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國,無疑是中國的一個大問題,執政了六十五年的中共,除了毛澤東公然宣稱「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其他歷屆當權者守著一黨專制的黨天下,雖然嘴上誰都沒公開否認應該依法治國,但在施政實踐上除了胡耀邦、趙紫陽那幾年真心嘗試過,中共當權者只是把法律當一塊遮羞布、一個擋箭牌,一個專政工具。依法治國,就只是那些憂國憂民者的一個美麗願景。

 

  當中國經濟發展,中共大肆鼓動民族主義,以取代破產了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尤其是中南海宣佈自己是崛起的盛世以後,一些御用文人和既得利益者,以所謂「中國模式」公然挑戰普世價值,把依法治國視為西方企圖顛覆中國的利器,習近平上任不久對憲政思想展開的赤裸裸的大批判;與其在國際上四面出擊,搞得左鄰右舍雞犬不寧,對損害甚至破壞現有國際秩序樂此不彼,相輔相成。如此內政外交,在一定程度上顯示了習氏執政的思想,對於中共四中全會炮製的「依法治國」文件的解讀,離不開這個背景。

 

  如同前些時候中共頒佈其核心價值,基本上把普世價值的內容包含在其中一樣,中共在對憲政的圍剿並沒有取得預期的效果後,習近平似乎要回頭來搶依法治國的話語權了。世人當然有疑問:過去十幾年裡中國法制大倒退的元兇周永康及其所代表的維穩體制,十八屆四中全會並沒有如期的被清算,相反對民間社會的非法打壓已經遠遠超過維穩體制,不是周永康勝似周永康,已經成為現今政法、國安的招牌,誰能信習近平比周永康依法治國?

 

  更何況,四中全會的文件公然強調的是「黨領導」的依法治國,法制僅僅只是貫徹中共意志的一個工具。眼前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中共為了阻止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落實,逃避自己作出的特首普選承諾,竟然通過以全國人大常委八月三十一日決定,要在香港強行推行大陸的假選舉,直接剝奪香港人的選舉提名權,由此釀成了迄今看不到頭的香港政改危機。顯然,這種依法治國實質上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在名義上推行依法依憲,在行動上卻踐踏法制不遺餘力。大陸喉舌吹捧這是他們法制的2.0版,而人們更願意相信這是其破壞法制的2.0版。

 

  因為,現代法制的本質是對政府公權力的制約──把權力關進籠子,限制特權,保障公民權利,守護社會公平、正義。這些常識對於清華大學的法學博士習近平來講,應該不存在理解上的困難?!何以他的行為方式卻不時會流露出法家思想呢?他的履歷顯示,文革後期批林批孔運動中的「評法批儒」時期,習作為工農兵學員被保送進了清華大學,那個時候法家成為中共權力鬥爭的工具,炙手可熱。在習近平上台前後,他曾多次對新加坡嚴刑峻法的極權模式讚賞有加;上台以來時時為毛澤東招魂,處處為紅二代太子黨「維權」……。當這些資訊串聯在一起時,會有助於人們認清習氏依法治國的本意:

 

  將中共極權體制現有的官本位,打造成「習近平本位」;「偉大、光榮、正確」的一黨專制,重新蛻變為領袖獨裁的一人專政。如此這般,習近平就是紅朝中國的「習皇帝」,不是核心勝似核心。當然,這一切都將是用依法治國的名義來進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