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本刊在二○一三年十二月號發表了夏明教授的文章指出: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上設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無論從設立的目的和方式來看,都是一場「憲法政變」,它全面顛覆了中共自己確立的「八二憲法」。習近平上任以來,以「反腐敗」為名,持續不斷地清洗黨國官僚機器,同時不動聲色地削弱黨內其他山頭的實力……,這種權力格局非常態化其實就是政變。在可預見的未來,政變或將是中南海的「主旋律」。

  中共眼下的權爭白熱化局面,讓著名漢學家哈佛大學教授馬克發誇爾和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不約而同的指出習近平大刀闊斧的舉措已經危及到中共自身!無獨有偶,恰在春節前後,伴隨中南海警衛局人事變更的北京政變傳聞甚囂塵上……

  本期「習式治國」欄目楊光的文章指出:毛澤東所創一黨專制體制正是因為鄧、江、胡腐敗集團的變通改易而苟且延續,習近平欲走毛澤東的回頭路,崇禎皇帝就是他的政治路標。習近平選擇的歷史方向錯了,所有的努力就會變成幫倒忙,對病入膏肓的中共下猛藥,完全可能令它死得更快!

  其實,六四後中南海把中國推上權貴資本主義的歧路,結果是,文革後三十年的中國諷刺性地實現了毛澤東在文革發動時所要極力避免的中國「變修」和「姓資」。在實質上,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是文革的「走資派」在中國社會主義的危機中獲得了勝利。如今中南海依然在前後三十年輪迴的「陷阱」裡無法自拔。

  「陷阱之困」、「兩會透視」、「柴靜風波」和「回頭路」等本期欄目,從不同的角度,剖析大陸時政新動向,願能對滿足讀者的期待有所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