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阻劉曉波出國治病遭國際指責

 

松柏道士

  劉曉波在獄中一發病就是肝癌末期,而且確診的消息被隱瞞兩個月,震驚國際社會。西方國家、人權活動、記者等國際組織關切劉曉波的身體狀況,希望他能早日出國接受最先進的治療。中共當局極力阻撓劉曉波前往醫治肝癌水平最高的歐美國家接受治療,更引發歐美的關注及國際輿論的強烈批評。

 

  西方願幫劉曉波醫療肝癌對中共壓力很大

 

  海外各方呼籲中共當局釋放劉曉波,讓他自由選擇治病地點及與家人團聚。這對中共形成很大壓力。

 

  美國、德國、法國都已表示願意接納劉曉波治病。美國國務院和美國新任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都對劉曉波的病情表示關切,並公開表達將予以協助的意願。日本民間也有人呼籲東京政府協助劉曉波醫療並進行外交溝通。美國眾議院通過由民主黨領袖佩洛西和共和黨議員史密斯的議案,呼籲中國政府盡快無條件釋放劉曉波,並允許劉曉波及其妻子選擇就醫地點。

 

  六月三十日,全球一百五十四位諾貝爾獎得主聯署致習近平公開信,呼籲尊重劉曉波自由選擇醫療方式和醫療地點的權利,並要求允許劉曉波夫婦赴美治療。

 

  六月三十日,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發表聲明,鑒於劉曉波病情惡化,歐盟期望中國立即以人道理由給予劉曉波假釋,並允許他選擇在中國或海外接受醫療;同時希望中方停止對劉曉波家屬的行動限制,讓他們能與外界自由溝通。

 

  各重要國際組織和人權團體,如國際特赦組織、總部設在紐約的國際組織「人權觀察」呼籲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允許劉曉波和他的妻子劉霞自由選擇,在中國國內或者國外接受最好的治療。

 

  此外,國際記者聯盟、無國界記者以及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等國際組織向習近平發出公開信,促請中國政府讓患晚期肝癌的劉曉波海外就醫,並呼籲所有採訪G20峰會的記者,向到德國出席會議的習近平提問有關劉曉波的相關情況。

 

  六月二十七日,台灣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表態,如果中共當局願意送劉曉波來台治療,「我們當然至表歡迎,也會提供最完善的醫療照顧。台灣有非常好的治療肝臟疾病專家」。

 

  六月三十日,香港多個團體舉行示威,呼籲習近平立即釋放劉曉波,解除對劉霞的軟禁,並允許劉曉波夫婦出國治療。

 

  六月二十九日,中共司法部一副部長召見美國、德國及歐盟外交官並通報劉曉波現正接受「最好的治療」,「家人滿意」;劉曉波因病情不能移動,家人同意當前的治理方案。西方外交官則向中方官員提出三點要求:一,讓劉曉波家人與外界自由聯繫;二,讓劉曉波和家人自由選擇醫院;三,允許外國醫生為劉曉波診治。這位副部長回答稱「他不能決定」。

 

  一位接近西方外交圈的消息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讓爭取劉曉波和劉霞前往海外治療的外交努力仍在繼續,病情緊急,事不宜遲,關鍵就在於北京最高層是否同意放行。

 

  中共稱劉曉波獲黨恩治療,司法部卻自打嘴巴

 

  直到七月五日,中共當局不僅未允劉曉波辦理護照,甚至也沒有同意將最新檢查的斷層掃描(CT)底片複製一份給家屬,仍然拒絕將病歷影印給外國醫生查視。有外國醫生希望對劉曉波進行會診,但中共官方稱:外國醫生必須持有中國發放的行醫許可證,才能到中國給劉曉波診治。

 

  中共當局嚴密控制劉曉波病情發佈,卻又對外宣傳劉獲得精心治療。外界很難知道真實的劉曉波病情狀況,也無法與劉曉波夫婦取得聯繫,多名與劉曉波家屬有密切聯繫的人士也被當局嚴密監控或警告不得發聲。

 

  七月一日,海外視頻網站YouTube上出現會診醫生與劉曉波家屬進行溝通的視頻,疑似官方以匿名方式故意放出。六月二十八日錄製的視頻顯示,官方安排協調劉曉波醫療小組的專家稱,瀋陽一家醫院給予劉曉波的治療進行順利,狀況可以。放出這段視頻的目的似乎是要向外界顯示:劉曉波得到中國醫院的精心治療,使得家屬十分感激滿意。

 

