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從強國還是避險戰略?

《老撾的地緣政治學》讀後感

鄭宇碩

  羅金義、秦偉燊著《老撾的地緣政治學──扈從還是避險?》(香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17年,頁i-xx,1-114)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東亞焦點叢書」的第二本。叢書以小型的裝幀和聚焦的主題去配合今天讀者的閱讀喜好,以國際化和跨學科的寫作團隊去建構開放和全球在地的東亞論述。每本書大概五萬字,以吸引尚有閱讀習慣的較為年青一代。這樣的嘗試當然值得鼓勵,但挑戰仍然嚴峻,只有非牟利性質的大學出版社還有心有力作這種嘗試。

 

  香港人對「亞洲人」身份的認同

 

  年前有民意調查發現,香港人對「亞洲人」的身份認同感之高,甚至跟認同「香港人」身份相若。大專院校的教育工作者自然要求提升學生的國際知識;即使從功利的角度而言,這些知識有助年輕人在升學求職方面「提升競爭力」。

 

  最近十多二十年,中國大陸的智庫和研究機構出版了很多國際關係範疇的書籍,質素頗高,也提出了中國和第三世界的觀點,很有參考價值。唯一的缺點是作者不敢對國家政策提出批評。香港的作者沒有這層考慮,但研究資源方面沒法與中國大陸競爭。

 

  羅金義與秦偉燊研究老撾的地緣政治學,佔優的地方是競爭較小,不像研究中美關係;困難是這樣的題材繁忙的香港人有沒有興趣。畢竟作者找到研究經費與出版社,說明香港還是一個相當多元化的社會。

 

  老撾的多元避險戰略

 

  本書基本上跟隨嚴肅學術著作的要求,提出一個理論框架,即扈從強國還是避險戰略的選擇。避險戰略同時有相當平衡的成份,作者們也就老撾的避險戰略與緬甸和越南的經驗作比較。大概因篇幅關係,作者們未有分析老撾怎樣利用東盟成員國的身份去追求安全與更多的外交選擇。加入地區組織經常是小國外交的重要選項;事實上東盟在國際舞台上佔有一定的位置。

 

  東南亞的重要戰略位置吸引了多個大國的介入,包括美國、日本、中國,俄國、印度、南韓、歐盟等也有相當程度的參與地區事務。這樣的國際環境為東盟提供不錯的條件去採取主動,平衡各個大國的介入。中國領導層充份瞭解中國無法主導東南亞事務,因此樂意接受甚至支持東盟的主動。

 

  作者們亦嘗試探討老撾立國的歷史背景,以及蘇聯崩潰後的困境。執政民革黨內的親俄、親越、親中力量和人物亦有觸及,但鑑於全書只有五萬字左右,這些重要的因素沒法詳細分析,這自是這套叢書取向的困難抉擇。

 

  羅金義等的觀察,是老撾冷戰後先鞏固與傳統越、柬、緬的社會主義兄弟之邦的關係後,再與中國和泰國拓展進一步的政治關係,然後再與地緣外的國家建立友善關係。這種多元避險戰略,至少可以拉攏中、泰兩國來抗衡越南與冷戰後的俄羅斯,是政治安全與經濟考量兼備的做法。

 

  中、越兩國在保守政治路線下推行經濟改革,是老撾改革的藍本。以推動市場經濟來改變社會主義的經濟性質,使老撾在「經濟右、政治左」的大方向維持其具特色的外交策略。作者們認為執政民革黨希望借力於中國的政治掩護,以抗衡西方國家要求老撾大幅改革的壓力。就這論點,羅金義等未能提出充份的證據。

 

  中國投資令老撾官僚貪腐惡化

 

  中國對老撾大量的信貸和投資主要投放於水壩水電項目,但收回土地過程中老百姓的賠償、工人的欠薪和環境生態總被犧牲。中國的商業網絡排斥老撾本土企業,大量輸入和銷售中國產品打擊本土工業。間接地,中國的投資加劇老撾原有的城鄉貧富差距和族群磨擦,也使財經官僚的貪腐進一步惡化。

 

  這種情況其實同樣出現於中國在非洲的投資和信貸,且廣為西方媒體報道。如果作者們能從其實地考察中提出具體的個案和資料,效果就自然更為理想。中國在老撾鄰國柬埔寨的信貸和投資,也出現類似的情況,國際媒體的報道也較多。

 

  老撾中國高鐵動工典禮於二○一六年一月在萬象隆重舉行,但典禮前後兩位親中高官(財政部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相繼被捕,作者認為這是萬象政府在中越之間平衡避險的一種手段。中老鐵路、公路的合作自是中國西南直達新加坡的亞洲交通網絡的一個重要環節。

 

  中國與老撾合作建造水電站受到下游國家越、柬、泰的嚴厲指責,形成對萬象政府的外交壓力。老撾官員的貪腐令國家成為東亞木材的走私中心;這門大生意包括菲律賓、婆羅洲、越南、柬埔寨和泰緬邊境,泰、馬、台灣、日本、中國均是大買家。作者們觀察到雲南磨憨作為中國通往東南亞門戶的國家級口岸,繁榮昌盛;但接口的老撾磨丁,卻相當冷清。那邊貿的得益者是誰呢?

 

  中國對老撾經濟影響力上升

 

  老撾的外資來源主要是中、泰、越三國;近年中國投資增加,進佔第一位。自老撾實施多邊外交政策以來,老撾與越南的特殊關係有所鬆動,其他國家,特別是中國,對老撾的經濟影響力逐漸上升。隨著老撾、越南老一代革命領導人離世,新一代市場意識強烈的幹部執政,老撾與越南的特殊關係有可能褪色。

 

  二○一六年老撾政權換班,本揚上場。羅金義等認為他的外交政策更靈活。一方面借助東盟輪值主席國的身份,積極爭取美、日的援助;另一方面繼續對越南的重視。不過老撾政府從高層到基層,對泰國均毫不信任,歷史和民族均是重要因素。

 

  綜合而言,《老撾的地緣政治學》一書達到叢書的目標,知識性與趣味性兼備;是一本嚴肅的研究著作,但仍能容易接觸到普遍的閱讀群體。

 

二○一七年六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