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志未酬身先死

──劉曉波對憲政民主的主張與奉獻

(美國)楊力宇

  著名中國異議份子、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一生在中國大陸推動民主、人權與平等,多次被拘捕入獄,奮戰到最後一刻,但終被迫害致死,二○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因肝癌病逝,誠然是壯志未酬身先死,含恨而終。

 

  為民運與維權運動奮鬥

 

  二○○一年美國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評審委員會經過嚴格的評審後,一致決定頒予劉曉波「傑出民主人士獎」,肯定劉對民運與維權運動的貢獻,但中共百般刁難,不允許他前來美國領獎。

 

  其實,劉曉波為一非常理性、溫和、務實的學者、作家,反對暴力與革命,只要求政治改革,無意從事任何推翻中共政權的活動;他堅持推動和平的民運與維權運動。

 

  二○○九年三月十七日,《零八憲章》聯署人之一、北京著名維權律師莫少平代表在獄中的劉曉波及其他《零八憲章》聯署人從捷克前總統哈維爾手中接受國際人權電影節的人權獎。人權獎頒獎詞高度肯定劉曉波和《零八憲章》,認為與捷克的《七七憲章》有著同樣的訴求。如同《七七憲章》,《零八憲章》呼籲中國政府遵守中國憲法及其他有關法律,以確保中國人民的基本人權和自由。

 

  中共逮捕劉曉波的主因

 

  劉曉波溫和理性、一介書生,手無寸鐵,為一溫和改革派,但中共卻一再予以逮捕,原因何在?頗多人士認為中共擔憂《零八憲章》可能演變為一勢不可擋、類似天安門學生民運的民主運動,影響中國的穩定甚至威脅中共政權──這是中共逮捕劉曉波的主因。

 

  中共應知鎮壓不可能解決民運及維權運動的訴求,而順應民主化的歷史洪流,才能鞏固中共政權。

 

  劉曉波主力起草的《零八憲章》要求北京推動政改,遵守中國憲法及其他各種法律規定,以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權與自由,獲得海內外人士的熱烈回應,一萬多名學者、教授及其他專業人士簽名響應,但中共當局卻在《零八憲章》發表後不久即逮捕劉曉波,一年後以顛覆國家罪重判劉十一年徒刑。

 

  《零八憲章》溫和理性

 

  《零八憲章》對政改及憲改的要求均相當溫和、理性,並無任何偏激主張,也無意推翻北京政權。中國政府本應遵守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及有關法律,保障現行憲法中所列出的基本自由與人權。其實,根據中國憲法及有關法律的規定,人民有權提出各種不同的政治主張,只要不採取暴力或革命的手段。中共以言論及政治主張重判劉曉波,令西方人士震驚;逮捕劉曉波實是嚴重的違法事件,重創中國的國際形象。

 

  劉曉波熱愛祖國,希望中國邁向富強、民主的大道,似有「恨鐵不成鋼」之感。他曾接獲多項來自海外的講學、交流、訪問的邀請,但他並未接受,因他惟恐出國後中共不允許他返國;他因而堅拒流亡海外,堅持留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為中國的民運與維權運動奉獻與貢獻。他的雄心壯志即是推動大陸的憲政民主。

 

  劉霞投書華盛頓郵報

 

  自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以來,劉曉波曾多次被捕,但劉仍然熱愛中國大陸這塊土地,拒絕流亡海外。

 

  在百般無奈中,劉妻劉霞投書美國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華郵與美國第一大報《紐約時報》具有同等的影響力)。華郵迅速刊出劉霞的投書。

 

  在投書中,作者介紹《零八憲章》是為了紀念二○○八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宣言」發表六十週年,以捷克的《七七憲章》為藍本,呼籲中共推動全面政改,並保障中國人民的自由與人權。

 

  劉霞也誠懇地敦請美國奧巴馬總統出面干預,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奧巴馬為了與中國全面合作,對中國的人權及鎮壓民運問題非常低調。奧巴馬為非裔少數民族,其家族及他本人過去也曾遭受歧視,他因而非常同情被迫害、入獄的各國民主人士,但奧巴馬對釋放劉曉波始終未向中國發出任何呼籲。

 

  國際社會的重視

 

  二○○八年三月十七日晚,在捷克斯洛伐克(其共產政權於八○年代末崩潰)的布拉格市一家劇院的頒獎典禮中,甚多遠道而來的歐盟代表及其他人士坐滿了所有席位。在台上投射出劉曉波的巨大頭像。劉的律師莫少平代表劉曉波及憲章聯署人從捷克前總統哈維爾(在捷克共產政權統治下,他也曾因要求自由與民主而遭受迫害)手中接受「天下一家」國際人權電影節的人權獎,人權獎高度肯定《零八憲章》。頒獎詞指出:「每年我們都會將人權獎頒給那些為人權、民主事業和非暴力解決政治衝突作出重要貢獻的人士。二○○八年度的人權獎因而頒給劉曉波先生(及其他聯署人)。劉是一位繫獄的中國知識份子、政治抵抗者,也是《零八憲章》起草人及首批簽署人之一。」頒獎詞也指出:「一群中國政治抗議者發佈了《零八憲章》,它與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憲章》有著同樣的精神訴求。如同《七七憲章》,《零八憲章》呼籲中國政府遵守法律,要求將現行政治制度和中國憲法作出改革,以確保基本人權和民主。」

 

  頒獎後第二天哈維爾會見三位憲章簽署人,高度關懷劉曉波及其他簽署人的處境,並指出:「民主道路艱難而漫長」,鼓勵他們要有決心、耐心及毅力。

 

  劉曉波獲自由寫作獎

 

