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毛澤東在三十九年前去世,一個月內他的夫人江青和幾個鐵杆追隨者張春橋、姚文元、毛遠新等被捕下台,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宣告結束。在毛歷次政治運動中九死一生的老幹部們復出後,信誓旦旦要建設民主與法制,從制度上防止文革重演。那時除了大規模糾正各類冤假錯案,還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規範,如不准搞個人崇拜、廢除事實上的個人終身制等,雖然缺了一場明確的非毛化運動,但藉口讓後人評說,客觀上還是讓毛澤東走下了神壇,彷彿毛的幽靈被裝進了魔瓶。

 

  然而,葉公好龍的鄧小平等一眾元老,為一黨統治的私利,以四項基本原則把這個魔瓶奉若神明。六四後又放任太子黨悄悄打開了這個魔瓶的瓶蓋,社會上日益擴大的貧富差別孕育了此起彼伏的「毛熱」。到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毛的幽靈以「唱紅打黑」借屍還魂。到了習近平上台,所謂「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重回階級鬥爭的軌道,公然把毛重新送上神壇,此時離毛走下神壇僅相隔三十六年,即使坊間諷刺習近平是習仲勳的兒子,更是「毛澤東的孫子」,他仍一意孤行。

 

  北京御用文人鼓吹的「集體總統制」言猶在耳,就不斷被習近平抽耳刮子──「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化整為零,不但習近平的頭銜中平添了多個領導小組組長的頭銜,而他利用反腐或各種名義進行的權力鬥爭,大刀闊斧、雷厲風行的清除異己,讓他在極短時間裡成為獨攬大權的大家長──甚至有海內外輿論認為習的權力已經超過了毛、鄧。不過毛煽動的暴民政治,現在換成了紅色血統的太子黨集權、紅衛兵當政。

 

  回溯習氏三年來的治國軌跡,復興民族大業的「中國夢」這塊遮羞布,再也無法繼續掩藏赤裸裸的法西斯專制──大規模抓捕記者、律師和維權人士,肆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並濫用株連或以電視台「示眾」代行司法審判,對人權法治的破壞超過周永康,文革現代版的雛形已初露端倪;在二戰時被消滅了的軍國主義,居然借著習近平的「強軍夢」死灰復燃。無論是與國際罪犯或無賴流氓抱團,還是在國際糾紛中用武力相威脅等一系列破壞國際秩序的舉措,就是這種背景下的所謂「任性」。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離開政壇前的職務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主任。據工作人員回憶,習仲勳有一次對委員長彭真說:「要有一個制度,有一種力量,能抵制住『文革』這樣的壓力才好。」彭真說:「我們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種違法的行為。『文革』是極嚴重的錯誤,今後決不許重演。」習說:「問題是,如果今後又出現毛主席這樣的強人怎麼辦?他堅持要搞,怎麼辦?我看難哪,難哪!」(見《炎黃春秋》二○一三年第十二期高鍇文)習仲勳的擔憂如今已經變成了現實。

 

  習近平正在不擇手段實現自己的春秋大夢,扯下民族主義的面紗,就可以看到他把毛澤東的全面專政與法西斯專制加軍國主義三而合一,這個「有中國特色」的幽靈正在中國上空遊蕩,它已經並繼續釀造著中國的遍地災禍;以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急速提升的現代軍力,是中共的回光返照,抑或是國際秩序和人類文明又將重新面對七十年前的威脅?……難怪中國網民對北京大閱兵有此一問:到底是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還是法西斯勝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