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川普用一己之力對抗整個體制和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獲得二○一六年大選的勝利,不僅美國,整個世界都為之震驚。這再次證明了美國憲政民主的成功──全球化和高科技革命帶來的衝擊,社會組織和制度並沒有為底層民眾安排好相應的社會模式,他們日益積聚不滿,二○○八年金融危機後「佔領華爾街」雖然失敗,這次卻絕地反擊,恰恰是厭惡川普的高科技寵兒們所創造的自媒體,幫助川普把傳統的主流媒體打得一敗塗地。這次大選必將深刻改變美國和世界歷史的進程和方向。

  歷史的變化佈滿弔詭,八年前也是以「改變」為訴求、同樣是被底層草根送進白宮的奧巴馬,到了川普獲勝是一個輪迴,此刻到了相反方向的鐘擺,其間距離之大正在考驗這個國家和體制的極限!川普的當選,其實質是對過去八年,奧巴馬和精英們無力改變不斷惡化的現狀的強力反擊;問題的危險在於這種變化正好與英國脫歐代表的方向、趨勢合流,而全球經濟則正陷於戰前大蕭條的周期,加上川普強烈的個性特點,戰後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將被如何更新,匯集成巨大的不確定性,令整個國際社會大驚失色。

  新的川普時代──後全球化時代,改變貧富分化兩極化、為高科技尤其是智能技術普及後,美國社會模式的「升級換代」尋找新路,勢已成當務之急。在反思和改革中,有著制約機制和糾錯功能的美國憲政民主,將為社會發展之合力朝著健康方向進步保駕護航。

  本期以「美國大選」為焦點,尤其關注對中國的影響,對比「習核心亮相」特輯和專稿,讀者可以看到,這兩個國家在現代政治文明光譜上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