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薄熙來真正的罪行是在重慶「唱紅打黑」,踐踏法治人權,讓文革死灰復燃,由於事關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更由於這是中共太子黨的共識和集體利益,在法庭庭審中被徹底迴避了。北京憲政學者陳永苗稱中共此舉是「政治問題法律化,路線鬥爭技術化」的慣用伎倆。此案的特殊之處在於,薄熙來當年在重慶的「唱紅打黑」,事實上背後有當時的王儲習近平的高度肯定和鼎力支持。二○一○年十二月習近平親赴重慶考察時對薄熙來和王立軍當面嘉獎。習近平高度評價重慶在開展打黑除惡專項鬥爭和加強社會治安方面取得的成效,希望認真總結經驗,進一步構建維穩的長效機制。

 

  薄熙來倒台,隨著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掌控中南海的主導權之後,「唱紅打黑」並沒有消停,反而成為其治國之道在各地大行其道。前不久,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劉雲山作報告時,習近平插話:有一小撮反動知識分子,利用互聯網,對黨的領導、社會主義制度、國家政權造謠、攻擊、污蔑,一定要嚴肅打擊。這種文革紅衛兵式的言辭風格,正是這位中共新當家人的思維方式的潛意識表露,也表明他與薄熙來根本就是精神上的「孿生兄弟」,可見網上流傳的說法:「習近平不像是習仲勳的兒子,更像毛澤東的孫子」,並非空穴來風。

 

  文化大革命表面上是「群眾鬥群眾」──用毛的話說是「以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實質是通過階級鬥爭分裂社會,讓權力鬥爭混水摸魚,進而將黨天下轉變為家天下。「六四」後,鄧小平、陳雲等中共元老形成共識:維護毛的形象以防執政「合法性」崩盤,同時讓中共紅色朝代的黨天下「制度化」。這種不同於毛時代個人獨裁的集體專制,北京體制裡的御用文人吹捧為優於美國的「集體總統制」。然而,權力運行有其自身的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只要沒有制約、沒有公開的監督,就會陷入獨裁的泥潭無法自拔。

 

  黨政軍大權在握的習近平,連番拿黨內石油系、四川幫開鍘,即通過清洗平民出身「官二代」的腐敗官員,以廓清「紅二代」的斂財之路,同時也是向太子黨的精神領袖、當今真正的太上皇──曾慶紅發出警示,迫令其交出公安政法系統的實際控制權,這是他當前的核心目標。根據習近平的「最高指示」,「維穩」的專政機器展開的「打擊謠言專項行動」,使得反普批憲的文革回潮成為白色恐怖,各地都有不少網絡活躍人士受到懲處,有的已被捕入獄。二十天後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佈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無非是讓文革式的恐怖披上一塊「法制」的遮羞布。

 

  年初,習近平還說「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現在「籠子」是建起來了,被關押的恰恰是反抗權力腐敗的鬥士。網友@冬眠熊披露:一共要對付二百個V,策略是各個擊破,能收買的收買,能勸和的勸和,能震懾的震懾,能抓嫖的抓嫖,能查稅的查稅,不續聘教授不發律師記者證,實在不行就來硬的,封博喝茶,最後一招莫須有。然後給左邊加粉(已見幾個熟面孔一周之內成百萬大V了),駭客帝國成了。

 

  明明是自己在大肆造謠,卻偏偏要把自己打扮成追查謠言的「真相」衛道士,這就是「唱紅打黑」的真諦。清除民謠,為官謠鳴鑼開道,這就是中南海權貴一統江山的「中國夢」。然而,在權貴眼裡的屁民、愚民,自從手上有了互聯網這個武器後,已今非昔比。越來越多的人無懼打壓,借力打力,大晒中共自身和官方媒體的造謠歷史和現實,把中共才是今日中國謠言盛行的禍源牢牢的釘在恥辱柱上!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三十多年前「四人幫」不是也這麼興師動眾追查謠言來著?但這並不能阻止他們的覆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