  《零八憲章》榮獲捷克人權獎後,劉曉波又獲得美國筆會芭芭拉哥德史密斯自由寫作獎(劉曉波為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前任會長和理事,美國筆會是國際筆會中最大的分會,該分會的自由寫作獎亦是國際筆會中最大的獎項)。雖然劉曉波繫獄,但美國筆會仍然致函劉,通知他獲獎。通知函指出,這是美國筆會第三十三次將自由寫作獎頒發給因捍衛人權而遭受迫害或監禁的國際作家。此一信函讚揚劉曉波永不屈服地為言論自由而奮鬥,對獨立筆會作出了傑出的貢獻。美國筆會與國際筆會的會友正在爭取劉曉波的釋放,頒發此獎也是為了表示美國筆會決心更強烈、更公開地為劉曉波呼籲,直到劉曉波能獲得自由為止,但中共並無任何回應。

 

  中共迷信鎮壓

 

  中共迷信鎮壓,但卻不知鎮壓不可能解決民運及維權運動的訴求,順應民主化的歷史性洪流,才可能鞏固中共政權。一九八六年,筆者曾與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長談,發現他確有如此的眼光與智慧,因而同情及支持學生民運,但卻被鄧小平罷黜,兩年後含恨而終。胡耀邦其實是非常同情劉曉波這樣的知識份子,胡生前曾為大量冤假錯案(包括頗多學人)平反。

 

  劉曉波獲得廣泛的同情與肯定

 

  二○一七年七月初,劉曉波罹患肝癌的消息傳出後,獲得全球無數有關人士的同情與支持,並要求中共允許劉赴海外就醫治療,但中共並未批准。

 

  七月十三日劉逝世後,頗多西方國家領袖(包括美國及歐盟國家領袖)紛紛發表悼念。一向聽命中共中央的新任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發表談話,對劉曉波的過世表達沉重的哀悼之詞。紐約、舊金山、香港及其他各地紛紛舉辦追悼會,紀念劉曉波。

 

  西方主流媒體(包括《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於劉曉波辭世後均曾發表報道與評析,高度肯定劉曉波的成就與貢獻。

 

  某些國際人士(如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擬赴華參加劉曉波的葬禮,但中共拒絕發給簽證,並迅速將劉的遺體火化,予以海葬。

 

  劉曉波遺孀劉霞因過份悲痛,罹患嚴重的憂鬱症,至今下落不明。頗多海內外人士希望北京允許她出國療傷,但中共並未批准。

 

  中文媒體的評析

 

  甚多海內外中文報刊在劉曉波離世後發表沉痛的評析。在此,筆者特選兩篇評論作為代表。

 

  美國《世界日報》於七月十四日發表社論指出:「一九八九年從美國回北京參加天安門民主運動、二○○八年參與草擬《零八憲章》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無論贊同或反對他的主張,劉曉波之死,必然成為崛起中國的痛。即使擁護中共體制的人說,新聞再熱鬧幾天,劉曉波就會被人們漸漸遺忘,但劉曉波為崛起的中國烙下深深的傷痕,也反映『中國夢』的重大缺陷;寄望當局從此放鬆管制言論可能不切實際,走了這個劉曉波後,可能還會有更多劉曉波,中國何時才能克服、走出這種循環?北京當局認為,是西方世界刻意塑造劉曉波,用以干預中國內政;二○一○年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將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就是刻意羞辱中國。其實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前,劉曉波早已繫獄,是誰製造出這種『敵人』和象徵,被舉世關注,答案其實不辨自明。從《零八憲章》內容看,倡議中國民主改革,採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分立、軍隊須效忠國家,不再黨指揮槍;人民有言論、出版等自由,都是非暴力的修憲倡議。如與早年中共黨媒的主張相較,差異不大,卻無法見容於中共當局。他被逮捕下獄,受審時揭示『我沒有敵人』的最後陳述,因為和平推動民主、篤信自由權利,他甚至同情和尊重代表當局『加害』他的兩位檢察官,其大愛、善意和胸襟,令聞者動容。劉曉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十一年,禁錮至死,配偶劉霞都形同被軟禁,喪失行動和對外聯絡的自由。這樣的和平改革倡議者,最後下場竟如此悲涼。劉曉波之死實是崛起中國之痛。」

 

  台灣《聯合報》於七月十五日發表社論指出:「作為一個民主鬥士,對劉曉波而言,那個他無法出席領取的諾貝爾和平獎其實不是他的最大遺憾,反而像是一項加持。他的遺憾,應該是繫獄十年,但中國的民主之路依然遙遠。對北京的當權者而言,讓劉曉波在保外就醫時死於肝癌,或許不比拒絕讓他赴挪威領獎來得煎熬或難堪,反而像一次解脫。但是,劉曉波如果是中共眼中的一根刺,這根刺已變成中國良心的永遠傷痕;劉曉波未遂的追求,將恆久銘刻在人們的記憶中。」

 

  此外,著名海外華裔政論家邱鴻安最近發表專文指出:「劉曉波沒有罪,因《零八憲章》基本上只是論政,只是知識份子向政府提出建議──劉曉波的癌實是中國的悲哀。」

 

  民主洪流 浩浩蕩蕩

 

  中共並不暸解民主洪流浩浩蕩蕩,勢不可擋,摧毀了中東及前蘇聯和所有東歐的共產專制政權。

 

  根據最近的海外有關報道,中國的維穩鎮壓經費總數已超越國防總預算,但鎮壓卻不可能為大陸帶來穩定,只有民主法治才可能為大陸帶來長治久安。然而,中共卻沒有這樣的認知,堅持鎮壓政策,令人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