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年特別選舉看明年期中選舉

特朗普總統的作為將影響整個政局

(美國)汪威廉

  今年特別選舉是明年期中選舉的前哨戰

 

  美國的聯邦制度是四年大選,兩年中選,還有不定期的小選。總統大選(General Election)四年一次,中間兩年改選大約三分之一國會議員,稱為「期中選舉」(Mid-Term Election),小選就是添加或補缺名額的「特別選舉」(Special Election)。二○一六大選剛過,大家已經開始關心二○一八年的選情了。

 

  其實,等不到明年,今年的特別選舉就是明年期中選舉的前哨戰,不可漠視。年初,特朗普總統組織新政府時,曾經邀約幾位議員擔任行政首長,離職的議席要填補。參議員任期六年,多由州長指派補缺,眾議員任期只有兩年,必須經過特別選舉選出新人。截至六月二十日,分佈四個州的眾議員補選先後完成。出人意外的是,共和黨有驚無險,候選人全數當選。

 

  一個議員自動離職,他或她留下的位置,是不是屬於「安全議席」(safe seat),正是政黨事先考慮的一個重要條件。換句話說,特朗普招攬人才時,當然盤算補選會不會白白送掉議席。在正常情形下,這次四度連勝,乃理所當然。不過,從去年大選的亂局,幾個月來,兩黨的紛爭一直沒有停過,不僅總統施政的民調低落,甚至國會「彈劾」之聲時有所聞。處於如此岌岌可危的形勢,執政黨還能撐住補選前的局面,豈非異數?

 

  獲參議院最大多數是明年選舉目標

 

  美國仿照英國上、下兩院的議會制度,國會由參、眾兩院組成。參議員任期比總統多兩年;眾議員少兩年。任期長代表累積經驗,任期短意味著接近民意。如此設計,意在分別代表社會上守成與革新兩股潮流。再者,眾議院席次是根據人口統計劃分為「小選區」選出的。大約每七十萬人選出一席,目前合計四百三十多人。人口最盛的加州多至五十三人,只有單槍匹馬的代表,竟達七州之多。現在兩黨的比例是二四○:一九一,外加無黨派一人,共和黨佔多數。參議院則以「州」為單位,每州硬性規定兩名。固然每個法案都要經過兩院通過加上總統批准簽署才生效,參議院行使的人事同意權是眾議院所沒有的,因之,參、眾兩院之間,前者任期較長之外,權力和地位亦略勝一籌。兩黨爭取國會席次,尤其能獲得參議院的最大多數,正是明年期中選舉的主要目標。

 

  民主制度是服從多數,尊重少數。少數意見如何被尊重呢?少數黨可以採取「拖延戰術」,利用「饒舌」(Filibuster)就是一個方式,日夜不休地演講,盡量拖延時間,佔據議場,不讓別人有提出表決議案的機會。多數黨必須容忍和尊重。不過,這種戰術在《議事規則》中有所謂「原子選項」(Nuclear Option)的策略來抵制。一百名參議員如有六十票通過「終結討論」(Cloture)的決定,「拖延戰術」立刻失效,喊停饒舌。目前,參議院席次是五二:四八,共和黨居多數。假若他們在改選後湊滿六十神奇之數,而且能夠團結一心,就擁有議場上最好的「利器」,戰無不勝了。

 

  政界看好共和黨的原因

 

  以一個政黨的立場而言,黨籍議員改選獲得順利連任,保住席次,只能說不輸也不贏。所以,每次選舉,輪到改選的人越少,危險性也越少;反之,越多越有變卦。明年面臨改選的參議員,包括民主黨二十五,共和黨九人。如果要共和黨穩拿競選連任的九席之外,還要「淨贏」八人,門檻之高,幾乎無法達到。不過,有人認為雖是困難,並非絕無可能。

 

  明年任期即將屆滿的這批三十四位參議員都是在二○一二年選出的。民主黨人可以說是仗著當年奧巴馬總統連任成功的「威風」(Coattails)而來的。另一方面,共和黨人卻是遭受二──十年右派「茶黨」(TeaParty)作梗分裂的倖存者。如果說奧巴馬魅力已經遠去,那些「託福」於他的人的命運如何,應在未定之天。反之,茶黨聲勢已弱,也許共和黨人的日子會好過些。這就是看好共和黨的一個原因。

 

  台灣政壇有所謂「藍」和「綠」之分。在美國五十州當中,也早有人用紅色和藍色來分辨各州政黨傾向的屬性。紅色代表共和黨,藍色象徵民主黨。將要改選的二十五位民主黨參議員,至少有十位是出身於既濃且深的「紅州」。特朗普總統在他們所代表的州的得票率,高出對手十個百分點以上。明年的選舉,州民選票的「歸隊」是很有可能的。這是另一個共和黨的優勢。

 

  歷史告訴我們,過去十次的期中選舉,有九次對執政黨不利。唯一例外就是緊接著二○○一年「九一一紐約世貿中心」恐襲事件的那一次。這對今天在野的民主黨倒是一種鼓勵。不過,每逢大選年,因為大家對選總統的熱情,投票率一向比較高,期中選舉的投票率相對偏低。而不投票的年輕人大多數屬於民主黨人。話要說回來,如今,新禧一代的想法跟老一輩人不一樣。尤其是去年選後從各地掀起的示威遊行大動作,可以證明大家對政治的高度關懷。這股氣焰如果還能維持到明年秋天,民主黨的希望就大了。

 

  特朗普的作為影響整個政局

 

  前面說過,期中選舉一向對執政黨不利。更確切一點地說,尤其對以最接近民間為號召的眾議員選舉,幾乎是一個「定律」。人口的增減與結構是重要的因素。以加州為例,人口結構變化最大。這個「藍州」中僅存的幾朵「紅花」,抵不過新移民的劇增,「土壤」變質,生存必將受到威脅。再說,即使在南方傳統的保守社會,如南、北卡州,喬治亞州,德州等人口眾多之地,由於都市的發展,大量年輕移民加入行列,他們大多投的是民主黨的票。我們可以說,明年眾議員的選舉,多數人會看好民主黨。

 

  最近,聯邦最高法院宣佈接受「選區不公正的劃分」(Gerrymandering)這個案子。眾議員是按照人口的分佈而劃定選區的。如何定界與劃分,何時改變,是屬於各州議會的權限。凡是在州的議會佔有多數的政黨,總有私心,以對自己政黨有利為原則而重分選區,就是「以大欺小」的意思。如果最高法院判決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是「歧視」,這種現象必將改觀,將來對少數黨比較有利。

 

  最後,也是關鍵性的一點,就是特朗普總統本人。他是非常時期的非常總統,經常不按牌理出牌,他的作為將影響整個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