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習近平「打老虎」的秋風,掃落了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前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政協副主席蘇榮、前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等,大快人心的中國民眾在網上編了一個意味無窮的段子《向常年戰鬥在敵人心臟的胡錦濤同志致敬!》,「現在人們終於體會前國家主席的痛苦了:管政法的是壞人;帶兵的是壞人;管政協的是壞人;副主席、部長、司長、局長以及地方諸侯許多也是壞人;就連給自己寫文件出主意的大內總管也是壞人。敬愛的胡主席啊,你這十年也太不容易啦!整個就是戰鬥在敵人心臟啊!」

 

  無獨有偶,官方《人民日報》日前也刊登了所謂的十八大以來落馬的六十六位高官的「全家福」,在習近平王岐山眼裡,這是他們的前任想做而做不到的大政績,這一點似沒人否認,但在外界看來,中共既是反腐敗的世界冠軍,更是腐敗的世界冠軍;這些腐敗原就是中共的政治體制的產物,中南海現任當政者自己也是這根藤上的瓜,他們身上有共同的基因、流淌著同樣成色的血液──他們也是這個腐敗體制的一員。拿下這些老虎,充其量只是為了別的老虎騰挪位置,從腐敗走向更大的腐敗,這是絕對權力使然。

 

  拒絕通過明確的政治改革──從制度上對腐敗釜底抽薪,把民間反腐敗力量一掃而光,將媒體甚至網絡整肅成執政者手中的工具,用被無數歷史事實證明必敗無疑的方法「打老虎」,這其中的貓膩,絕非當權者一句「用治標時間換治本空間」能忽悠的。尤其是,發明中共道路、理論、制度「三個自信」的前中共編譯局局長衣俊卿也在落馬官員的「全家福」裡,習近平依然強調對這個舉世無雙的腐敗體制充滿自信。

 

  這就難怪了,何以兩年多來,薄熙來被審判了,但是薄粉信奉的毛左路線公然登堂入室,文化大革命死灰復燃的跡象越來越明顯了;揪出周永康,維穩體制卻進一步加強,除了對太子黨紅二代不加掩飾的袒護,對體制內外異見者的打壓力度空前提升,無論是重新鼓吹階級鬥爭,還是斥責批評者「吃共產黨飯,砸共產黨鍋」的怪論,抑或是為五毛黨豎立周小平式的樣板、全面封殺黨內外自由知識分子,一場新反右運動正呼之欲出……;習近平自信的底氣蓋源於此。

 

  本刊二○一三年十二月號曾刊登夏明教授的文章《習近平的憲法政變》,如今時間已經證明:無論是「國家安全委員會」或「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還是其他十餘領導小組,在卸去老人政治的威脅的同時,習近平也毫不手軟地褫奪了總理李克強的實權,除了打虎的王岐山,已全面架空了被御用文人稱作「集體總統制」的其餘常委。外界看習個人權威大有直逼毛鄧之勢,通過「頂層設計」,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前的中共個人獨裁體制竟然又捲土重來。

 

  北京體制內學者王佔陽前不久指出,中國正在發生的「顏色革命」就是周永康、徐才厚等腐敗分子搞的,讓共產黨從紅黨變成黑黨的黑色革命。其實習近平、薄熙來何嘗不是在「搞顏色革命」,他們是要中國變回到毛氏紅色。儘管仍有人對習近平抱有幻想,也有人不敢或不願承認他事實上在開歷史的倒車。政論家梁京已發出警告:世界面對的不僅是習近平很可能是一個不靠譜的人。中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系統,也處在一種非常不靠譜的「新常態」,中國完全有可能遭遇最不希望看到的組合,一個壞皇帝加上一個解體的社會。

 

  從這個意義上看,中國如同一個緊繃的鐵桶,過去封建帝王還有懂緩解民怨之術的王道,熱衷於自己夢想的習皇帝,霸道逞能,不想方設法釋放壓力,還拼命提升壓力。接下去,桶內稍有異動,就會被不斷放大,頃刻之間形成難以預料的全面崩解。上海外灘的踩踏災難,或預示著中共體制崩解的臨界點已經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