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以降,東方專制主義的傳統框架遭受劇烈衝擊,專制政治的冰川開始融化。二十一世紀初始,經百年激蕩,東方專制主義的卡夫丁峽谷終將被跨越。從東亞的韓國到台灣,從東南亞的印尼到緬甸,朝貢體系下所謂的藩屬區或冊封國,如今紛紛改制轉型走向民主憲政之路,而盤踞朝貢體系中心位置的中共──這個羞辱傳統、抵制現代文明、不講政治底線的統治集團,還仰仗著槍桿子依然故我,做起了「一帶一路」的「共主」夢。

 

  對於歷史悠久的東方專制主義,馬克思曾經表示過極大的憂慮:它們可能對現代文明作出的拼死抵制。果然,從過去的眾星拱月到今天的四面楚歌,當年的共主國還在掩耳盜鈴的「七不講」,以此抵禦西方普世價值觀的「顛覆」和「滲透」。如此地不識時務,如此地不知進退,可見東方專制主義頑固到何等地步。莫非千年東方專制主義的大本營,還要付出更加慘烈革命的代價?

 

  當今世界,民主大潮勢不可擋。普世價值民主憲政西風盡吹,東方專制主義再頑固,東南亞地區大多數國家已經或正在和平轉型為現代民主國家。當然,日本是例外,明治維新「脫亞入歐」的改革卻被「富國強兵」的民族主義所綁架,順著東方專制主義的傳統路徑走向了軍國主義道路,結果因侵略戰爭失敗致專制體制不得不熔斷轉型;而韓國、印尼包括台灣地區,都是經過了較長時期的軍政獨裁統治,經過經濟改革和民主運動的無數次反復,最終走上現代化民主化的道路。最近,素以軍人獨裁政府為常態的緬甸,由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再次贏得國民大選,並依法獲得單獨組建新政府的權力。這是又一個在軍政獨裁控制下實現民主制度和平轉型的國家。緬甸是現代軍人政權控制時間最長的獨裁國家,昂山素姬及其民聯不畏強暴,愈挫愈勇,終於給東南亞國家民主政治乃至世界民主憲政史寫上精彩的一筆。

 

  在歷史潮流的推動下,民主政治的轉型已成必然。緬甸民主改革成功的一步,有得益於軍方接受民主現實理性的一面,更有緬甸人權義士和民眾不折不撓的抗爭、自由市場經濟的崛起、國家憲政與法制框架的搭建,以及希拉莉與奧巴馬先後出訪緬甸的推動等綜合效應的結果。這是一次水到渠成的民主轉型,也是和平運動推動社會進步的範例。

 

  如果和平轉型成為常態,對公眾、社會乃至當權者無疑都是福音。但是,東方國家的民主轉型常常會有令人驚詫的例外,這就是出現類似革命的熔斷式的社會裂變,利比亞的卡達菲家族就是例子,他們也號稱「社會主義民眾國」,卻依靠軍事獨裁對民眾實行血腥統治。他們利用家族親信掌控國家經濟命脈,對外窮兵黷武,對民眾則封鎖信息,監視居住,一有反抗即恐怖鎮壓。利比亞的變局,就是一場軍人獨裁政權拒絕放權、拒絕改革並走向自我毀滅的革命,卡達菲的曝屍街頭,落得與墨索里尼、希特勒同樣下場。

 

  傳統國家的現代轉型,大體有兩類:一是和平過渡平穩轉型,一是社會革命裂變轉軌。究竟走哪一條路,全在當政者能否審時度勢、能否順應潮流。東亞國家中,有堅持先軍政治手握核彈,不惜毀於一旦也要維持苟延殘喘的金姓王朝,此乃爆發社會革命、熔斷轉型的一種;另有越南這樣的國家,拋棄了「社會主義」的國名,實現了總書記的差額選舉,實現了國會議員和地方黨委書記的直選,建立了官員財產申報制度,此乃平穩轉型的另一種。在這一場跨世紀的中古國家向現代國家的轉型潮流中,留給中國大陸的時間不會太多了。習近平兩屆任期很快過半,反腐受阻、經濟下行、法制建設更難;而社會矛盾的激化、政改呼聲高漲,已非暴力可以維繫。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亞太地區最重要政治力量的中國,何去何從值得深思。這不僅是黨之存亡、國之安泰的問題,更是關乎世界和平、文明進程的重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