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二戰結束七十周年之際,其實也是我們後人擦亮歷史的鏡子的時刻,無論是那些蠱惑世人的共產主義、國家社會主義、社會帝國主義、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等「通向奴役之路」,還是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等元兇對人類文明的極大破壞,民主、自由和人權的世界潮流,浩浩蕩蕩的在向前推進,其過程極為艱難曲折。最近面臨的最大坎坷,要數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個開放改革的轉型國家,在發展方向上出現了根本性的逆轉。其共同的特點是對外破壞二戰後的國際秩序,熱衷於以武力改變國際關係;對內廣泛壓制自由人權。在俄羅斯,這種轉變出現在普京第三次連任總統之後;在中國則始於二十六年前的天安門六四鎮壓。習近平上台之後,這兩個國家的逆轉出現了合流的趨勢,以這次習普聯袂紅場大閱兵,算是進入了一個新的高潮。中俄準軍事同盟已然引起世人的警覺。本期「鑒往識今」組織的文章,對此作了梳理。

  面對中國大陸紛亂的政局,牟傳珩先生在《未來中國新視角──「紅後」與「右後」的對決》一文,通過對畢福劍事件的剖析,指出:當今中國公眾輿論嚴重分裂的社會現象背後,乃是中國體制內外一直存在著「紅後代」與「右後代」分野為引擎的陣營對決。管見文章提出:中共腐敗的特色是壟斷權力。「紅二代」將權力私有化,以世襲方式進入政界、軍界和商界,為最大腐敗。權貴集團吞噬財富,權力為第一要素。這也是中共壟斷絕對權力的命門。

  本期以「六四二十六周年祭」為專輯,除了有當事人的評論,也組織了對慕容雪村的專訪和「關注高瑜」等欄目。還有「專題:習近平的見識與手腕」、「焦點:警察濫殺」、「把脈中國」等欄目,也值得向讀者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