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馬英九談「六四」

林 啟

  蔡英文談「六四」與「二二八」、台灣經驗、李明哲案

 

  今年六月四日,蔡英文在其臉書上發文,該文呼籲北京當局,應該以開放的態度面對「六四」。目前在中國大陸,二十多年前的「六四事件」仍然屬於言論禁區,而蔡英文認為「六四」不該是敏感詞。她主張北京重新審視「六四」,並賦予其「新的意義」。她由大陸的「六四」談到台灣的「二二八」(以及「美麗島事件」)──在當今的台灣,「二二八」已被賦予「新的意義」。

 

  然而,正如國民黨以往不願意主動這樣做,共產黨現在也不願意。共產黨的態度是自己不願提,也不願別人提──它或相信以後提的人會越來越少,當年的當事人逐漸老去或死去,這些「歷史恩怨」也會逐漸淡去。這位民進黨領導人其實將現在的共產黨與過去的國民黨相比較,指出國民黨稱「二二八事件」、「美麗島事件」為暴亂與共產黨稱「六四事件」為暴亂類似。中國大陸的現實,也能在台灣的歷史中找到相似之處。這樣,蔡英文在批評共產黨的同時,也批評了國民黨,而這又間接為台灣的轉型正義辯護。

 

  蔡英文提到了「台灣經驗」,也就是民主轉型經驗,並想將此與對岸「分享」。她寫到:「借助台灣的經驗,我相信,中國大陸可以縮短民主改革時的陣痛。」

 

  然而,儘管「六四」已過去二十多年,中國大陸尚未真正展開民主改革,還不存在「民主改革時的陣痛」,也不存在借鑒、吸收「台灣經驗」的需要(但以後應會有這種需要)。

 

  她借機提到香港問題,指出在香港有人通過紀念「六四」,來訴求民主。她談到了台灣民主、自由對香港人尤其年輕人的吸引力。

 

  目前台灣對香港有一定的影響力,這種影響力與中國大陸對香港的影響力大致說來是相抵觸的。

 

  在中國崛起過程中,民主不應缺席,這是蔡英文的觀點。從「民主的大國才會真正受國際敬重」這一提法,她轉到講目前台灣上下較為關注的李明哲案件,呼籲對岸要用「文明的方式」謹慎處理這個案件,讓他早日平安回家。她應該認為北京處理李明哲案件不夠「文明」。

 

  借發表「六四」感言之機談李明哲問題,究竟會對問題的解決有多大幫助,尚需觀察(但至少對應付台灣內部輿論壓力有一定幫助)。

 

  蔡英文還提到:「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世界,也都在等待中國大陸的天明」。

 

  以往中共在武裝奪取政權的時候也有「天快亮了」等說法,這些是與推翻國民黨統治相聯繫的。此處蔡英文用的是「等待」,而非「促進」、「加速」等,或暗示台灣不會積極地採取行動,推動對岸的變革。而到大陸來的李明哲似不僅僅是「等待者」,至少中共有關方面會這麼認為。

 

  馬英九談「六四」與「二二八」、「不統」、李明哲案

 

  六月三日晚,馬英九也在其臉書上談到「六四」,並主張中共應該給「六四」平反。值得注意的是,他在談「六四」時也提到「二二八事件」:「二十八年過去了,我每年都會在『六四』前夕發表紀念文字,舉台灣平反『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不當審判事件的經驗為例,希望中共當局療傷止痛,平反『六四』。」

 

  這樣他以特殊方式談到了「台灣經驗」(儘管未使用這個詞),但此處的「台灣經驗」主要指「平反經驗」──給「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不當審判事件平反的經驗。在「二二八事件」問題上,馬英九與部分深藍人士立場有差別──後者在該問題上不認同綠營的批判,並企圖進行反擊。

 

  馬英九主張「不統、不獨、不武」,而他又將「不統」與「六四」聯繫起來:「擔任台北市長後,我也說過『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的話。這麼多年來,我態度未變。」

 

  馬英九將平反「六四」作為統一前提,是否意在敦促中共盡快平反「六四」呢?馬英九如果對中共有深入瞭解,應該會知道中共平反「六四」可能性很小。他所說的話,其實還是在為其「不統」作某種辯護。因為「六四」,台灣藍營目前持「不統」立場也就更有合理性。

 

  在其臉書中,馬英九也談到了李明哲案件,這是作為藍營代表人物提出的:「在這個當口,我們不能不注意台灣人李明哲今年三月被大陸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罪』逮捕收押至今的個案。不論他的嫌疑有多重,他都應該受到大陸法律應有的人身保障,進行法定的偵審程式,並盡速讓家屬有探視機會。」

 

  在此他呼籲按照大陸法律維護李明哲的司法權利,包括其家屬的探視權等。他並沒有提讓李明哲早日平安回家,這是他與蔡英文不同的地方。

 

  洪秀柱沒呼籲平反「六四」

 

  儘管蔡英文與馬英九分屬不同政黨,政治立場差別較大,但在談論「六四」時卻有一些相近之處。比如他們都結合「二二八事件」、「台灣經驗」等談「六四」,並提到最近的李明哲案。而與馬英九同屬國民黨的洪秀柱,六月四日在臉書中談論「六四」時,並未提到「二二八」,也未聯繫李明哲案,但卻提到了發生在西方的恐怖攻擊事件。還要指出的是,洪秀柱並未像馬英九那樣呼籲中共為「六四」平反,也未像蔡英文那樣明確提出北京方面應以開放的態度面對「六四」。她主要談「包容」、「和平」等等。