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希望與絕望似乎分屬兩極,卻是同體,它們之間的距離很是微妙。拿二十四年前來說,在五月份人們還對這個國家的前途充滿希望,像已經踏在民主憲政的門檻上,只要齊心努力中國完成轉型指日可待。到了「六四」槍響,腥風血雨,除了「悶聲發財」的贖買和權貴資本先富起來,火種流散,一切淪為幻滅。人還是這些人,國家還是這個國家,但經歷了血與火的「六四」,希望的巔峰突變成絕望的谷底。

  其實,這是中共統治的一個縮影。一九四九年建政前,毛澤東的中共向全世界和自己的百姓作了無限美妙的承諾,好話說盡,知識分子和人民大眾信以為真,充滿希望。然而中南海一旦大權在握,便露出了集權專制的本性,僅在毛時代,非正常死亡人數就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總和,一度還令國家陷入瀕臨崩潰的邊緣,那種絕望難於言表。

  這種縮影,今天又開始浮現。半年前,世人對初上台的習李還多少抱有撥亂返正的期待,然而「殺二十萬太平二十年」的「六四」鎮壓已經固化成治國模式,太子黨更肆無忌憚,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維穩,綁架了中共執政機器,整個社會瀰漫著絕望的情緒,最典型的是「天安門母親」在今年「六四」公開信中描述:「希望」已漸漸消失,「絕望」正漸漸逼近。

  希望固然是一種動力,絕望何嘗不是,有時候還是更大的動力,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當大家對一黨專制徹底絕望,是一種真正的覺醒,這是自己做主人的第一步。香港本土派的崛起,大陸公民權利運動方興未艾,印證了這種柳暗花明、絕處逢生的大趨勢。據此,本期「特輯」、「焦點」、「專題」、「特稿」等諸多欄目有比較深入廣泛的探討,相信讀者不會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