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一九八九年胡耀邦的去世引發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在客觀上,這也是中國民眾給胡耀邦作出了一個評價,儘管那次運動最後被中南海的保守老人們血腥鎮壓了,作為中共黨內的異數,胡耀邦也一直被打入另冊遭否定,事實上導致胡耀邦下台的「生活會」、鄧小平對胡耀邦悼詞的限定、以及胡耀邦對日的親善外交、對西藏政策的撥亂反正,及其關於政治體制改革方面的開明主張,遭到了全面徹底的批判否定,事實上這些正是官方對胡耀邦的「正式」評價。

  經過了二十六年,中國已然進入崛起的盛世,社會各個方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表面上看中共當局對胡耀邦的評價,從十年前的九十冥誕到最近的百歲座談會,在形式上有了一些變化,但在否定胡耀邦的開明思想和改革實踐方面並沒有根本的改變,在此個意義上習近平對胡耀邦更像是「抽象的肯定,具體的否定」。倒是在民間原來對胡耀邦幾乎一面倒的評價出現了分化:胡的開明和改革的主旨是要彌補中共的政治合法性,有其巨大的局限性,充其量他「只能算作是中共體制內一個比較激進的改良者,卻絕非當代中國政治民主化的自由旗幟」……。這種評價代表了公民主體意識的覺醒。在習式獨裁復辟黑雲壓城城欲摧的背景下,這樣的信號比當局對胡評價的變化更有深意。

  無論從哪個角度評價,也不管民間與官方對其評價怎麼變化,胡耀邦已經極其深刻的影響了現今中國的發展,而且這種影響仍未終結,並不以中共官方的意志為轉移。有鑒於此,本期的特稿、特輯都貢獻於此。此外,「焦點」、「習式治國」、「東張西望」、「退無可退」、「萬馬齊喑」等欄目,大家恐怕都不會錯過。

  在迎接二○一六年之際,謹祝新老讀者元旦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