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宣佈整治微博打擊大V「初見成效」後,中共官方喉舌便打了雞血似的──為習李的第一個三中全會開足馬力,高唱讚歌。除各地湧進京城的訪民或維權人士繼續在公共場合爭相表達訴求外,社會上與中南海新主一年前初登大位時的氛圍已大相徑庭,無論是國際輿論關注還是國內民間反映,大多冷眼以對,不再抱有希望。

 

  這種巨大的落差,其實就是在給習近平主政中南海一年來的表現打分。

 

  在去年十二月紀念憲法實行三十周年的活動中,習近平公開強調,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言猶在耳,他領導的執政黨就掀起了一陣陣反憲政、反普世價值的浪潮,公然用文革手段圍剿主張落實憲法的民間知識分子。

 

  今年一月二十二日在中紀委全會上,習近平指出,要有腐必反、有貪必肅,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同時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話音剛落,各地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的「公民運動」就成了鎮壓的對象,其代表人物許志永、王功權更是被莫須有的罪名投入監獄。

 

  春節前夕在與民主黨派領導人聚會時,習近平說,對中國共產黨而言,要容得下尖銳批評;對黨外人士而言,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真實反映群眾心聲。不久,在四月十九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根據習近平號召作出決議:用一年時間開展實踐群眾路線的全黨運動。結果,大刀砍向了作為群眾一員的意見領袖,有些甚至在習近平的口中還成了「一定要嚴肅打擊」的「反動知識分子」。隨著一眾大V紛紛成為階下囚並在央視被示眾後,繁榮一時的微博出現了「大逃亡」,不再是一個公共交流平台。

 

  在國際事務上也是如此,習近平一邊對奧巴馬聲稱中國夢與美國夢是相通的,一邊卻由解放軍國防大學炮製《較量無聲》,用冷戰思維向美國作意識形態「宣戰」(在釣魚島和對日關係上也玩弄這類手法);一邊用選擇性執法審查著名外企並配合輿論攻勢的作派,煽動並利用民粹主義,一邊卻當面稱讚外企高管,「對世界經濟形勢和中國經濟發展有著深刻見解,我願意聽取你們的真知灼見。」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幾乎成了「習式執政模式」。這種截然對立、自我否定的言行,就像出自完全不同的兩個人,讓人覺得像是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這個又以他的前三十年與後三十年「兩個不能否定」的說辭最為典型。不管他是一個像外界評論的平庸者,還是一個自以為可以左右逢源駕馭大局的幸運者,隨著經濟和科技的迅速發展,中國社會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作為不同於中共建政元老的常人政治家,習近平仍信誓旦旦要用毛澤東那一套已經被實踐證明完全失敗的套路來治國,其後果是每一個思維正常的人都可以預料到的。

 

  習近平作為開明改革功臣習仲勳之子,他本人在毛澤東的政治運動中備受磨難的經歷,以及與薄熙來和其他太子黨比較相對平實穩重的表現,加之他上台伊始便統攬黨政軍大權的優勢,成爲他執政資源的「正能量」。但這能量隨著他自食其言、失信於民、與友爲敵的施政作為急劇流失,而他的「八一九」講話,是這種流失從量變到質變的一個轉折點。

 

  一年來,習近平想左右通吃做大自己的權力基礎,卻陷入了一黨專制領袖獨裁的陷阱;而當他希冀自己能像老毛一樣呼風喚雨的時候,發現時不予我,自己只是「集體總統制」裡的常人,能夠同化周恩來、朱鎔基一類精明官僚的中共政治機制,對他習近平同樣會毫不留情。在這種悖論式的怪圈裡,習近平如果沒有蔣經國那種用專制結束專制的胸襟,就只能在自己的夢幻裡執政,他自己可以畫餅充饑,但要讓旁人做與他步調一致的「夢」,顯然是又一個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