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爭鳴 百花齊放

──《爭鳴》雜誌的奉獻與貢獻

(美國)楊力宇

  《爭鳴》雜誌在香港創刊已有四十年的歷史。在過去的四十年中,《爭鳴》發表無數文稿。這些文章大致可區分為以下數類:

 

  重要新聞的報道。

 

  對兩岸三地及海外所發生的重大事件的評介。

 

  學者專家發表的評論。

 

  新書評介。

 

  編者的時評。

 

  外人不知的大陸內幕。

 

  名家的專文。

 

  然而,最引起全球各地讀者關注的卻是《爭鳴》揭露的中共內幕,特別是中共官員的貪腐與內部的矛盾和權力鬥爭。雖然中共採行嚴密的保密政策,但《爭鳴》卻取得頗多重大內幕,予以發表。

 

  著名法學學者丘宏達教授(一九三六~二○一一)為筆者在台灣大學的同窗。他逝世前一再強調自由、民主與法治,在台港各大報刊發表甚多有關專文。丘教授為台灣前總統馬英九的恩師,生前高度肯定《爭鳴》作為一個自由媒體的貢獻,因而組織「爭鳴海外學人顧問委員會」來支持《爭鳴》雜誌。

 

  余英時教授的題詞

 

  國際知名的中國歷史學家余英時教授於二○一二年曾為《爭鳴》題詞:

 

  事有是非必爭

 

  物失其平則鳴

 

  余教授的以上題詞廣為各方傳閱,獲得各方高度的認同。

 

  國際著名人士對《爭鳴》的讚揚

 

  頗多國際著名政學界人士高度肯定《爭鳴》,現舉以下數位人士作為代表:

 

  美國國會眾議員Mike Coffman於二○一二年四月十九日發函,讚揚《爭鳴》鼓吹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其影響力超越香港本島,因《爭鳴》的讀者遍佈全球。

 

  John Hickenlooper是美國科羅拉多州州長,於二○一二年四月十八日發函指出,《爭鳴》對香港及中國大陸的民主化與法治的要求曾作出意義重大的貢獻(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加拿大國會議員Joe Daniel於二○一一年十月三十日發函指出,《爭鳴》對促進社會與人生的價值觀,以「開放與公正」(openness and impartiality)的態度在香港、澳門及中國發揮影響力。

 

  美國紐約州議員Grace Meng指出:「《爭鳴》超越香港,影響全球」;《爭鳴》深入的(in-depth)的報道對促進人權、自由與民主頗多貢獻。

 

  美國紐約市市議員Peter Koo認為,《爭鳴》向全球華文讀者(包括紐約的華裔讀者)提供有關人權、自由及民主的訊息,Peter Koo因而代表紐約市議會肯定《爭鳴》的成就。

 

  美國Colorado州Englewood市市長Randy P. Penn於二○一二年八月十三日發函指出,《爭鳴》讀者遍佈全球,影響深遠。

 

  美國Colorado州市議員Joe Jefferson於二○一二年五月四日發函指出,《爭鳴》對促進香港、澳門及中國的民主化、自由與人權的保障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美國Asian Pacific Business Journal總裁Jocelyn Chao於二○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強調,《爭鳴》對促進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包括民主與法治)作出奉獻與貢獻。

 

  上述肯定《爭鳴》的人士涵蓋國際政學界領袖,他們顯然均一致讚揚《爭鳴》。除上述人士外,還有其他海外各界人士非常欣賞《爭鳴》月刊。

 

  兩大華裔學人的肯定

 

  除余英時教授(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外,全球聞名的兩位華裔學人曾先後題詞肯定《爭鳴》:

 

  丘宏達(世界著名法學學者、曾任美國馬里蘭大學國際法教授及國際法學會會長)生前肯定《爭鳴》對大陸的真相作出客觀的報道與分析,對促進大陸的民主、自由、法治與繁榮作出重要貢獻。

 

  夏志清(一九二六~二○一六)曾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為著名中國文學史家。他生前曾為《爭鳴》題詞:「依真理而立 與自由共存」,肯定《爭鳴》之意十分強烈。

 

  《爭鳴》為一多元刊物

 

  《爭鳴》雖然獲得海內外各方的支持與肯定,但《爭鳴》並不自滿,竭盡所能,為中國大陸的自由化與民主化貢獻。《爭鳴》的同仁堅持多元民主,無意定於一尊。

 

  因此,《爭鳴》堅持「百家爭鳴 百花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