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出自司馬遷《史記•越王勾踐世家》的「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是幾千年來中國文化的一部分糟粕,民間話語中,像過河拆橋、背信棄義、忘恩負義、卸磨殺驢等都可以歸到這一類,而中國共產黨執政六十多年來的行為方式,又將其推向登峰造極。毛澤東把支持中共奪得政權的知識分子和廣大農民壓在社會底層;鄧小平更是不惜動用軍隊血腥鎮壓支持改革的學生和民眾;習近平上台以後,那些支持他反腐敗的民間人士,均先於腐敗者被關進了大牢。

  如今香港也遭遇同樣的命運了。還記得一九九三年夏李金銓教授在明尼蘇達大學舉辦了一個兩岸三地研討會,當時筆者提過一個問題:假如一九四九年香港被中共「解放」,那會是一種什麼情形?毫無疑問,香港會是中國一窮二白的一部分,後來崛起的亞洲四小龍就沒香港的份了。中國的統一或革命的本質到底在追求什麼?另有與會者比較俄中改革的區別,談到有俄國專家非常羡慕中國的改革開放有香港的支持,如果沒有香港,中俄的改革開放就不會有大的區別……豈止對中共的開放改革,追溯歷史香港對中共一九四九年建立政權、對於中國堅持抗日戰爭到勝利、對於孫中山領導辛亥革命建立亞洲第一個共和國,都居功至偉!

  北京對香港民意的敵視和對抗,表明習近平當局在葬送一國兩制的同時,也讓中共對香港的背信棄義釘上歷史的恥辱柱。覺悟的港人決意不再聽命北大人的擺佈,前有西藏,後有台灣,香港要進入一個新的時代,這對大陸中國轉型的影響怎麼估計也不會過高。本期封二彩頁和「香港焦點」等專欄文章,或可以向讀者提供不同的視角。除了「焦點:文革回潮」、「專題:中共腐敗之癌」,「解讀習近平」、「朝野攻防」、「兩岸棋局」等欄目,也請讀者不要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