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把劉曉波推上諾貝爾和平獎領獎台,毫無疑問是胡溫十年的一大「政績」,儘管他們把劉關押到離北京五百公里外的錦州監獄,以掩飾自己對這一影響當今中國重大事件的責任,但未來的歷史絕不會放過他們。說來也十分詭譎,中南海當時明明下令要防止中國出曼德拉、哈維爾那樣的人,結果周永康的維穩體制偏偏就給你造一個出來。

  習近平有法學博士學位,他上台後不少人對他口稱「憲法的生命和權威在於實施」心存幻想,以為即使劉曉波不能馬上出獄,對民間活動和新聞言論方面的控制將變得更寬鬆一些,這次對法學博士許志永和新公民運動成員的審判,恰似朝野兩位「法學博士」的較量,證明了薄熙來、周永康之流的「唱紅打黑」大行其道。不過,人們的善良願望再次破滅的同時,諾貝爾和平獎獲獎候選人名單上又增添了一位中國籍新人。

  中國的社會轉型,需要一大批劉曉波、許志永式的人物,當這些仁人志士前赴後繼湧現時,象徵著「一個正在到來的自由社會」的孕育成熟,在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潮流面前,每一個中國人都將面臨著重大的抉擇。本期特輯「許志永案誰審誰?」對這一讀者關心的案件,作了多角度的探索。

  本期「人物訪談」對辭職法學教授諶洪果的採訪和「法制倒退」欄目,反映了中國大陸急劇惡化的法制現狀,以及法律人的掙扎。「專題:文革與道歉」對宋彬彬道歉引出的話題,組織不同意見的探討,將有助於接近真相。「專稿」和「宿命輪迴」欄目及相關文章,剖析了美中關係、國際和平的新變化及即將遭遇的嚴峻挑戰。「焦點:習近平執政」介紹了習近平兩年內遭到的兩大挫折,根本原因就是習近平還「沒有縫合中國價值與人類共同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