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清明節是祭祀祖宗、先人的中國傳統節日,有民眾自發悼念十年前去世的中國前領導人趙紫陽,而趙紫陽的骨灰在十年後仍不被當局准許下葬,引發輿論的質疑。六四後的四分之一世紀,當局把趙軟禁至死仍拒不改正對其所謂「分裂黨」的錯誤決定。於是家人要求,把中共對趙的「定性」寫在他的墓碑上,這無疑突破了中共當局對趙紫陽的處理個人化的安排──趙紫陽對於中國經濟轉型和向世界開放有不可替代的貢獻,而他的下台更與一九八九年鄧小平與中南海老人政變直接相關聯,這是中共喪失合法性的一個歷史轉折點……。對這一切採取歷史虛無主義的迴避,是中南海如今陷入政治困境而無法自拔的一個重要原因。本期「趙紫陽案」和吳國光撰寫的「特稿」,用全新的角度梳理了這樁歷史公案。

  與對趙紫陽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南海權貴對毛澤東頂禮膜拜的態度──儘管中共以歷史決議的形式對毛作了定論,尤其是「否定」毛畢生最得意的文化大革命,過去二十多年來,隨著權貴集團在紅色血統中尋求合法性的需要,社會上的「毛熱」一浪高過一浪,江胡習身上毛的色彩也越來越濃,鮑彤把習近平執政視為:效法毛的風格,執行鄧的路線。除了用運動的手段搞「反腐敗大革命」,在意識形態和輿論控制上的全面倒退,以至於畢福劍事件變成全社會的焦點,整個政體和社會處於高度分化乃至分裂之中……本期除了「習式治國」、「治國策」、「鑒往識今」、「美中對弈」等欄目,還組織了「特輯:把脈危難時局」和「專題:北京的經濟外交」,期盼對讀者多角度研判眼下的政局有所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