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為赤化香港清掃道路

 

林保華

  特首林鄭月娥上台,雖然拉高民調,然而在利用法律手段掃除香港赤化的障礙決不手軟。因為這是北京主子的意思,雖然在某些政府部門「非梁化」,但是留用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就可見一斑了。因為梁振英、袁國強還有事情沒有做完,那就是他們對四位通過宣誓的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提出司法覆核。

 

  林鄭上任就拔除四位議員

 

  因此,特首林鄭上任不到半個月的七月十四日,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就宣佈四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姚松炎的議員資格被取消,理由是他們宣誓時沒有按照議事規則來做。去年十一月中旬,「青年新政」兩位新當選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已經被取消議員資格,如今可謂「乘勝追擊」。

 

  而這一切,均來自去年十一月七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宣誓及聲明條例》的「釋法」。這次「釋法」對「違規」規定得相當詳細,可說是北京針對其所要拔除的非建制派議員在宣誓中的表現「量身訂做」,以致連宣讀誓詞的快慢也可以成為拔除的理由之一。

 

  為此,大律師公會說,有「替香港立法之嫌」,也就是實質上是立法而不是「釋法」,導致香港法院毫無解釋的空間。而媒體就認為按照這些來套,非建制派至少將有六位議員被拔除,現在果然如此。

 

  拔除這六位議員的結果是,非建制派即使在立法會的直選議席人數也少了建制派議員兩席,因此無法阻擋任何議案拿到立法會通過,因為小圈子選舉的功能組別是建制派的天下。而在立法會的整體議席上,也因此低於三分之一的關鍵少數而無法否決任何重要議案的通過,除非可以爭取一位其他議員倒戈。在當前肅殺的政治氣氛下,這幾乎是不可能,因此林鄭已經揚言要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的國安條例立法,雖然競選特首期間她極力迴避這個問題。

 

  在港英時期擔任過布政司(僅次於港督的「市長」)的鍾逸傑爵士,是親中的英國人,他就曾經說過:北京要的選舉,就是要在選舉前已經知道選舉的結果。

 

  中共插手選舉仍失敗而惱怒

 

  這是至理名言,因此北京在選舉前做的一切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原來北京以為,在中央與中聯辦努力下,已經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動用中資的傳媒,在去年九月四日的立法會選舉前猛烈攻擊中央主管香港事務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與被港人憎惡的特首梁振英,假裝中央對香港政策有重大分歧而對習近平寄以厚望;甚至還把「青年新政」的梁頌恆與游蕙禎打扮成中聯辦與梁振英的臥底。然而非建制派仍然在直選中大勝,梁、游都當選立法會議員。這不能不讓北京十分惱怒,從而利用這些議員在宣誓中的「不尊重」大做文章,再拿出北京直接立法的赤裸裸招數,硬把北京最不喜歡的六位立法會議員拔除。在這以前,所有宣誓中出現的「不尊重」行為只要補宣誓就可以了。現在則以補立法來懲處,並且追溯以往。

 

  在拔除梁、游時,還有部分泛民幸災樂禍,他們把梁、游描繪成為打入非建制派內部的「鬼」。到了梁國雄(長毛)也拔除,與泛民關係不錯的前學聯秘書長羅冠聰也都拔除了,是不是會讓他們醒覺,北京反對的不止是港獨而已,只要是真正的民主派,北京都要除之而後快,除非是事事與北京妥協求得殘羹剩飯的假民主派。

 

  法官的這兩次判決,還包括要追討這些議員的薪資,以及作為聘請助理與議員辦公室開支的津貼。梁、游被追討時才擔任兩個月的議員,這四位則是上任了近一年,他們做了不少事情,不但白做,薪資開銷還要吐出來。這種窮兇極惡的追討,把人逼到死角,只有共產政權才能做得出來。因此有些建制派人士也看不下去,例如前立法會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就建議這方面應該豁免。

 

  六席空缺建制派可為所欲為

 

  這四位議員可以二審上訴,然而因為上訴堂費很高,如果輸了還要繳付政府的堂費,繳不出只能宣佈破產。因此他們還在猶豫之中。

 

  另外,立法院空缺六個議席,何時補選?經過補選,非建制派還可能取得若干議席,再次達到超過三分之一的席位,因為北京與港共這種卑劣的做法肯定激怒許多香港人而把票再投給非建制派參選人。為此,港共會不會利用補選前的空檔,利用他們的絕對多數,把一些難於通過的議案趕緊通過?例如改變議事規則等等,讓以後的建制派可以以簡單多數通過他們所要的任何東西。因為在法院判決的當天下午,立法會正在開會,消息傳來,建制派議員就立即要把正在開會的這四位議員驅逐出去,正是當年共產黨所鼓吹的「思想工作不過夜」的翻版,幸好在其他非建制派議員的保護下,他們才沒有出現被立即趕走的羞辱場面。不過會議主席也宣佈休會,腰斬會議。

 

  這些問題都存在許多爭議,然而現在北京自認是全球的老大,擺出「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架勢,自行宣佈廢除一九八四年簽署並交給聯合國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那麼還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擋北京與港共的為所欲為?

 

  在慶祝香港主權轉移二十週年活動時,與往常不同的是駐港共軍高調現身,然後是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號在香港停泊開放參觀,雖然鬧了不少笑話,然而從中已經看出北京在製造「共軍就在你身邊」的印象,以阻嚇敢於違背北京意圖的任何人。這就是所謂的「一國兩制」,即使他們還在狂叫「不走樣」。香港被赤化了,這還不叫做「走樣」嗎?「走紅」就不是「走樣」嗎?

 

  打擊領先時代的港大學生會

 

  為了香港的赤化,北京當然還有其他手段,尤其是在學校進行所謂「愛國教育」。中小學固然如此,領先時代的大學更不會放過。在七月二十日,香港法院再度對香港年輕人下手!

 

  由於梁振英任上要把香港的大學赤化,因此利用他是每間大學校監的身份施壓,或者「調整人事」,身居香港第一位的香港大學自然首當其衝,不但副校長的任用被掐,還任命正宗「梁粉」做香港大學校董會主席。這些當然引起港大學生的不滿。去年一月校委會開會討論如何加強管治時,當時的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帶領同學到會場表達不滿。這種事情居然也被告到法院,馮敬恩等人被起訴。

 

  今年七月二十日,法院宣判馮敬恩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罪成,九月宣判刑期。這個罪名猶如中國的「尋釁滋事」罪,是專制官員對付老百姓的慣用手段,現在在香港也派上用場,而且是拿來對付高等學府的學生會幹事。香港現在已經成為黑白不分是非混淆的地方,正是因為赤化的結果。

 

  香港大學的學生一直在帶領時代潮流,是香港民族主義的誕生地,相信香港要重新打開一條生路,也需要香港大學的菁英們,雖然他們有的被迫出國,有的將被關押,但是香港大學的光榮傳統不可能被中共所改變。未來是年輕人的世代,不是蠻橫貪腐老朽官員的世代。不信大家走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