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中共反腐進入高潮期,周永康、徐才厚、蘇榮等國家級大老虎相繼落網,省部級老虎紛紛被雙規拘押,各地的老虎幫已似四處潰散,強勢的反腐在中共歷史上也是前所未有。三十年來並未享受到多少改革紅利的老百姓,終於因消氣解恨而拍手稱快了。但對中共體制稍有體認的過來人都知道,消氣解恨的事往往靠不住。當初都以為一聲「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就揚眉吐氣,可結果是剛出了軍閥混戰的狼窩,又掉入「黨天下」的虎口,其境況,比「三座大山」壓身還要淒慘。世人將其歸結為體制弊端,大概已是今天的共識。拿王岐山的話來說,反腐風暴並不能消除「大革命」的隱患,颳風只是「為治本贏得時間」。

 

  不反腐則全盤皆輸,不治本則左右皆亡。這不僅是老百姓的看法,在中共黨內,也是一種上下潛在的危機共識。眼下人們關注的是周永康案是否公審,又怎樣定罪,是薄熙來式的避重就輕、還是「四人幫」式的為老老虎金蟬蛻殼充當替罪羊?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而不涉及後台的老老虎,其實是掩護了舊體制的順利過關,也潛伏下大大小小「五毛」企盼復辟。幾十年的教訓實在不少。體制猶在,虎患不絕,沒有政黨政治的現代化轉型,即便有市場經濟的利益,也填不飽老虎們的貪欲。因此,周永康案的處理如何,是人們觀察中國政治轉型的樣本。

 

  這是一場關係到中共自身前途,也是關係到中國未來道路走向的生死博弈。是走經濟體制改革與政治體制改革並重的胡趙全方位改革路線,還是走「跛子改革」路線下的「悶聲發大財」?這是中共在十字路口必須的選擇。前者是光明之路,後者是貪腐的禍根。胡趙路線之後這二十年,老老虎違背黨規,粘權佔位,垂簾干預,結黨營私,甚至培植安插親信試圖篡黨奪權,上至下形成了一個組織線路清晰的權貴集團。他們以政法委保駕護航,掌控宣傳輿論造勢;在維穩管控的背景下形成了上下勾連、體制完備的腐敗網絡。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改革開放,即將斷送在這幫人的手上。這夥人「唱紅打黑」背後的陰謀暗算、篡位滲透、歹毒心辣,更是觸目驚心。

 

  之所以說對周永康案的處理方式和結論,是對習李政治智慧的最大考驗,就在於人們對黨內的黑惡極端勢力有清醒的認識。如果就事論事地處理,不涉及二十多年來反十三大政治路線的大倒退,不追究形成腐敗的權力背景,不從思想、組織、經濟體系上涉及老老虎多年來在黨內形成的氣候,不僅中共黨內腐敗之風難絕,就是習李等新一代的改革者,也都會隨時像胡趙一樣處於被清算的風險中。

 

  關注周案的處理方式和結論,並不是憂慮周案有可能半途而廢,也不是擔心老老虎借機滑落逍遙,而是關注中共能否走出會黨傳統,實現現代轉型。對中共而言,是擺脫「秦政」,自救於開明。作為大陸唯一的執政黨,中共有責任、有使命引領社會走向現代,而向現代社會的轉型,執政黨的政治理念轉型才是關鍵。如果不能抓住周案審理的契機,清除阻撓政治改革的頑疾,中共的前途乃至習李改革的命運未必看好。對於計劃經濟的弊端,對於腐敗的歪風,習李能有斷臂割腕的決心;在政治上改革轉型如何?那就看習李是否有大擔當、大智慧。歷史機遇在即,成敗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