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登上大位後,作為區別前朝江澤民「三個代表」和胡錦濤「和諧社會」的標誌,他給自己裹上了一面民族復興「中國夢」的大旗。用他自己的話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這個夢想,凝聚了幾代中國人的夙願,體現了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整體利益,是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共同期盼。」

 

  其實中國人從來不缺少夢想,不管是先人的「夢蝶」,還是「南柯一夢」,抑或「一枕黃梁」。民族復興之夢,歷史上比較明確的是在蒙古人統治的元朝做得多起來了,貫穿著整個清王朝的則是「反清復明」夢。到了晚清,梁啟超提出了中華民族的概念,孫中山領導反對異族統治的辛亥革命,標誌性口號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後,毛澤東走火入魔大做世界共產主義的烏托邦之夢,中國人民從此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噩夢。

 

  當中共以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精神,連番開展土地革命、鎮壓反革命、抗美援朝、思想改造、三反五反、反右運動、大躍進運動、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僅毛在世的時候,就進行了多達五十六場政治運動,期間導致非正常死亡的人數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

 

  鄧小平主政後,許老百姓以「小康社會」之夢,由於毛澤東的思想政治路線得不到徹底的清算,尤其是「六四」後徹底葬送了幾代中國人為之奮鬥的自由、民主「憲政夢」,一黨專制在改革開放的遮掩之下「先富起來」,尤其是經歷了江胡兩代建成了舉世無雙的權貴資本主義,經濟是崛起了,代價是生態環境危機重重,人權法制大倒退,中國監獄裡關了世界上最多的良心犯、政治犯、新聞記者和網絡工作者,中國也是世界上處決囚犯最多的國家。而一個更重要的標誌是,中共實行了天怒人怨的維穩機制,維穩經費的開支和增長竟然超出了在世界佔第二位的國防預算。以此角度觀察:日益尖銳的官民衝突,事實上幾乎是一場見不到頭的「內戰」。與此同時,接連不斷的生態災難,已經讓中國人喝水、呼吸都變得越來越艱難了……,國人正在一黨專制的夢魘中難以自拔。

 

  毛澤東當政時,強調「一元化」領導,發展到文革,全國人民只有一個大腦,「統一思想」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結果整個民族陷入了史無前例的大浩劫。而今大權獨攬的習近平乾脆號召大家做夢,要用所謂的「中國夢」來整合「中國人民的整體利益」。其實,在一個沒有憲政保障的國度,中南海和各級官僚與老百姓絕不會有同樣的夢想,對於專制權貴們是「民族復興」的盛世夢,對於老百姓卻是山河破碎、災難無邊的噩夢。

 

  習近平兜售「中國夢」,是要老百姓繼續對中共專制逆來順受、忍氣吞聲,把噩夢當作美夢來自慰,說穿了就是要成全他自己的春秋帝王夢,要千秋萬代維護沒有合法性的一黨專制。不過,一旦開啟做夢的閘門,歷史發展就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就算劉雲山要把中國夢植入每個學生的頭腦,就算網民自編自演《中國夢》的視頻遭屏蔽刪除,在一個日益現代化的中國,誰也無法壟斷大家做自己夢的權利!

 

  與中南海權貴完全相反,民間越來越多的共識誠如李磊所唱:中國夢不是獨裁的夢,中國夢不是專政的夢,中國夢不是「屏蔽」的夢,中國夢不是貪官的夢。中國夢是人民的夢,中國夢是民主的夢,中國夢是憲政的夢,中國夢是民富的夢。中國夢不是權貴的夢,中國夢不是黑幫的夢,中國夢不是審查的夢,中國夢不是強拆的夢。中國夢是統一的夢,中國夢是台灣的夢,中國夢是選舉的夢,中國夢是自由的夢!(http://goo.gl/Epcn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