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從人大快速通過網絡實名制立法,到《炎黃春秋》網站被短暫關閉示警、《南方周末》燃起的抗爭之火,經由中宣部強令全國報紙轉載《環球時報》「定調」社評,遭到《新京報》等的強烈反彈,這把火愈燒愈大,把新聞界、知識界和常年在社會基層抗爭的維權人士都捲進來了,而且迅即燒回了京城。且不論新一屆常委在這一事件處理上是否有分歧,習近平對新科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的講話,所謂前後兩個三十年不能割裂,不似薄熙來勝似薄熙來的本色已初露端倪,中南海新君繼續一黨專制的遮羞布被掀開了。

 

  習近平有兩個父親,一個是他的親生父親習仲勳,參與建國的中共元老,政治上長期被毛鄧打壓,思想開明,並且是胡耀邦趙紫陽開放改革時代的肱骨重臣,這是他上位所仰仗的「正能量」之一;另一個是他政治上的父親江澤民,當今無上皇(歷史上對太上皇父親的稱呼)之所以選擇習近平接班,除了他的太子黨紅色血統,主要為了遏阻黨內平民勢力的擴張,並斷絕胡錦濤權力的延續,同時也為其繼續看守權貴家族集團的既得利益,這是他執政的基礎卻又是地地道道的負資產。十八大後習的表現其實就是在兩個父親之間「摸石頭」,所謂的改革只是在「外毛內鄧」或「外鄧內毛」之間搖擺,再吹得天花亂墜也無法遮掩其就是不肯過河的本意。官方公開王岐山力薦《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證明了這也是中南海的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