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沒有大老虎下山的消息,看官們等得有些不耐煩。或許大老虎們已是寢食難安、如坐針氈了。但願如此,這些我們都懂的。大老虎盤踞二十多年的山頭被層層包圍,利益輸送的小道被條條切斷,小老虎們又被逐一囚禁,連昔日圍繞在身邊嗡嗡叫的蒼蠅都被拍得四處逃散,照理說可以收網示眾的了,可是至今還未見動靜。王岐山早知道這塊骨頭不好啃,於是說「我們有的是時間」。即便如此,人們還是疑慮重重,憂心忡忡,議論紛紛。說「大戰役前的寂靜」有之,說「有老人跳出來干預不得不鳴金收兵、偃旗息鼓」的有之,說「大大老虎狗急跳牆百般威脅」的有之,也有人樂觀的認為,此時無聲勝有聲,最後擒虎收網的範圍或更大,捕捉的老虎級別或更高。

 

  正值此大戰前的間歇,海外又傳來周永康親屬的冤屈聲,說「所有的貪腐罪證都是無端的陷害,其實是一場政治權力的爭奪」。也不奇怪,這還是薄粉們鳴冤叫屈的那套邏輯。呵呵,禁錮的報應,流言的力量。

 

  不過回頭一想,也算是有一些道理。中共建政以來多少次權力鬥爭,哪一次不是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戰法,讓失敗者背著嚇人的罪名退出歷史?中共政治權爭中的拳腳要害都在下三路,明裡是違背黨紀瀆職受賄濫用職權,實際是上錯了派系權鬥的賊船,被大佬們一句話拉下馬來。從當年北京市長陳希同到今天身居常委的周老虎,「說你貪你就貪,不貪也貪」,這倒是中共政治的潛規則。

 

  不過,此次的周案,卻非同尋常。周本人長期掌控政法委系統上掛下聯維穩監控中央,是上至江曾、下至薄王,企圖重新掌控中共的關鍵人物,如果周背後的蓋子不揭開,即此案若止於周,便無法坐實已判罪的薄王真正的罪惡,也無法「對歷史作出一個交待」。更重要的是,揭開周老虎背後的蓋子,才能真正打開所謂新政的局面,走出中共權力爭鬥借助反黨、反貪、反腐之名欲加之罪的怪圈。這個蓋子,按過去的說法就是「方向路線鬥爭的蓋子」。

 

  「方向路線鬥爭」的用語,雖說是毛澤東的發明,倒也符合老子天下第一、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邏輯。事實上,人們並不能看出毛澤東、劉少奇和林彪在路線或道路上究竟有什麼本質的不同;在局外人眼裡,都不過是中共內部周而復始的窩裡鬥而已。而此次的周案,反倒有點「方向路線鬥爭」的意思,關係到中國命運和前途的道路之爭。因為,王薄周乃至更大的老虎要走的道路,不外是極權專制的老路、權貴資本的邪路,而不是憲政民主的新路。他們代表的,是黨內權貴階層的特殊利益,他們要維護的,是權貴世襲制度的穩定。他們不但是天朝體制必然滋生的大盜,而且是把體制的邪惡發揮到極致的撒旦。

 

  看戲不光要看熱鬧,更要看門道。周案的門道就是揭不揭、怎樣揭老虎背後的那個蓋子。內行的看官,關注的恐怕不是掠奪貪污的數字、佔有女人的多寡、滅口殺人的殘忍,而是中共的習當家人,能否通過打虎拍蠅,掃除權力鬥爭中的路障;能否治理禍害政治生態的陰霾,能否扭轉會黨政治的危局,實現中共從革命黨向現代政黨的轉型,進而通過學會「現代社會治理」的操作,為社會轉型打下良好的基礎。

 

  這對習近平是否有膽略氣魄打開新政的局面,倒還真是一次考驗。如果較量之後依然如故,該貪腐的貪腐,該壟斷的壟斷;什麼睡獅醒來,什麼中國夢,什麼三個自信,通通扯淡,不過是又一次中國式權鬥的重演!那才叫人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