  然而,中共的對外宣傳出現自我矛盾。這個視頻未能證明劉曉波的身體狀況不允許他前往海外就醫,反而讓外界感到,劉曉波的身體狀況尚未惡化到不能乘長途飛機的地步。六月二十九日,西方外交官會見中共司法部副部長,這名副部長稱,劉曉波病情急劇惡化,身體不能移動,不宜長途旅行。而視頻則從反方向說明,其身體狀況允許長途旅行。中共這種拙劣的對外宣傳和司法部的矛盾說法,使得外界對於劉曉波病情和中共當局的用心倍感困惑。

 

  中共稱外國關注劉曉波醫療為干涉內政

 

  七月三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說:「我只能說我們希望有關國家尊重中國的司法主權,不要利用這一個案干涉中國內政。」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認為,中國憲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利,不明白外交部為何要這樣表述。他說:「中國人民共和國一切權利屬於公民。一個國家的外交部發言人居然不知道自己本國的憲法,關於公民權利應該怎麼執行?」

 

  筆者認為,既然中共稱外國、海外人士關注劉曉波醫療是「干涉內政」,為什麼中共司法部副部長召見西方外交官,通報劉曉波病情及其治療,這不是在劉曉波醫療問題上,主動邀請外國或變相承認允許外國「干涉內政」嗎?

 

  人權高於主權為普世價值原則

 

  近年來,隨著人權國際化,人權不僅是國內法的管轄範圍,也是國際法的管轄範圍。從兩者的關係來看,國際法是高於國內法的,國家主權應當服從國際法。國際法就是國家接受對其主權限制的法體系。因而,人權高於主權有著堅實的國際法基礎。

 

  一九九九年,科索沃戰爭時期,米洛舍維奇政權血腥清洗阿爾巴尼亞族,北約以維護人權為由軍事介入,保護阿爾巴尼亞族免遭種族滅絕。就此,時任捷克總統哈維爾提出「人權高於主權」,因此,對南斯拉夫的空襲是合法的,即使這沒有通過聯合國的批准。

 

  二○一○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諾貝爾委員會表彰其「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縱然身陷刑罰,劉曉波已經成為了方興未艾的中國人權奮鬥的標誌與豐碑。」因此,劉曉波是中國人權的象徵,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自然高度關切因受到中共政治迫害患肝癌的劉曉波的治療。

 

  作秀人道主義習大大不如金三

 

  在鄧小平時代,中共善於在良心犯問題上對外討價還價,把人道問題轉變為政治或經濟利益。例如,為改善六四「北京屠夫」惡劣形象釋放方勵之;為爭取奧運會主辦權釋放魏京生。近年來,中共財大氣粗,不屑與西方拿政治犯做交易了。

 

  朝鮮小兄弟在六月份以「人道理由」釋放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值得中共老大哥學習。二○一六年一月,瓦姆比爾在朝鮮旅行中被捕並被判十五年勞動教養。被關押十七個月後,經過美朝雙方交涉,朝鮮稱出於人道原因釋放了瓦姆比爾。

 

  金正恩的動機狡詐。第一,如果瓦姆比爾死在朝鮮,會損耗朝鮮與美方進行任何談判的籌碼。如果他活著,可以錄製請求釋放的信息要挾美國,或可以在美國軍事打擊中充當人體盾牌。然而,如果他死了,既削減朝鮮的談判能力,又可能引來美國報復。既然他的病情無法康復,把他還給美國要比讓他死在朝鮮監獄裡好得多。

 

  第二,他的釋放可以被朝鮮宣傳為善意的姿態。金正恩曾說,瓦姆比爾的罪行須在朝鮮勞改十五年,但朝鮮對外宣稱,它作出「人道主義」姿態。金正恩把成千上萬人關在勞教營裡,但全世界看到,他讓這個生病的孩子回到了父母家,希望降低或者至少不升高美國的戰爭鼓聲。

 

  金正恩這樣做是聰明的。瓦姆比爾以「植物人」狀態被朝鮮從監獄釋放,返回美國一周後就去世。美國官員譴責朝鮮害死他,美國總統特朗普譴責朝鮮方面的殘暴行為。他的死訊再次使金正恩政府治下普遍存在的侵犯人權行徑,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試想,如果瓦姆比爾死在朝鮮監獄裡,金正恩必將遭到更加強烈譴責。

 

  中共當局力阻劉曉波海外就醫,把他禁錮治療無效死亡,而遭到國際輿論譴責,習近平付出的政治成本和外交代價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