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黨政分工」論意味深長

 

子 夜

  今年中共人大例會期間,王岐山在參加北京代表團審議政府報告時,曾發表了黨政只有分工而無分開之語。中共黨內其它派系的理論代言人立即指其為公然反對否定鄧小平的「黨政分開」論。在這些「政治霧霾」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呢,筆者不敏,且作如下分析。

 

  一字之差意味派系激烈鬥爭

 

  「黨政分開」論曾是鄧小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時期提出並在中共「十三大」以決議形式通過的,它即使在「六四」後江澤民取代趙紫陽上台為鄧小平具體管理中共政事時,鄧也指示「一百年不變」。可見「黨政分開」的治理形式在鄧心中的重要。那麼鄧氏為何如此重視「分開」呢?因為這體現鄧氏保黨衛國的思路,他從前蘇聯亡黨亡國的經驗中明白,外部勢力是消滅不了這個龐大的「北極熊」的,促使它亡黨亡國的原因,是權力過於集中。當時,戈爾巴喬夫一派獨攬大權,黨內缺乏制衡派別。所以鄧氏在死之前,一定要在黨內制定「集體領導」的權力交班制度,生前指定由團派胡錦濤接江澤民的班。他要安排黨內各派權力平衡共享特權,保持中共長治久安。另外「黨政分開」的治理形式,也是當時黨內的共識,它既是對毛澤東文革極端專制、領袖獨裁的否定,又是一襲在「黨政分開」的形式下掩蓋一黨專政的漂亮外衣,能更好地叫廣大人民所接受。江澤民後來炮製的「三個代表思想」,胡錦濤出台的「科學發展觀」實質上都是這種用意。但幾十年下來,鄧氏設置的「集體領導制」在中共的實踐中也證明其不是靈丹妙藥,黨內各派鬥爭因分?不均越來越白熱化,也使其黨的各項危機更嚴重。鬥爭的結果是十八大抬出習近平太子黨派系上台掌控全局。中共的管理形式似乎又朝毛澤東領袖獨裁的形式回歸。王岐山在今年人大的表態,十分明顯地是站在習近平一邊,支持習氏核心領導制否定鄧氏集體領導制。王岐山是以中紀委書記的身份發聲,告訴反習派成員,不要輕舉妄議。

 

  回歸毛獨裁能解決制度問題?

 

  在此節中,分別分析幾個問題:

 

  第一,王岐山並不是真正含義上的太子黨,他是娶了姚依林的女兒為妻才列入這個圈子的,他的官途全靠鄧氏江氏胡氏鋪平道路。他的表態明顯是為了討好習近平,希望破例在十九大保位留任。但結果如何很難料定,至少他的言論得罪了黨內外其它各派官員,當前輿論已給他戴上反鄧的帽子。鄧氏在中共官員中威望依然在,這對王岐山來說顯然冒很大風險。

 

  第二,中國社會經過幾十年的開放,現在社會各階級、階層的結構和利益關係,已經發生巨大變化,不再是毛獨裁的小農經濟時代,尤其中共黨內的以太子黨為主的官二代特權階層權勢大無邊,如輕易改動中共中央權力共享模式,必然會遭到公開或暗中的抵制。中國社會回歸毛氏一派獨大的管理模式肯定與社會實際脫節,何況文革期間,毛氏都知道中央以下成立革命委員會由各派聯合執政來平衡各派利益。預料十九大習氏也會安排中共各派大佬進常委會以示各分一杯羹。

 

  第三,放棄黨政分開模式,只會引起黨內派系鬥爭的激烈化,反習派會以違反十八大路線既不走老路又不走邪路為由製造輿論,「妄議」習王作為。在互聯時代這是禁不了的。當前網上出現的指責王岐山公然反對鄧小平定下的黨政分開路線,便是很典型的例子。

 

  王岐山「轉向」或出於保位策略

 

  中共十八大江派與胡派爭奪黨內支配權鬥爭的結果,是以抬出含有中間色彩的習近平上台,但他們都害怕毛氏獨裁格局重現。所以十八大結束沒幾個月,代表江派勢力的劉雲山在江澤民胡錦濤宋平曾慶紅等元老的支持下即出面組織理論研討,研究如何監督一把手的問題。這顯然表明江胡兩派都擔心習氏走毛氏獨裁道路。該年十月王岐山顯然迎合這些原來幫助他仕途上升的「老領導」,聲稱「如何監督一把手」不僅是黨的建設重大課題,也是執行紀律、規範權力的重大問題。王並以「權力使用規範化、制度化、法治化」這些經典語言表明自己的立場。這些論調顯然被習派人士理解為針對習核心的。而這四五年來習氏的領導作風與要求則明顯趨向不受約束的「和尚打傘」。王岐山當然清楚要保位過十九大一關必須得到習氏保駕,這大概是他今年兩會期間「轉向」的原因。但是他可能失算,因為兩頭不討好,得罪元老,兩派失去支持是很要命的。

 

  「分開論」與「分工說」都不是救黨保國之道

 

  理論上說,「分開論」是修正主義掩蓋專制實質的畫皮,重提「分工說」是回歸原教旨主義更脫離實際。兩種治黨治國模式,中共六十多年的歷史實踐都搞過,事實證明都失敗了。六十多年中共為何無法突破這個怪圈,當然不能單從中共領袖個人的政治素養上找原因。中國社會複雜得多,黨內各派勢力之間的糾葛也複雜得多,遠遠超出台灣蔣經國與前蘇聯戈爾巴喬夫的所處環境。但是,中共想在當今世界自由民主大潮中生存並留在執政地位,抱著以上的「分開論」與「分工說」均行不通。唯有大刀闊斧改造舊的黨體制,脫胎換骨變成新時代的新型政黨,如當年鄧小平曾設想過的「社會黨」之類的形式,以能融合民眾歡迎的政綱獲得多數民眾支持,光榮合法繼續管理國家,這完全是走得通的。如果習氏肯走這條路,那就是民族之福、國家之幸,總比今後形勢發展逼中共走這條路代價少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