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六四」鎮壓是一個轉折點,中共從一個自稱為「工人階級先鋒隊」的紅色革命黨,徹底異化、蛻變為反人民、反文明、反普世價值的既得利益特權集團,利用市場化趨勢,轉型為一個權貴型右翼政黨,打著崛起、盛世的幌子,大步走向權貴資本主義,並以所謂的維穩機制屢屢踐踏底線。

  作為延續一黨專制的代價,傳統倫理、文化遺產,子孫後代安身立命的生態環境資源,遭受毀滅性破壞;以藏人前赴後繼的自焚為標誌,北京與少數民族的鎮壓與反抗關係,陷入了史無前例困境;對香港急不可待的全面滲透和控制,極大的激發了本土意識的覺醒,中港關係全面大倒退,一國兩制面臨破產。

  在權力更替方面,中共更是全然無視政治倫理的約束,胡耀邦當年在組織路線上的開明之舉變成了對黨的利益的「背叛」,封建帝王家天下的世襲制,改頭換面變成了一黨專制的集體世襲制,令原本就沒有合法性的中南海當政者,正在失去僅存的對社會大眾的恐嚇性震懾,老百姓越來越不信也不怕這個政權了,讀書人也對它不再抱幻想了。

  在國際上,中國對現有國際安全秩序正面的影響力,恰恰是與它經濟的發展呈反比,撒了無數的金錢,甚至也可以興風作浪(如袒護朝鮮、圍攻加拿大等),除了流氓無賴沒有一個真正的盟友,尤其是正在自詡「完成了和平崛起」之際,幾乎與所有周邊鄰國的緊張關係全面升級。

  面對這種內外交困的危機,跡象顯示當權者的選擇似乎要搞一場「小文革」,無論是迫於中南海的政治慣性,還是新皇帝玩弄韜略權術的自作聰明,到頭來只是加速中共崩潰的進程。

  本期「特稿:六四二十四周年」、「特輯:習近平亮劍?」、「焦點:天災人禍釀危機」、「專題:北京的國際棋局」等欄目,或有助於讀者理解上述內外交困的脈絡,而「公民憲政」、「民間互動」和「中國女性」等欄目也可以讓我們心存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