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四分之一世紀前的「六四」事件,極大的改變了中國。在經濟崛起的背後,犧牲人權、道德淪喪、文明被毀,並對人類文明準則和國際秩序、安全戰略,構成越來越大的挑戰。

 

  對於這種改變,北京官方的辯解是:假如中國政府當初在「六四」問題上沒有採取「斷然行動」,中國便會失去隨後二十多年經濟快速增長的機遇。中共元老和太子黨當年赤裸裸叫囂「殺二十萬太平二十年」,這實際上被包裝成:「六四」鎮壓是中國經濟崛起的代價。在天安門鎮壓常態化的維穩統治模式裡,在警察、特務橫行的國度,中共統治集團已然蛻變成一個「異族佔領軍」。

 

  在布衣百姓看來,「六四」是中共對於改革、對於民眾、對於歷史進步和文明發展的徹底背叛──反官倒反腐敗,結果貪污腐敗變成了統治機器的潤滑劑,堂而皇之大發展;爭取自由民主人權的學生和市民,不但離追求的目標更加遙遠,而且還喪失了原有的基本權利,中國社會的政治文明經歷了嚴酷的大倒退。

 

  老百姓心裡早就看透:中共軍警鎮壓的野蠻與血腥,已經遠遠超過了當年入侵中國的日本皇軍。八年日本侵華戰爭中國軍民死傷三千五百萬,追溯歷史上的異族統治,十三世紀蒙古佔領中國,屠殺漢人等異族軍民六千萬;十七世紀滿洲征服中國,屠殺漢人四千萬。相比之下,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後,非正常死亡人數達到了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超過了上述任何一次的異族統治時期。中共統治,不似異族,勝似異族。其殘暴血腥野蠻愚昧,如今正在新疆、西藏等地被聚焦,冰山一角成了縮影。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中南海當政者公然把「六四」鎮壓變成「中國模式」的核心,時下更假借反恐的名義,專政機器的暴力打壓升至在二十五年來的最高點,編織「尋釁滋事」的莫須有罪名大肆拘捕公民,更對異議人士和宗教人士實行全面管控,各城市街頭除了啟用攝像頭數字監控系統,還配備有全天候的武裝軍警巡邏,老百姓動輒被「格殺勿論」……,全然超過了二十五年前「解放軍戒嚴」的程度,也非文革浩劫中的「軍管」時期所能比擬。百姓淪為了暴政下的蟻奴、屁民;又何嘗不是「亡國奴」、「喪家犬」呢!

 

  在二十五年裡,多少老百姓的家園被強拆了,多少農民的土地被強徵了,多少維權者被投入了黑監獄,又有多少被逼得走投無路的人以自焚表達最後的抗爭!日益嚴重的環境災難造就了多少癌症村?又有多少黎民百姓絕門絕戶?……對於這類「六四」後果,蘇曉康認為:中華民族子孫萬代的家園可能會永遠喪失,中國二十五年掠奪性的經濟發展,權貴集團拿走利潤留下垃圾,大的生態環境已破壞殆盡,而人類現有的知識和能力尚無法預測這種災難的後果!二十五年來人的心靈被掏空了,不准你有信仰、道德大滑坡,中國人的心靈家園也沒有了。北京宣傳的崛起盛世,只不過是一塊光鮮的遮羞布。喪失了家園的人感受到的是:國破山河在,感時花濺淚!

 

  中共當權者和他們代表的中共紅色權貴家族的特權集團,其實並沒有把中國當自己的國家,他們不但把家屬子女送到海外,隻身在國內做「裸官」,而且大量轉移國家資產,據有關智庫公佈的數據,僅二○一一年就有二點八萬億的資產被轉移至海外。

 

  在紀念「六四」天下圍城的活動中,已經出現「還我家園還我財產!」的標語口號,顯示國人權利意識的覺醒。而包括公民運動在內的近年來各類民間維權活動,正是因為其當家作主的憲政意識,威脅到中共權貴「佔領軍式的殖民統治」,才遭受到無情的鎮壓。「六四」後,一直熱衷於玩弄國家主義、民族主義的當政者,一不留心就露出了欲蓋彌彰的混水摸魚的本來面目。中共自己的所作所為,比起異族佔領者或殖民者,有過之無不及。問題是,中國人喪失家園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