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期間,民革中央主席萬鄂湘在回應外媒「是否希望參與多黨競選」時表示,嘗到目前這種政黨制度的甜頭,沒有必要去改變。這種政黨制度不是所謂的政治安排。他表示……美國是不是也可以學學中國的政黨制度。萬鄂湘所說,除了「嘗到……甜頭」發自肺腑,其餘的不外是假話而已。

 

  所謂中共的民主協商制度,本身就是掩人耳目的政治秀,和民主制度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尤其在共同綱領被撕毀後,民主協商制度也就壽終正寢。各民主黨派已成中共政治秀的擺設,其花瓶的地位眾所周知。有人把這個制度比作是:自己的丫鬟送給民主黨派當夫人,把民主黨派的夫人弄來當丫鬟。形象地說明民主黨派在中共的政治棋局上的真實地位。

 

  其實,在這一格局中,豈止是沒有發言權,就連這些民主黨派的黨魁、領導班子的產生,都在中共統戰部的操縱下完成。天下哪裡有如此行事的政黨?可見,民主黨派早已名存實亡。說穿了,他們就是中共豢養的政治馬仔。穿著民主黨派的馬甲,吹著中共的喇叭;不外是掛羊頭賣狗肉,吃納稅人血汗的應聲蟲。以政黨的政治生命為代價,放棄政黨的政治責任,換得好車豪宅以及相應的花瓶待遇,這就是萬鄂湘所謂的甜頭。甜頭是他們嘗到了,苦頭卻讓老百姓吃盡。被強拆、被下崗、被關押,甚至被上吊,被自焚!中國人值得為你們吃到的那點甜頭付如此的代價?

 

  這種「制度甜頭」,魯迅稱之為「吃教」。「『吃教』……這兩個字,真是提出了教徒的『精神』,也可以包括大多數的儒釋道教之流的信者,也可以移用於許多『吃革命飯』的老英雄」。至於「吃統戰飯」的老什麼,魯老夫子做夢也未曾想到。

 

  在我們的政治生活中,比萬鄂湘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大有人在。尤其在所謂的中國特色的辯護上,假話講得來都讓人臉紅。但他們卻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何故?除了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持政權的狂妄、貪婪,還有萬鄂湘這類的政治垃圾。

 

  從衣俊卿之流的「三個自信」,到傅瑩的「中國已經找到正確道路,沒理由不堅持」;從吳邦國的「絕不照搬西方政治模式,理直氣壯地堅持自己的特色」,到申紀蘭「只有社會主義國家才能拿養老金」,沒有萬鄂湘這樣的垃圾墊底,這樣言不由衷的假話怎好意思說得出口?

 

  胡德華在二○一三年《炎黃春秋》新春聯誼會上發言說:「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假話。我們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假話」。明知如此,你還不得不在這個假話充斥的社會裡忍受如此弱智的欺騙。

 

  以北京的大氣污染為例,當初有駐華使館公佈PM2.5,環保部官員說是不科學,是干涉中國內政。北京奧運四個美國自行車運動員因空氣污染戴口罩,最後被要求向中國人民道歉。而最終的結果如何?現在的北京人被陰霾天折騰得苦不堪言,也紛紛帶起了口罩。這兩個事件,當事人該不會忘了?事實勝於雄辯,更何況是謊言。

 

  戈培爾有句名言,叫做假話重復千遍就是真理。作為戈培爾的信徒,你照著他的教導做了,所向披靡,大有斬獲。但你不能忘乎所以,信口開河。假話也不能不講點邏輯,講點依據。申紀蘭說「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拿養老金」,那是因為一個沒文化的老太太的無知。但你們把她的無知推到前台廣而告之就是無恥。一個靠假話維持的制度有什麼自信可言?假話說到不要臉的地步,不要說對制度、就是對自己的人格也不自信。如此不自信的一個政權,還能假裝理直氣壯堅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