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權力集團的追責攻防戰

 

(大陸)王德邦

  二○一二年底中共十八大後掀起的反腐運動,至今已五年。行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大,是權力集團的重要換屆會議,而全面總結五年來工作成績,是大會的題中之義,也是確立今後方針政策的依據,更是安排人事、調整班子、重組權力的關頭。所以,追責腐敗根由,落實腐敗責任,就是十九大搶灘之戰。若最終腐敗責任落於哪派頭上,哪派就將成為權力重組中排斥對象,甚至成為進一步懲治目標,即不僅被邊緣化而失去權力分紅機會,而且面臨進一步牢獄之災。因此,十九大前腐敗責任攻防戰已經成為各派勢力的生死保衛戰。事實上,這場責任攻防戰,最近一年來已經愈演愈烈,達到公開宣戰的地步。

 

  《人民的名義》中「十來年的事」之說

 

  中國大陸月前熱播的反腐劇──《人民的名義》,在第十期,播放到第二十七分鐘時,出現漢東省政法委書記高育良與大學教授妻子吳老師在家中一段對話。高育良說:「這老日子怕是過不下去了」。吳老師說:「過不下去才好呢,漢東早就該徹底整頓了。太不像話了。」高說:「我仔細地回憶了一下,這幹部隊伍素質的下降,也就是十來年的事吧。這些年這經濟上去了,各級政府有錢了,貪腐就越演越烈。」

 

  從高育良的仔細回憶,得出的結論是幹部隊伍素質下降「也就是十來年的事」,可見他將中國官場腐敗在時間上定在十來年;而根由上是各級政府有錢才貪腐越演越烈,那麼具體領導責任就是這十來年的權力魁首。從這個時間來算,這十來年就是胡錦濤與習近平執政時期,而由於習近平上台強力反腐,貪腐責任顯然無法歸到他頭上,剩下就只能是胡錦濤了。如此,在高育良這批腐敗官僚眼中,胡錦濤十年是中國「幹部隊伍素質下降」、「貪腐越演越烈」的時期,那麼潛台詞就是腐敗責任理當由胡錦濤承擔。

 

  也許有人質疑,這不過是劇中幾句台詞,不能過度解釋。然而,在中國如此嚴格審查制度下,從作者到編劇,從演員到導演,從拍攝到播出,這其中有多少環節,經過多少層級多少審查官員的觀看審定,甚至不排除有主管意識形態宣傳的常委級直接介入,可見涉及人數之廣泛與職權之高大。而大家均沒有覺得此論有什麼不妥,並且這段高官與高知對腐敗的反思對話,顯然是劇中對腐敗根由、時期與責任剖析得極為集中而重要的點睛之筆。如此重要情節,當然是得到了從作者到編導到各級審查官的一致認同,否則就不可能讓觀眾看到。所以,可以確定這種觀點代表著體制內相當一批官僚與學者對中國當下腐敗原由、時間與責任的共識。

 

  在中共十九大前播出如此反腐大劇,而將腐敗根由追溯到經濟發展與近十年的期限,給社會灌輸的觀點就是中國嚴重腐敗源自胡錦濤執政時期。如此,不言而喻的腐敗責任就應落到胡錦濤頭上,那麼即將到來的十九大讓胡派勢力出局,並追究胡的歷史責任,便是順理成章。

 

  這種輿論上的造勢是矛盾鬥爭的外化,顯示著深層權力內部責任追究式的權鬥已經異常激烈,無法再深藏於暗箱之中。

 

  領導幹部責任追究與胡錦濤要求組織結論

 

  隨著十八大以來反腐的不斷深入擴大,一系列從嚴治黨與追究相關領導責任的政策、制度與法規不斷在討論、制定與出台中,如《領導幹部責任追究制度》第五項明確規定:「責任追究堅持誰主管、誰負責的原則,屬於領導班子集體研究作出錯誤決定的,根據錯誤性質及責任輕重程度,追究領導班子的責任,屬於一把手責任的,就追究一把手的責任,屬於副職在其分管的職責範圍內發生嚴重問題的,就追究副職的責任,並同時追究單位負責人的責任。」尤其倒查機制,上不封頂,終生追究等等說法,使中國腐敗最後歸罪問題成為了江澤民、胡錦濤兩任領導無法迴避的問題。在中國當下如此普遍而嚴重官僚腐化墮落的事實前,如果沒有人出來最後承擔責任,顯然對世界對歷史對民族都無法交代過去。

 

  在中共極權政體下,責任不僅意味著對過往的承擔,而且直接關係著未來權力分配。在這種歷史大勢面前,權力集團中腐化追責到江澤民還是胡錦濤就不僅關係著這兩人的歷史定論,而且直接關係著他們所代表的勢力的政治生命存亡。可見,這種責任定性爭奪的關係重大。

 

  雖然中共權力一直是暗箱化操作,權力內部的爭鬥在沒有白熱化到最後破局時很難為外界所知。然而,香港《爭鳴》雜誌二○一六年十二月號報道,胡錦濤致信中央政治局,在稱讚現任工作的同時,提出要求對其本人在十六大、十七大期間的工作表現予以政治鑒定和組織結論。這事實上就是鬥爭白熱化的反映。中國傳統有蓋棺定論的說法,在人活著時極少有主動要求作出定論的,而胡錦濤於六中全會前寫信要求政治鑒定與組織結論,顯然是受到了強大的壓力,而這壓力應該就是腐敗的責任眼看要被栽到自己頭上。而急需將腐敗責任定到胡頭上的,顯然是直接利害相關的江派,因為中國今日腐敗最後責任只能追溯在江與胡非此即彼的頭上,當然江胡各自為此展開激烈攻防就在所難免。

 

  隨著十九大臨近,腐敗根源與責任的最後認定已經擺上當政者案頭,成為必需作出的官方定論。所以,圍繞此問題的爭鬥也日益激烈,不僅《人民的名義》借高育良之口宣講,就是今年以來的海外假反腐之名瘋狂「爆料」事件,也掩蓋不住這種爭鬥延伸的痕跡,甚至朝鮮核武的頻繁騷擾示威,都與中國權力集團這種爭鬥有割捨不斷的關係。

 

  腐敗根由與責任究竟何在

 

  毋庸置疑,人類千萬年歷史經驗反復證明:絕對權力必然導致絕對腐敗。因此,中國今日腐敗泛濫的終極根由當然是不受約制的絕對權力,即極權制度是腐敗之母。而具體致使中國今日腐敗演化到如此嚴重程度的直接緣起應是「八九‧六四」屠殺,隨著當局對反腐者的鎮壓,腐敗勃發肆虐就成邏輯必然,而促成中國腐敗極速壯大泛濫的時期應是江澤民時代。在「腳踩西瓜皮,滑到哪裡算哪裡」的喪失信仰與責任的無賴意識下,在告訴官僚「我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難友」的同罪共存黑幫與土匪作派下,公然鼓動「悶聲發大財」的不講原則與法制,拉幫結派,門閥投靠,朋黨比周,營私舞弊,強取豪奪,就成為中國政治的常態。到了胡錦濤時代,在現已披露的權力遭到架空狀態下,出現腐敗進一步泛濫,直到十八大後掀起反腐,仍然沒有從根本上阻止腐敗高歌猛進的大勢。所以,要想根治中國今日腐敗,必須結束絕對權力,而要結束絕對權力,就必須啟動政治改革。從現實層面來說,就應平反八九運動,扶正反腐力量,落實憲法權利,達成民主憲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