初他們打著公有制的旗號,剝奪所有人的財富,從土改到公私合營,把從來就是有主人的土地、工商企業統統據為己有。沒有這個歷史淵源,何來土地財政?何來權貴們掌控的「國有」資產?如果說「巴拿馬文件」對國人有何啟示,那就是公有制是罪惡之源。

 

  這批文件涉及到東西方多個國家,西方的如英國卡梅倫、冰島京勒伊格松,他們更多是違規,如避稅、未申報之類,而代價則是身敗名裂,辭職下台。中國的權貴當然不只是避稅、未申報這類的違規,但他們絕無可能像西方政要那樣付出慘痛的代價。這也是東西方差別所在:一個是有輿論監督的法治國家,另一個則是被權貴集團武裝劫持的國家。

 

  「巴拿馬文件」曝光的種種罪惡,在這個被劫持的國度裡還會不斷上演。權貴們依然會唱著「三個代表」、「三個自信」繼續竊取這個國家的財富,之所以如此,皆因「黨媒姓黨」,黨國亦姓黨。唯有這個國家不再姓黨,那座「為人民謀幸福」的牌坊坍塌了,他們的罪惡方能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