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和平獎得主在監禁中死亡

 

王律文

  二○一七年七月十三日,被長期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中國著名民運人士劉曉波因肝癌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死亡。這一出人意料的事件不僅使中國國際形象受損,也會推升中國大陸正在醞釀的社會危機。

 

  劉曉波在監禁中死亡

 

  因積極參與八九民運和長期致力於推動中國民主化,劉曉波在一九八九年後多次遭到監禁。二○○八年,作為主要發起者之一,劉曉波與其他一些發起者共同推動制定《零八憲章》,要求修憲以在中國全面實行民主化。劉曉波因此於當年十二月被拘,次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

 

  二○一○年,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將該年度的和平獎授予了被監禁中的劉曉波。一般以為,劉曉波獲得該獎項或許能有助於改善他在獄中的處境,但他最後卻在六十一歲哲萎於監禁中。而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同樣因顛覆罪名遭到長期監禁的曼德拉,卻有著非常不同的遭遇和結局。

 

  曼德拉的遭遇

 

  一九六二年八月,時年四十四歲的曼德拉被南非白人政府逮捕,後被判處五年監禁,次年以陰謀顛覆罪改判為無期徒刑。一九九○年二月十一日,南非政府迫於國內外壓力,被迫宣佈無條件釋放曼德拉,此時曼德拉已年逾七十,在獄中度過了超過二十七年。出獄後,曼德拉當選為非國大主席,並於一九九四年以七十六歲高齡當選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

 

  是什麼讓曼德拉熬過了二十七年漫長的獄中歲月?並不僅僅是他自己堅強的意志。他在監禁中遇到的相對來說是人道的對待,幫助他堅持了過來。曼德拉曾經回憶說:「即使是在監獄那些最冷酷無情的日子,我也會從獄警身上看到若隱若現的人性,可能僅僅是一秒鐘,但它卻足以使我恢復信心並堅持下去。」顯然,沒有當時的南非白人政權謹守某些起碼的人類文明底線,以陰謀顛覆政權罪被監禁的曼德拉要渡過如此漫長的獄中歲月,並以一個還算正常的身體離開監獄是不可能的。

 

  歷史上被監禁的和平獎得主

 

  歷史上另一位曾經遭到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德國傑出的記者和政論家卡爾‧馮‧奧西茨基。一九三三年二月奧西茨基因揭露德國擴軍備戰而被德國秘密警察逮捕,被關進柏林監獄,後轉送至數個集中營,在集中營中遭到虐待,並被強制從事繁重勞動。

 

  一九三六年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將和平獎授予了奧西茨基。這是該獎第一次頒發給一位良心犯,開創了所謂「干涉內政」的先例。這次被認為是諾貝爾和平獎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授獎。從此之後,諾貝爾和平獎就與保護人權緊密聯繫在了一起。愛因斯坦對此評價說:「這就是諾貝爾和平獎的不朽價值──將這榮譽的標誌授予一位普普通通的殉道者。」

 

  在奧西茨基獲獎後,納粹迫於國際壓力釋放了奧西茨基,但禁止他前往挪威領獎,只允許在他家中舉行授獎儀式。不久後奧西茨基因病重被送進一家醫院,於一九三八年在柏林的醫院去世。

 

  中國國際形象嚴重受損

 

  近年來,隨著中國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開始注重軟實力的提升,通過一系列行動不斷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包括對多個國家進行各種名義的援助,積極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在世界各地開辦孔子學院,以及在紐約時代廣場播放中國國家形象宣傳片等等。這些對中國的形象產生了些許正面的作用。

 

  但劉曉波在監禁中死亡無疑將導致中國國際形象嚴重受損。由於劉曉波之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達賴喇嘛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國際社會一般也不把他當作中國公民看待,劉曉波實際上被國際社會看作是唯一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中國唯一的和平獎得主在長期監禁中死亡,將嚴重影響到國際社會對中國和中共的看法,其負面後果將在今後逐步顯現。在劉曉波去世消息曝出的當晚,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安德森說:「中國政府需對他(劉曉波)的早逝承擔沉重的責任。」

 

  這一事件也將影響到習近平的個人形象。習近平二○一二年中共十八大開始主政後,其厲行反腐的方針曾在中國民間獲得廣泛好評;二○一五年上半年習提出的「一帶一路」和「亞投行」再次獲得好評,其個人聲望達到了頂點。但當年六月貪腐集團在習生日當天開始發動大規模人造股災,成為習個人聲望的一個轉捩點,當時大陸網路上首次出現許多網民對習的負面評價,有些言論是此前難以想像的。如果說貪腐集團發動人造股災是為了打擊習的民間聲望和民意支持的話,可以說完全達到了目的。而這一次事件,將再次損害習近平的個人形象。

 

  進一步醞釀新的社會危機

 

  二○一三年以來,因產能過剩、房價高企、內外需萎縮、互聯網對傳統產業的衝擊、普通中國人的財富遭股市洗劫以及外資大規模撤離等多種因素的作用,中國經濟出現了嚴重滑坡,實際上已經處於經濟危機之中。大量外出打工的農民工失去工作被迫返回家鄉,大量個體經營者、民企和外企工作人員失去了工作,這股失業潮現在已開始蔓延到國有企事業單位。目前失業人員尚有以前的積蓄用作支撐,幾年後當許多家庭積蓄耗盡無以為繼時,就到了社會危機爆發的時候。

 

  劉曉波的死亡將在中國的知識階層、青年學生和渴求民主的一般大陸人士中產生不滿,雖然因為大陸的政治現狀,這種不滿難以公開表露出來,但會不斷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一旦這種不滿不斷集聚,並與大量失業人員的不滿產生共振,中國下一屆政府任內發生一九八九年那樣大規模的社會動盪是很有可能的。

 

  中國將為落後政體付出代價

 

  劉曉波是因肝癌死亡。癌症的發生,與一個人的處境有很大的關係。在監獄中,監管者有無數的辦法去對付一位被監禁者。目前人們無從得知劉曉波監禁生活的具體情況,無法不去猜測導致劉曉波罹患癌症的各種原因,也不排除是貪腐集團為再次打擊習近平聲望和民間支持而有意導致的結果。七月十三日消息曝出的當晚,已經有網友在大陸一家論壇的跟貼中就此事表達了對習的不滿。

 

  在經歷二十七年漫長的牢獄生涯之後,曼德拉以還算正常的身體離開了監獄,並以高齡當選南非總統。曼德拉曾說:「生命中最偉大的光輝不在於永不墜落,而是墜落後總能再度升起。」但是,他之所以能再度升起,同樣要歸因於他的政治對手在某種程度上表現出的「人性的光輝」。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曼德拉和劉曉波最後截然不同的結局,反映的是他們各自政治對手的截然不同。劉曉波的死亡表明,中國的政治文明仍然處在原始蒙昧的狀態,而中國社會終將會為這種原始蒙昧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