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中國大陸的年輕人可能知道得不多了,但在年歲稍長的中年人的內心深處,多半還有毛澤東時代、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烙印:毛號令全國「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於是其樂無窮地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鬥得天昏地暗,直到文革登峰造極、天怒人怨,國民經濟瀕臨崩潰邊緣,文革結束時中共被迫撥亂返正:把中心工作轉移到經濟建設,承認毛式階級鬥爭的錯誤,宣佈今後不再搞政治運動。

 

  此後對社會控制鬆綁,經濟上崛起了,但政治體制改革始終沒有實質性進展,專制暴力加輿論控制的一黨專制沒有變,傳統革命黨那套熱衷於政治鬥爭的老毛病難以克服,「七、八年來一次」,尤其是每當最高權力更迭之際,便趨於白熱化。沿著這種體制的慣性,成長於文革的太子黨代表人物習近平登上中南海大位,尤其在他「八一九講話」後,反民主憲政、反普世價值的「運動」又來了,毛式的階級鬥爭與時俱進為「輿論鬥爭」,儼然成了中共意識形態的主旋律。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中國軍方在這場「輿論鬥爭」中衝鋒陷陣的角色。軍委副主席許其亮等大大小小的軍官們公然宣稱:要堅守意識形態的「上甘嶺」,「建立堅固的防衛線」。這已成習近平「八一九講話」的權威解釋。本刊上期報道了軍方主導的「清網行動」;文革「軍管」的翻版──網絡「軍管」、劍指輿論陣地,大有躍躍欲試的架勢。這可能是林彪事件後,軍方對政治決策和社會公共事務最高調的亮相。如今,舉國上下,各級官僚爭相對習近平的「八一九講話」表態、站隊,宣傳機器也開足馬力,「輿論鬥爭」這場政治運動已經箭在弦上。

 

  習近平「輿論鬥爭」的決策部署,有其思想根源,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說過一句文革中流行甚廣的話: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作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這句話,也一直是中共思想意識形態的指導思想。即便在放棄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路線後,鄧小平仍將其視為檢驗執行四項基本原則是否過硬的指標。「六四」後,主管意識形態的丁關根據此提出了「守土有責」。

 

  在政治體制上,中共六十多年的執政過程中滋生了一大批靠這種「鬥爭」型體制吃飯的大大小小的權貴,稍有消停,就如遭滅頂之災。他們屢屢遏阻政治轉型,確保「馬上奪天下、馬上治天下」的體制左右中南海的決策,久而久之,摸著石頭也不過河!薄熙來、周永康等利用「唱紅打黑」駕馭民粹謀奪大位破產後,體制內外的極左勢力如喪考妣,卻成為習近平發軔「輿論鬥爭」的政治基礎。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鄧小平「發展是硬道理」的風水,竟然轉到習近平的「輿論鬥爭」上來了。

 

  不過中國社會已經變了,不但經濟發展了,而且人民的覺悟也大大提高了,尤其是互聯網發展到微博誕生之後,官民之間意識形態話語權已經主客易位,官方媒體信用破產無人相信,而且網絡上的活動逐漸溢出「虛擬」世界,越來越直接地影響著現實社會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以許志永、王功權為代表的知識分子和企業家的新聯盟呼之欲出,讓當權者猶如喪失「半壁江山」的恐懼。而當局對憲政民主的大批判、對網絡大V的文革式圍攻,反而讓體制內外的進步力量團結起來,催生出廣泛的護憲聯盟。這才是讓中共執政者害怕的真實原因。

 

  正因為如此,習近平主導的「輿論鬥爭」反映的是毛式階級鬥爭的迴光返照,是中南海權貴集團面對人民覺醒的反撲和掙扎,明知難以取勝,卻不惜玩火以非常之道讓軍人打先鋒……。我們堅信,只要人民群眾識破這種倒行逆施的本質,就能把壞事變成好事的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上,誰也不能阻擋浩浩蕩蕩的人類文明進步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