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戰是指以法西斯軍國主義國家為軸心國一方,以反法西斯國家同盟國為另一方,進行的第二次全球規模的戰爭。這次世界大戰最後以反法西斯國家和世界人民戰勝法西斯侵略者贏得世界和平與進步而告終。

 

  反法西斯是二戰的根本性質,而法西斯就是指強權、暴力、恐怖統治,是國家的極端獨裁形式。因此,二戰的勝利更有道義的勝利,文明價值的勝利:正義戰勝邪惡,文明戰勝野蠻。憑藉武力為所欲為的叢林準則被公認的以「主權平等」原則所取代,以強權暴力為法寶的恐怖統治為人權的彰顯所唾棄。富蘭克林‧羅斯福提出著名的「四大自由」,成為二戰之後文明社會的基礎;其中免於恐懼的自由,就是與法西斯恐怖統治針鋒相對。一九四五年由戰勝國為主導擬定的《聯合國憲章》,再次「重申基本人權、人格尊嚴與價值,以及男女與大小各國平等權利之信念」,將人類文藝復興運動確立的人道主義原則國際化,視保障人權平等、尊重國家主權為世界和平的首要前提。

 

  但是,二戰雖然結束,人類並不太平,按照地緣政治實力劃分實力範圍的叢林原則陰影依然存在;法西斯主義的失敗,並不意味著極權專制主義和霸權主義退出歷史舞台。戰後世界新秩序再度面臨挑戰,是美英與蘇中四大同盟國在和平條件下被重新分割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大陣營。二戰後,冷戰在繼續;權力勝利了,人民被奴役。導致二戰爆發的原因還在,以「共產主義解放全人類」為宇宙真理的新霸權主義還在,新的世界大戰爆發的邏輯還在。

 

  同樣是二戰勝利國,有的卻披著袈裟懷揣沙俄帝國擴張勢力的狼子野心;同樣是勝利國,又未必沒有秦帝國稱霸天下爭當國際共運世界領袖的「中國夢」。二戰後的冷戰割據,仍在考驗世人的良知和承受戰爭風險的底線。

 

  這其實是又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它迫使人類再次考量自己的命運:人類究竟是繼續沿著自由平等人道主義精神和民主憲政的普世價值道路前行,還是被一種邪教般的理想主義所綁架,「通往奴役之路」使人類再次面臨著中世紀的黑暗。

 

  極權專制主義與憲政民主主義,是兩種意識形態、兩種價值觀念的殊死較量:是無產階級專政的「階級鬥爭」,還是民主政治人權至上的「不戰而勝」?仿佛是上帝再一次擲骰子,讓正義戰勝邪惡,文明戰勝野蠻──從改革自救到蘇東解體,從民族自治到國家獨立,「自由、平等、人權等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逐漸成為二十一世紀世界和平與人類福祉的共同基石。

 

  因此,二戰勝利的財富就是捍衛人類自文藝復興以來的自由平等精神,紀念二戰的意義就在於消除極權專制主義、霸權主義的戰爭動因,紀念二戰的目的就是要警鐘長鳴,緊記綏靖主義養虎為患放任坐大的歷史教訓,紀念二戰的價值,就是要恪守《聯合國憲章》,消除民族仇恨,化解歷史積怨,達成普世價值的共識,共同維護世界和平,而不是「秀肌肉」式的閱兵甚至窮兵黷武式的威懾和恐嚇。

 

  怎樣紀念二戰,非同小可。它不僅反映出紀念國對二戰性質、動因的認知和自身文明進步的尺度,還關乎對二戰精神以及人類文明傳統究竟是繼承還是背叛,關乎到戰後世界民主自由普世價值新秩序的確立,關係到我們究竟需要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值此歷史關頭TPP應運而生,以二十一世紀新貿易體系的行為準則,為世界文明進步注入了新的活力,代表了新的文明高度和希望。

 

  任何抗拒文明價值,堅持恐怖統治的政治集團,無論打著什麼樣的旗號,標榜什麼樣的主義,只要其一天不尊重人權,不尊重民主自由,就是奴役人民的法西斯。而對二戰勝利最好的紀念則是:消滅法西斯!人人享有人權自由民主!大陸有識之士將TPP視為「倒閉機制」──或可能使中國有匯入世界文明進步的潮流的機會。這雖然是一個夢想,卻代表了對文明進步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