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道(三十七)

──美國職業籃球聯賽的啟迪

李南央

  不少人視十九大為一個坎兒

 

  先向各位朋友和讀者通報一下,五月二十六日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給我發出了第十二次「延審通知」。國內有位讀者提醒我:「狀告海關案」很可能在十九大後開庭審理,判我敗訴,讓我早作準備。確實有不少人把十九大視為一個「坎兒」,以為待它開過之後,很多事情會見分曉。只不過有的人,如這位讀者,覺得那時情勢會變得更壞;有的人則頗抱期待,以為正在發生的一連串「核彈級爆料」會讓中共的領導班子重組,出現向好的方面轉變的契機。《李銳口述往事》中「臧否人物」一章談到了錢正英,現將這一節抄錄在下,或可給人們點個醒兒:在一個「人治」的國度,以為「人事交替」乃重中之重,大謬矣,不過爾爾。

 

  中共用人的典型例子

 

  李銳:「在中央部一級的幹部裡面,像錢正英這樣一直紅到底,文革中、文革後都沒事的人,她是唯一的,所以是最臭的。後來她進政協,中共代表團全體不投她的票啊,李先念出來做工作,要大家投她的票。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李先念幾個人那麼喜歡她。她是個地地道道的不倒翁。一九七九年我一回來,劉瀾波就跟我講:這個人是個婊子。很多人都跟我講她,當然水電系統的人是講得最厲害的。那有什麼用呢?文革中各個部門都受到了破壞,但是沒有像水電系統被破壞得那麼厲害的。可是她的中央委員一直當到第十四屆,政協副主席從第七屆幹到第九屆,到八十歲才下來。

 

  丁東:因為女幹部少?

 

  李銳:也不全是,李先念、王任重這些人非常喜歡她,這個人有她的一些本事,我搞不清楚。十二大選黨代表,在北京選不上,把她弄到廣西選的,廣西誰也不知道她。」

 

  她堅決要幹三峽的時候說:「將來三峽出了問題,我坐牢。」可是一九九九年在水利部全體幹部大會上她又說:三峽工程「人大也算是通過了,現在也開工了,但是從我個人思想上講,我對自己主持的論證到現在還沒有做最後的結論。……我感覺到最後還是要經過實踐的檢驗。當時論證中認為,有兩個問題是最擔心的,一個是泥沙問題,一個是移民問題,現在我還加上一個庫區污染問題,我認為這三個問題仍然值得非常重視。」又說:「三峽的論證雖然是結束了,三峽工程雖然是開工了,對論證究竟行不行,還要經過長期的實踐考驗。」「對來自反面的意見應給予充分的重視。」

 

  二○一○年四月,《亞洲周刊》刊發了篇題目為《追查中國旱災禍根,前水利部長揭密》的文章。文中稱前水利部長錢正英在晚年作出反思,說「我過去主持水利部工作,犯了一個錯誤,沒有認識到首先需要保證河流的生態與環境需水;只研究開發水源,而不注意提高用水的效率與效益。這個錯誤的源頭在我。」「我逐漸認識到,過去的水利工作存在著一個問題:粗放管理,過度開發。」

 

  現在錢正英和張光斗又提出要炸三門峽。還有比這更不要臉的嗎?!用手裡的權力,遊戲事關國計民生的大事,玩完了,看到要出問題了,又把自己裝扮成一個搞科學的人,大撒其謊,掩蓋自己當年無視科學,打壓反面意見的政客陋行。

 

  錢正英是我們這個黨用人的一個最典型的例子,禍國殃民,還下不來,孽越造越大。這種用人制度不改變,錢正英這種人就絕不了。

 

  「不要拿民主代用品欺騙我們」

 

  一九三九年,我的母親曾在重慶共產黨的機關報《新華日報》當了一年記者,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八日這份報紙發表了一篇筆名友谷,題目《是不是代用品呢?》的文章,最後一段是這樣寫的:「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這是七十二年前中國共產黨發出的鏗鏘之聲,請讀到這篇「跟進」的人們替中共的先驅們傳播他們的「初衷」。十九大前,這比什麼「爆料」都來得有力,來得真實。重溫「初衷」,回歸「初衷」!否則「革命後來人」無論做什麼,都是「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

 

  依憲治國是唯一途徑

 

  我從少年時代起就酷愛體育,一位美國朋友曾經問過我:「你不信奉上帝,怎麼能度過那漫長的『狗崽子』的艱難歲月?」我回答他:「我打球啊,乒乓球、籃球、排球,打球救了我,一打球就什麼都忘了。」我因此非常喜歡觀看美國NBA的比賽,這個賽季中,NBA拓荒者隊控球後衛達米恩‧里拉德為Spalding製球公司所做的廣告反復出現,砰砰的運球聲中,他以炯炯的目光直視鏡頭:「True believers do not wish, they work.」(真信者不是想要,而是去做。)

 

  提筆寫這篇「跟進」的前一天(六月十五日),奧克蘭市剛剛為金州勇士隊獲得二○一六──二○一七賽季的總冠軍舉行了有一百多萬人參加的慶典。居住在舊金山灣區,我自然是金州勇士隊的粉絲,不單因球員們無以倫比的球技,更為這支球隊的團隊精神和溫暖的家庭氛圍。慶典主持人,也是金州勇士隊電視節目發言人鮑勃‧菲茨傑拉德的演講中說:「In life, it's not always the destination, it's the journey. So when I look at 1.5 million members of Dub Nation, realize where we've come from to get here today. After wandering in the wilderness for a long time, we went from 'We Believe,' to five straight playoff years of 'We Belong,' to winning the title -to we're the best. To, today, we're not done』renotdone.」(在生活中,我們更多的時候是走在路上,而不是到達終點。今天,面對著一百五十萬金州勇士粉絲的歡慶場面,回顧往事,走到今天的路途歷歷在目:經過了跌宕起伏、前景迷茫的數十個賽季,在過去的五年裡,從最初的「我們相信」,奠定了「我們屬於」(季後賽球隊)的地位,今天,終於成為最棒的球隊,摘取了桂冠;而自今日始,我們將踏入新的征程!)

 

  這些話語中充盈的哲理遠遠超出了籃球競技,深深地打動了我──在「狀告海關案」中為爭取公民權益艱難前行的一個中國人,給了我智慧而深刻的人生啟迪。依憲治國是中國成為美好國度的唯一途徑,這是我真正的所信,我不在心中期盼,而以「狀告海關」努力去做。無論何時、被如何審決,都不是我尋求的終點,那將是新征程的起點。我因「相信」而啟程,只有堅韌的跋涉,方能令我一步步向「相信」的那個目標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